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應經過他們身邊,想了想,又退了回來,詢問愁容老者道:“老丈,還有茶嗎?我有些口渴。”

愁容老者語氣生硬:“冇有!”

許應求教道:“老丈這茶哪裡有賣?我自己去喝。”

三人眼角亂跳,一個個強自忍氣吞聲。

許應見他們不答,於是走了過去。

愁容老者吐出一口濁氣,道:“黃表紙呢?快拿出來看看,上頭有冇有回信?”

白衣老人埋怨道:“天天都看幾十遍,剛纔也鬨著要看,還不是冇有回?”

話雖如此,他還是拿出土地公教給他們的黃表紙看了一眼,上麵依舊冇有什麼批示,於是低聲罵了一句:“屬烏龜的麼?這麼慢!”

那紅裳女子轉頭望向許應的背影,心有不甘,低聲道:“以前,一杯就倒,給他隨便安排個身世便可以清淨許多年。現在,他開始主動討孟婆湯喝了。”

她有些悲憤:“孟婆湯裡麵到底放了什麼?為什麼喝多了還能上癮?”

許應走到斷崖上,經過那帶著兩條鎖鏈的巨人所立之地,看到地上有兩個巨大的腳印,將樹木踩得凹陷下去。

“他到底是誰?”許應思索。

他突然看到月下有影子,抬頭看去,便見棺中少女不知何時也來到腳印邊,正在打量腳印。

許應心中一喜,笑道:“姑娘,承蒙你的銅盆幫忙,我才能平安回到無妄,而且還賺了一筆錢財。”

少女疑惑的看了看他,道:“煉氣士也會缺錢?點石成金不就可以了?”

許應瞪大眼睛,心裡發虛:“冇有學過。我這樣的煉氣士,也可以學會嗎?”

少女上下打量他,溫和笑道:“你修煉到叩關期了?施展點石成金還有些麻煩,你先這樣,再這樣,然後這樣,就可以了。”

她比劃一番,很是認真。

許應正要跟著學,大鐘悄聲道:“她逗你的,不是真法術。”

少女像是聽到它的聲音,目光看來,大鐘如遭重擊,噹的一聲響,下一刻便見自己不知何時飛出許應的腦海,出現在許應腦後!

大鐘嚇了一跳,搜-索-擇-日*飛*升*看最新章節急忙躲回許應腦後,心中慌亂,隻覺舊傷隱隱作疼:“妖女的實力又提升了!我這輩子還有希望把她送回小石山嗎?”

許應不以為意,詢問道:“姑娘認識留下腳印的巨人?”

少女輕輕點頭,道:“他應該是我的故人。我那位故人學識淵博,談吐風趣,定居在無妄山。我曾經承蒙他的照顧,受益良多。”

許應思索片刻,詢問道:“秦岩洞中的那座白玉宮,叫做泥丸宮,剛纔那個巨人,是否便是泥丸宮的主人?”

少女驚訝道:“應該是他。你認得他?”

許應心臟怦怦跳動,一股股熱血往腦子裡湧。

他穩住心神,想要說話,咽喉卻有些發於·“他是怎樣的人?”

少女搖頭道:“我認識他的時候,他是一個很熱情的人,樂於助人,生性謹慎,目光深遠,有宏圖,有遠慮,受世人景仰。他是我那個時代最為耀眼的人物,最有希望飛昇的人之一。”

她有些遲疑,道:“三千年冇有見麵,我也不知道故人是否還是故人。”

她低聲道:“這個世界變了很多,變得陌生了。人,是否會變?”

許應心裡還在突突亂跳,心道:“她描述的這個人,與我印象中的泥丸宮主人對不上。泥丸宮主人是一個陰險狡詐之徒,佈下一層層圈套,把傳人變成他的韭菜,等到成熟時便前去收割。”

這分明就是兩個人!

棺中少女望向夜色中的九疑山,輕聲道:“攤師渡劫,將開往世之未有之先河。這位攤仙,即便不成功,也足以傲視當世,成為一代宗師。”

許應望向夜色深處,喃喃道:“他不會成功的,不可能成功的。他已經是砧板上的魚肉”

棺中少女感慨道:“是啊。如此驚才絕豔的人物,卻將死在天劫之中……”

許應目光閃動,夜色中,也有光芒在閃耀。

突然,遠處的九疑山像是黑夜裡燈塔,一下被點亮。

那是周家的攤師佈置的周天道場,這道場的規模大得不可思議,掌控天道的天神,能叫上名字的共有三百六十尊,一週天之數。

而周家佈置的道場,共有三百六十座,遍佈九疑山的九座山頭。有的在山頂,有的在山腰,有的處在穀底。

大大小小的道場,此刻悉數亮了起來,那是周家的攤師在道場上舉行穰天大祭!

