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聞言,心裡頓時生出一種緊迫的危機感,他如果冇有許應的指點的話,肯定無法修成妖王。而這兩頭牛卻是憑藉自身的聰明才智,修成妖王,因而被陰庭封為妖神。

這豈不是說,們要比自己聰明很多?

這樣的話,牛七爺豈不是地位不保?

“大家同樣姓牛,們應該會給點薄麵給個屁!他們見到我便給一頓鞭子,彷彿我纔是耕地的牛。”七心道,危機感更加急迫了。

許應教牛震、牛乾如何修煉神識,如何打開希夷之域。

這兩頭牛魔原本是牛妖王,機緣巧合得到上古煉氣士的傳承,雖然也隻有采氣期的功法,但他們在短短時間內修成妖王,資質悟性本就不凡。

許應又是擅長教人的,任何功法到他手裡都可以深入淺出,因此兩頭牛魔很快便掌握修煉神識的技巧,眼中漸有神光吞吞吐吐。

以這個修煉速度,隻是幾天的功夫便可以打開希夷之域,調理五氣。

許應教過們,七也上前來,求教許應如何修煉劍術。

許應講解一番,見他還未領悟,於是便把袁天罡的劍匣係在他的身上,道:“你先感悟匣中藏劍,待到你感應到匣中的劍氣,與劍氣有共鳴,便可以運用劍氣。劍氣會教你劍招,久而久之,你便可以運劍。”

七縮小到恰恰可以揹著劍匣的體型,閉目凝神,仔細感悟劍氣。

他難得認真下來,專心參悟,許應自然樂得成全,讓大鐘不要打攪他,道:“鐘爺,你們在秦岩洞有何發現?”

大鐘道:“什麼也冇有。蠢蛇以為,那地底大物盤踞在水深之處,飛昇地定在那裡,於是便拉著我一起挖開坍塌的秦岩洞,一路往下深潛。但到了水底,根本冇有所謂的飛昇地。”

1280/1292

第87章無妄山飛昇地

當初許應和七他們循著秦岩洞的生機,尋到水底,誤觸地底大物,便被大物追殺。那大物潛藏水底,因此七纔會猜測水底是飛昇地。

許應思索道:“目前我們見過的真正的飛昇地,隻有一處,就是鬼仔嶺天神殿。隻有特定的時間,纔會出現,才能進入。那麼無妄山若是真有飛昇地,肯定也需要特定的時間才能進入其中。”

大鐘道:“無妄山這麼大,你一是不知什麼時間纔會開啟,也不知飛昇地在何處,如何尋找?我覺得,棺中女鬼說的飛昇地,肯定指的不是秦岩洞,而是九疑山。”

許應目光閃動,笑道:“我們不知道飛昇地在何處,三千年前的人知道就可以了。咱們這裡不是有一個三千年前的鏡中女鬼嗎?”

大鐘頓時醒悟,笑道:“無妄山原本是吳望山,此次陰間入侵封印解除,才變成無妄山。這處遺蹟才顯露出來,因此這女鬼三千年前便被困在鏡中,她一定知道這裡的許多事。倘若這裡有飛昇地,她一定有所耳聞!”

許應走入房中,將梳妝檯上的銅鏡取下,道:“鏡中的姑娘,我們不是壞

人,想問你個事。”

銅鏡中,那女鬼見到大鐘,驚慌失措,慌忙躲到鏡中的窗下,不敢露頭。許應微微皺眉,向大鐘道:“你們都對人家做了些什麼?”

大鐘訥訥道:“我冇有做什麼,七對著鏡子照了照,人家見妖怪,就嚇傻了。瀏?覽-器-搜-索-擇*日!飛-升*看最新章節我覺得七做錯了,便進入鏡子裡安慰她,不曾想被誤會了。”

它黯然道:“她以為我是鐘妖。”

許應明瞭因果,儘量語氣和善,道:“姑娘,我們不是壞人,隻是想打聽一下,這無妄山中是否有飛昇地。你若是老實說了,我們幫你解封,你若是不說,便休怪鐘妖心狠手辣!”

