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12bcb219cfb3c7282526696fc0cb3f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眾人正驚駭處,轉眼見那黑水玄蛇蛇軀一動,原本浸泡在海水中碩大的蛇尾一掃,刹那間掀起一排直有數丈之高,寬達數十丈的水牆,鋪天蓋地而來,而在水花之中,更有黑色蛇尾夾雜其中,帶著無邊氣勁衝來。

那水花還在數丈之外,狂風便已撲麵而來,幾令人站不住腳步,若是真被這如海嘯一般的水牆打到,碰到那巨大蛇尾,隻怕非粉身碎骨不可。

徐隱夾帶著張小凡連連躲閃,鬼王宗那邊也是一般的狼狽。

五名尋常弟子在這恐怖海嘯麵前,幾無掙紮餘地,很快被當場淹冇,消失於無情海中。

眾人瘋狂向陸上退去,但那黑水玄蛇不知為何,今日就是要與眾人為難,蛇軀追來,隨手攻擊,眾人立時分散開來。

眼見蛇尾即將拍中躲避不及的陸雪琪,徐隱連忙將張小凡扔向遠處,避開波及範圍,而後一掌印上陸雪琪腰側。

陸雪琪看著徐隱一聲驚呼,堪堪避開蛇尾,飛蕩至了遠處。

然而徐隱卻要直麵這一擊,轟然炸響!

蛇尾掃過徐隱,拍在了一旁的石壁上,直將石壁整個拍得粉碎。

遠處傳來陸雪琪的喊聲,“徐隱——!!!”

……

“咳咳……”

徐隱坐在一處石洞門口,方纔受蛇尾直擊,他拚儘全力拉動身子後撤,好不容易在蛇尾拍中前保持住了與蛇尾同樣的速度。

如此,他方有時間藉助蛇尾之力,橫移身體,自蛇尾下方堪堪避開直擊,卻仍受到巨大沖擊,無法控製身體,被拍向了此處。

身上肋骨都斷了好幾根,人也跟著昏厥過去。

好在他佛道雙修,又有戰神圖錄領悟出的武學加持,即便昏迷狀態也能自行療傷。

肋骨骨折處就在昏迷期間自行接上,雖很脆弱,卻已不影響基本的活動。

最重要的是臟腑內傷,直到剛纔他連噴三口血,纔將裡麵的淤血化出,也要一段時間恢複。

“該死,本想救下陸雪琪後,跟上張小凡和碧瑤,抓住這天書的機緣,冇想到發生這等意外。待我修行有成,定要斬此孽畜,扒皮吃肉!”

正當他靠在石壁旁療傷時,暗處出現一道幽光。

“前麵好像有人,看看是誰?希望是幽姨在這裡。”

碧瑤的聲音?

徐隱抬頭看去,隻見碧瑤攙扶著張小凡,二人走近前來,發現徐隱竟坐於此,都是大感驚訝。

張小凡十分驚喜,“七師兄,我看到你回頭去救陸師姐卻被黑水玄蛇擊中,險些以為你……”

“嘿,命大,死不了!”

碧瑤撇了撇嘴道:“那幽姨可不會輕易放過你了。”

徐隱笑道:“總之活下來最要緊,以後的事再說,我瞧現在不如先休息一下,再看看周圍是否有離開的通道。”

三個人一番修整,徐隱中途未做任何乾涉,然後用過乾糧,纔開始尋找出路。

張小凡和碧瑤屢屢拌嘴,兩人卻又相互關心,著實矛盾。

而後通過張小凡的點醒,發現了滴血洞所在,又被張小凡一番誤打誤撞,破解了入洞的機關。

三人跟著來到這八百年前黑心老人基業所在之地。

徐隱一邊行走,一邊自我療傷,直到來到一間供奉著幽冥聖母和天煞明王的洞府之內,再跟著拐過幾間石室,又發現了黑心老人的屍骨。

三人在附近一番探索,碧瑤發現了合歡鈴,張小凡找到了天書!

徐隱極為渴望的將石壁中記述的內容全部印入腦海,而後以重傷需要休息療傷為名,單獨找了間空置的石室打坐修煉。

三人雖發現了重寶,卻一直冇有找到出去的道路。

被困日久,漸漸就連食物都已耗儘。

縱然徐隱有辟穀之法,也撐不了太長時間。

在此患難之時,張小凡和碧瑤如原著中那般,兩人距離越來越近。

而徐隱也冇做這電燈泡,他假故有傷在身,時不時吐出兩口血,一個人閉關療傷。

直到一日,徐隱將天書中的功法初步融合入自身修為當中,將佛道兩門更加融會貫通,轉換由心。

而戰神圖錄亦藉助天書中的奇法,烙印至自身經脈。

行功之時,若是脫去全身衣衫,一身經脈化作的各種宛如符文般的圖案,便會顯化全身。

這種異象可使他精氣神與天地人三魂交彙融合,不分彼此,自此人之內宇宙和天地自然的外宇宙相互印證顯化。

就連徐隱也不知道一直這般修行下去,會修煉出何種神通。

至少一點可以確認,他隻要將神魂與性命修行到這個世界的極致,就一定能達到凡人所能達到的極境。

如此一來,隻需要一個契機,便可褪去凡胎,或者那就是所謂的仙體!

也是這個世界許多修真之士追尋的成仙之法!

徐隱壓抑中心中喜悅,看到張小凡跟碧瑤靠在一起,碧瑤剛剛說完幼時被困狐岐山底時的一樁慘事,而後目光幽幽朝徐隱看來。

“我曾以我孃的血肉活了下來,如果我們依舊無法脫困,你們可以分食了我的血肉,或者可以等來救援。”

張小凡聽得渾身汗毛倒立,怎都想象不到被困絕境,靠食人為生的慘狀是何模樣,嚴詞拒絕。

徐隱說道:“我已知道離開這裡的辦法。”

兩人愕然看來,徐隱接著說道:“這段時日我雖一直在療傷練功,卻從未停止過思考脫困之法。”

碧瑤有些無所謂道:“那你思考出來了嗎?”

這些時日徐隱一直冇怎麼到處探查,因此碧瑤對他全無信心。

徐隱卻指著一旁的天煞明王,說道:“我一直好奇,這天煞明王右手為什麼是空的。

我昔日行走江湖,曾聽聞天煞明王在你們魔教當中屬於開天掌刑之神,右手本該有一柄開天斧纔對。

若非雕刻石像之人心懷不誠,這柄重要的法器緣何為莫名消失?”

碧瑤忽然渾身一振,從陸小凡懷中掙紮起來,“你可比張小凡這個呆子聰明多了!”

她連忙去那間放著許多兵器的房間內翻找,張小凡也跟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