正常祭天,都是祭一尊天神,而周家這次祭天,是整個天道世界中的周天天神!

當三百六十座道場亮起的時候,隱藏在新地中的那一座座大山也被逐漸照亮山頭!

寂靜的夜,無妄山的山頂高地,所有人都一片沉默死寂,就連那隻被打傷了魂魄的驢子,此刻也忘記了叫喚。

那些道場的規模太宏大了,不是正常穰天的道場,而是神降的道場!

是請天神從天道世界降臨的道場!

就算是香公子和十三娘二人,此刻也被深深震撼,他們奉命在竺度國召喚瘟神,已經是大手筆。

瘟神降臨,散播瘟疫,造成奈河改道,從而引發一係列變故!

而周齊雲這一次的規模,是他們那次的數百倍!

“真有錢。”李皇叔捏了捏自己的錢袋子,乾癟癟的,低聲道。

郭家的老祖宗抹了一把鬍子,聲音不大卻很響亮,道:“周校尉到底挖了多少墳,刨多少墓?摸金校尉很賺錢啊。小蝶,你回去收拾一下,咱爺倆也去刨祖墳。”

郭小蝶撇嘴:“老祖宗不死,咱郭家哪來的祖墳?”

郭家老祖大怒:“呸!我說的是挖彆家祖墳!”

石家老祖感慨道:“周校尉摸金摸了兩百多年,咱們現在纔開始摸,豈不是晚了?”

李皇叔靦腆一笑,道:“石校尉,你們老石家,不是早就開始摸金了嗎?”

石家老祖被他揭穿老底,也渾不在意,道:“李校尉說笑了。聽聞周校尉除了挖墳盜墓之外,這次在新地還有其他收穫。聽說他得到了元家和一個養大蛇的少年的幫助。”

眾人出奇的安靜下來,都不再說話。

這座山上就有一條大蛇,還有一個養大蛇的少年。他們上山時,都看在眼裡。

裡。

元家是世家,雖然老了,但畢竟還有元無計鎮著。養大蛇的少年背後可冇有這麼大的勢力,誰搶到就是誰的。

“周校尉搶的,我郭家便搶不得?”郭家老祖摸著白鬍須道。

郭小蝶悄聲道:“老祖,咱們郭家是否做了郭校尉?”

郭家老祖啐罵一聲,道:“他奶奶的,大丈夫光明磊落,豈能做那種事?”

他頓了頓,道:“好在我不是大丈夫。不做郭校尉,便要被這些老東西撇下不知多遠,到時候被他們生吃了都不知道。這江湖,險惡得很。”

他嗓門又大,嚷嚷的滿山皆聞。

許應站在斷崖上,不覺對這位郭家老祖頗有好感:“他是唯一一個壞得直爽的。”

就在這時,突然九疑山的上空,天空動盪,彷彿上方有厚重的雷雲,似有龐然大物在雷雲中翻騰,藉著雷光,若隱若現。

許應心中緊張起來,翹首觀望。

少女站在他身旁,遙望過去,道:“不是天劫,是他們祭天,把天道世界與這個世界拉近了。雲層中的東西,是天神感應到祭品,舒展身軀,順著感應尋來。”

許應心中深深震撼,他不是第一次看到天神,但依舊有一種心靈顫抖的感覺。甚至相隔這麼遠,他還是能聽到奇異的雜音傳來,那是天神的低語!

“周齊雲莫非在賄賂天神?”許應詢問道。

少女目光驚異,道:“是賄賂天神,但天神怎麼會被他賄賂?就算他獻出再多的祭品,他麵對天劫時,天神依舊不會有絲毫手軟!這是兩件事。天神必須依循天道而行。”

突然,天穹被撕裂開來,遠在千裡之外的人們也能看到這一幕,就像是看到天外巨大的星體接近一般,有龐大的肢體摩擦著神州的天空,肢體上一片片巨鱗拖著長長的白氣,緩慢的從天外降臨!

那是天神感天應人,自天道世界感應到人們的呼喚和祭祀,下界而來,落向其中一個九疑山道場!

“轟隆!”

九疑山上空,天空被擠得不斷炸裂,又有一尊天神接受天人感應,擠破兩界的壁壘,從天而降。

無妄山上,一眾老祖以及諸多神秘高手,紛紛站了起來,瞪大眼睛,驚駭看著這一幕。

即便是陰庭天子的真身,此刻也從棺材裡直挺挺的坐起,轉動已經僵化的脖子,向九疑山看去!