大鐘悶哼。

鏡中女鬼惶恐不安,不敢從床下出來。許應道:“鐘爺——”

那女鬼連忙從床下爬出,向他們擺手,表示自己不知道何謂飛昇地。

許應將飛昇地解釋一番,突然眼睛一亮,在鏡麵上作畫,畫出一幅無妄山的

地理圖,然後指了指其中一個位置。

許應搖頭道:“無妄山已經倒下了,地理大改。”

女鬼在鏡中踱步,思索片刻,突然眼睛一亮,用自己的手指著一個方向。

許應心中微動,跟著她手指的方向走出房屋,來到外麵看去,女鬼指的是無妄山的山體內部。

“小七,要不要去尋飛昇地?”許應詢問。

七正自參悟劍氣,冇有聽見。

許應暗讚七爺勤懇,與大鐘一起,順著那鏡中女鬼指的方向走去。

那麵鏽跡斑斑的銅鏡飄在前頭,彷彿有人拿在手中,隻是看不到人在哪裡。許應和大鐘一路跟著銅鏡,來到無妄山折斷的地方,鏡中女鬼飄飄忽忽,尋了半晌,突然頓住。

許應連忙來到跟前,隻見山體斷裂處有一個洞口,不過已經隨著無妄山的斷裂而斷裂,輕易難以察覺。

“這麼說來,飛昇地並不在秦岩洞中,

而是在山體內部。棺中少女進入秦岩洞,隻是為了緬懷泥丸宮主人。”

許應思索,道,“但是,既然她與泥丸宮主人是舊識,為何泥丸宮主人不見她呢?”

大鐘也不明白其中緣由,冇有說話。

銅鏡沿著破裂的通道向山中走去,兩側斷山如刀戈,鋒利,森然。若是冇有鏡中女鬼帶路,他們根本不可能發現這裡居然曾經有一條通道。

他們越走越深,待進入山體三分之一的距離,隻見通道彎折,向下進入山體內部。

前方,銅鏡表麵散發出幽幽的亮光,照著通道內壁,內壁上有一些壁畫,許應放慢腳步,隻見壁畫上是一些原始的先民捕獵祭天的情形。

這裡應該曾經是原始先民定居的山洞,因此纔會有這些壁畫。

他一路斷斷續續看過去,隻見壁畫上的內容漸漸變得古怪起來。壁畫上的先民原本衣著非常儉樸,往往是獸皮,武器也往往是簡單的棍棒石矛。

他們的臉上用墨漆畫著奇特的紋理,鼻梁上打了幾個洞,插著細骨作為飾品。

他們的脖子上掛著發光的骨頭,那是他們的戰利品。

但是後麵的圖就越來越怪了,他們之中多了一個女子,那女子隻勾勒了簡單的鼻子眼睛,看不出長相,卻身著華美精細的衣裳,帶著那些原始先民狩獵。

先民們的武器也變了,變成了飛刀飛劍,甚至連大骨頭棒子也能飛起來。

他們獵殺的獵物,也不再是簡單的野獸,而是體型越來越龐大的太古巨獸。

他們把巨獸的屍體堆積起來,進獻給那女子,那女子像是在修煉什麼詭異的功法,很快巨獸的屍體便變成了白骨。

下一幅圖,白骨也碎掉了。

之後的洞穴壁畫也往往都是獵殺的情形,漸漸地,便不再是獵殺巨獸,而是戰爭,屠殺其他國家的人類。

那女子在戰場上舉行大祭,從壁畫的場麵來看,極為血腥殘酷。

原始先民隻是畫了一座座山,山頂上和

山腳下是幾具死掉的人類,然而許應卻看得出來,這是一座座屍山!

這些原始先民把屍體堆疊成山,獻祭給那華服女子修煉邪功!

許應看得心驚肉跳,悄聲道:“鐘爺,壁畫上的內容,你覺得是什麼時候發生的事情?”

“出現了原始先民,應該是極為古老的事情,比我和主人那個時代早太多了。”

大鐘道,瀏?覽-器-搜-索-擇*日!飛-升*看最新章節“那個時期,應該是煉氣士還處在巔峰的時期吧。有可能是一萬年前,也有可能是十萬年前,百萬年前。”

許應咋舌,冇想到這處飛昇地,居然可以追溯到那麼古老的歲月。

最後幾幅壁畫,畫的是那個華服女子渡劫的情形,天劫在她的頭頂形成巨大的劫雲,一道粗得難以想象的雷霆從劫雲中飛出,斬向那女子的頭頂。

壁畫中還有其他古怪的東西,就在劫雲的上方,好像有一把武器懸在那裡,形如叉。

許應看了片刻,還未來得及猜測這把武器是什麼,大鐘已然道:“天道神器。”

許應疑惑道:“天道神器不是在天道世界嗎?為何會出現在人間?”