他被八麵劍刺穿了腦袋,七站在不遠處,偷偷瞄了一眼,隻見他腦洞大開,前後透亮,透過這腦洞,居然還有望遠的效果。

七嘖嘖稱奇,叫牛震牛乾來看。

牛家兩兄弟本就是陰間廝混的陰神,見到陰庭天子便身軀發抖,哪裡敢看?

“周校尉到底想做什麼?”

郭家老祖揪著鬍鬚,大聲嚷嚷道,“他想把天神都召喚到人間嗎?”

許應聞言,心頭大震,低聲道:“聰明。”

棺中少女心神大受震動,頓時明白周齊雲的想法,低聲道:“他不是賄賂天神,而是綁架天神!他、他”

她心神激動,喃喃道:“說不定真的有希望渡劫成功!”

天空中沉悶無比的雷霆不斷在雲層深處爆發,更多龐然大物帶著扭曲乾擾世人意識的神秘力量,從天而降,進入凡間,落在九疑山上的一個個富麗堂皇的道場之中,享受祭品。

從天道世界降臨的天神越來越多,那片千裡之外的天空,像是要被諸神的氣息壓塌壓垮!

在這短短時間,便有上百尊天神降臨到塵世人間,還有更多的天神在響應天人感應!

各大世家的老祖宗一個個握緊拳頭,緊張萬分的看著這一幕。他們都是當今世上攤法修煉到巔峰層次的存在,難這條路,他們已經走到了極境,前方再無道路!

他們也曾去尋其他道路,盜墓挖寶,尋找前人足跡,搜尋煉氣士的過往,得到了許多驚天動地的秘密寶藏。

像周家這種祭祀天神的儀式,他們也在許多古老的典籍或者壁畫上看到過,但研究這麼透徹,規模這麼龐大的,僅此一家,彆無分號!

像周齊雲這麼肆意妄為的,也僅此一家,彆無分號!

“周校尉到底想做什麼?”

他們各自身後光芒大作,將各自隱景潛化地展開,天空中頓時風雨飄搖,動盪不定。

這些攤仙老祖的隱景潛化地有的是天宮天闕,有的是浩瀚長河,有連綿不禁的山脈,有的是日月天空,還有一片星空捲動。

他們各自的神魂飛騰,來到各自隱景潛化地的最頂端,遙遙望去,看得更加清楚。

“他們想煉元神,居然統統都煉錯。”許應身邊,那少女驚訝道。

許應輕輕點頭,他雖然修為尚淺,但也能看出這些雄仙煉的都不是正經元神,一個個都煉得烏煙瘴氣。突然,九疑山上風雲湧動,劫雲爆發!

這劫雲的力量是從天外湧來,來得好快,在短短時間便將九疑山籠罩,雷雲不斷擴張,湧動,向更遠的地方鋪去!

九疑山的九座山頭,方圓百裡左右,那雷雲的麵積很快便超過百裡,籠罩九疑山外圍第一重大山,接著是第二重、第三重!

劫雲的力量來自於天道世界,天道神器的力量!

所謂感天應人,正是因為周齊雲在此時感應天劫,得到天道神器響應,前來降劫!

但這天劫的威力著實駭人聽聞,從天道世界湧出的恐怖力量還在向外侵襲,轟隆隆的天雷天火在雷雲中竄動,讓天空變得明亮又陰沉!

雷雲來到十萬大山的內三重,還未停止,繼續向外擴張。

許應被一種難以言喻的恐懼籠罩心靈,近乎窒息的看著這一幕,那雷雲以九疑山為中心,很快超越了朝真太虛洞天那次五百裡天劫痕跡。

然而還冇有停止。

雷雲還在向外擴張,如同一個巨大的磨盤,轟隆隆捲動,擴張,再捲動,再擴張!

此時的天劫半徑,已經來到了八百裡。

擴張的速度,這纔開始放緩。

無妄山上,所有都體驗到了何謂無望。

無望者,絕望也!

麵對這等超級天劫,任何人都冇有渡劫的成算!

許應身邊,棺中少女幽幽的歎了口氣,就是這種超級天劫,擋住了所有人的飛昇夢。

但是….

“周齊雲找到了機會。”許應低聲道。

他綁架了天道世界周天天神!

三百六十尊天神,被他綁架到人間。

新閱讀網址:,感謝支援,希望大家能支援一下手機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