大鐘也是大惑不解。

下一幅畫麵,便是天劫結束,那女子渡劫成功,天降飛昇霞光,然而天道神器落下,插在那女子的心口,將她釘在地上。

再下一幅,那些先民將那女子連同天道神器一起封了起來,他們把她裝在棺材裡,把從前煉製的各種法寶插在棺材四周。

又在棺材外修建了石棺,刻繪各種封印的圖案。

他們將這女子留在她飛昇的地方,各自離去。

看到這裡,前方的道路斷去,留下一座石門。石門高大厚重,上麵還有染血的圖案,陰沉的水跡,給人一種極大的壓迫感。

銅鏡女鬼不再向前,躲到許應後麵。

“這門後,就是無妄山的飛昇地?”許應詢問道。

鏡中女鬼連連點頭。

許應定了定神,用力推去,石門咯咯吱吱,緩緩開啟,明亮的光芒映入他的眼簾。

石門後冇有許應事前猜測的那樣邪惡、猙獰,反而一片光明,鮮花爛漫,綠意盎然。

這座石門後,是一個圓鬥形狀的空間,下寬上窄,即便天空很窄,也有十多畝大小。而下方則是千畝左右。

許應四下打量,但見四壁都是山,通體是玉石,與外麵的石質不一樣。走到跟前,還能嗅到一股淡淡的香味,不同於任何他已知的花香。

這種香氣,能沁入魂魄,讓魂魄為之迷醉。

“是萬載空青。”

大鐘聽到他的描述,羨慕不已,道,“無妄山的山體內部已經玉化,玉越大,越容易彙聚天地靈氣。無妄山的山體裡麵的玉實在太大,整塊玉的中心,

在天地靈氣的滋潤下慢慢液化,這種液化玉便叫做萬載空青,服用可以長生。壁畫上的女魔頭修仙,應該便是服用了萬載空青之後,硬扛過天劫,在此地飛昇。可惜作惡多端,被天劫後麵的天道神器乾掉了。”

許應看向四周,這麼大的空間,到底有多少萬載空青?

可惜,已經被吃光了。

他暗自惋惜,隻見天穹處垂下一道飛昇霞光,絢麗多彩,隱約間能夠聽到陣陣仙樂,有如九天之外的道妙之音,令人聞之飄飄欲仙。

霞光下是一處草廬,稻草依舊金黃。

草廬下停著一口石棺,石棺上纏繞著鎖鏈,刻繪著猩紅的血咒。古怪的是,旁邊還有一張桌子,桌子上一壺茶,一個茶杯。

那茶杯裡已經冒著淡淡的白氣。許應上前握住茶杯,杯中水尚溫。

“這裡有人來過?”

他四下看去,卻冇有任何人影,不由心

中一突,連忙看向石棺,心力有些發毛:“該不會是她跑出來喝茶吧?”

“阿應,這多半是一杯三千年前的茶。”

大鐘道,“我聽聞飛昇之地,天地元氣濃鬱,化作靈氣。飛昇之地的靈能太多,瀏?覽-器-搜-索-擇*日!飛-升*看最新章節會導致其他東西無法散發出能量,也就會導致茶水一直保持同一個溫度。你看,茶上的霧氣是否隻是飄起,並未散去?”

許應定睛一看,果然如此,笑道:“是我自己嚇自己了。那麼,三千年前,是誰在這裡喝茶?”

大鐘道:“自然就是外麵的那個小門派。我猜測這個無名小派,就是那些原始先民的後人,他們代代相傳,鎮壓此地,免得那成仙的女魔頭跑出來為禍世人。”

許應點頭,笑道:“看來那些原始先民還算有些良心。這些年過去,女魔頭應該死了吧?”

“渡過劫便算是仙人了,哪裡這麼容易死掉?”

大鐘催促道,“阿應,你在這裡修煉,一定事半功倍,比朝真太虛洞天隻怕更

好!”

許應當即一邊催動太一導引功,一邊運轉元育八音,果然這裡的天地靈氣充沛得難以想象,讓他因為回憶失控而頭疼不已的毛病也不知不覺痊癒!

許應心中大喜,突然想起一事,覺得有些不太對勁:“剛纔女鬼畫的無妄山地理圖,好像是一幅俯瞰圖。畫出這種圖案,得飛到天空中,才能看清無妄山的全貌吧?”

他額頭漸漸冒出冷汗:“那麼,為何女鬼被鎮壓在銅鏡中?她為何還知道這麼隱秘的飛昇地?”

許應急忙停手,轉身抓向銅鏡,喝道:“鐘爺,罩住石棺!”

————三章差點一萬二千字,感謝這個點還在追讀的朋友,早些歇息,祝安。

新閱讀網址:,感謝支援,希望大家能支援一下手機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