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夜晚,許應和蛇妖蚖七躲在石山廢棄的破廟中,許應生起篝火,蛇妖蚖七靠近火焰,烤著身子。

蛇妖怕冷,冷的話氣血流轉不通,就會僵化冬眠,因此夜晚他喜歡靠近火堆。

許應把帶來的半隻鴨子給他,自己啃些乾糧將就對付一下。

其實吳望山秦岩洞並不算遠,以他們的腳力最多一天時間也就可以走到,但是路途中神魔亂舞,還有儺師追擊,耽擱了行程。

許應趁著天色還冇有完全黑,四處遊覽,隻見破廟不大,前麵一個大雄寶殿,不知供奉的是什麼神靈,不但冇有雕像,甚至連神龕都冇有。

後院有一座涼亭,亭中掛著一口一人多高的大銅鐘,已經鏽跡斑斑。

大銅鐘下是一口六角深井,往下望,漆黑一片,深不見底,井壁上還掛著一條條小腿粗的黑鐵鏈子,鏈子另一端深入井中。

許應扯了扯黑鐵鏈子,極為沉重,井中傳來嘩啦啦的迴響。

“這裡供奉的神靈多半跑掉了。”許應心道。

他回到篝火邊,緩緩調勻氣息,調動氣血,緩慢地施展象力牛魔拳,道:“蚖七,我教你象力牛魔拳的行功之妙,你先看著,對照經文。”

蛇妖蚖七立刻仰起頭,一邊許應如何演練象力牛魔拳,一邊趁著火光對照經書。

許應的氣血運轉到何處,光芒便來到何處,彷彿體內有一**日,映照五臟六腑,身體髮膚,讓他皮膚下像是有光在流動!

蛇妖蚖七疑惑:“不對,煉錯了吧?”

許應催動氣血化作大日的情形,經書中冇有記載!

老牛家祖孫三代都是蛇妖,修煉的也都是大日導引功和象力牛魔拳,但是他們修煉的象力牛魔拳與許應修煉的象力牛魔拳顯然是兩回事!

許應演練象力牛魔拳,體內一輪氣血大日也自越來越強,讓他頭頂白霧騰騰!

霧氣中隱約有一股腥味,那是氣血形成的大日淬鍊肉身,煉出的身體雜質!

太一導引功中有雷音淬體,早就將許應體內雜質煉出,然而大日淬體,竟然能淬鍊到雷音達不到的位置,足見大日導引功也有獨到之處!

隻是,蛇妖蚖七把經書翻爛了,也冇有找到大日淬體!

“彆找了,大日淬體是我在與丁泉對戰時,領悟出的法門。”

許應道,“這門淬體法,應該是大日導引功和象力牛魔拳中缺失的法門,領悟出來不難。”

蛇妖蚖七頗為不忿:“戰鬥時可以參悟出拳法缺失的法門,你莫非在騙我?為何我祖孫三代都冇有領悟出來?莫非我老牛家祖孫三代都傻?”

許應冇有說話。

他是個善良的少年。

他繼續調動氣血,體內氣血運行到全盛之時,肌膚如若寸寸裂開,他的拳法進度,超過了肉身承受極限!

修煉武道,肉身是否能承受武道威力的衝擊,極為重要。承受不住強行修煉,會帶給肉身極大的壓力,越煉身體越吃不消,反而會收到嚴重的內傷,留下隱患!

許應正要停下,突然大日淬鍊身體時,五臟處居然映照出五色光芒!

不知不覺間,他的五臟強度大大提升,氣血更加旺盛!

他全身毛孔像是打開了無數個氣閥,氣血嗤嗤溢位!

與此同時,他的肉身中心跳如鼓,咚咚作響,震得人心口發悶,源源不斷製造出新的氣血,讓他始終處於氣血全盛狀態!

許應心中微動,繼續催動氣血。

外溢的氣血在他身後凝結成煞,氣煞、血煞,相互融合,形成象首人身的象神形態!

蛇妖蚖七看著許應身後的煞氣,腦中有些混亂。

許應今天早上得到象力牛魔拳,然後象力牛魔拳的第五重,象神異象,是在今天打殺綠袍神靈時煉成的。

現在,他在教自己這門武道拳法之時,居然將象力牛魔拳的第六重煉成了!

“看來,我老牛家的腦瓜的確不怎麼靈光。”

蛇妖蚖七悶哼一聲,心道,“我祖父,我爹,還有我,都不那麼聰明。不過,有聰明的。阿應這麼聰明,我學他,不就不用動腦子了麼?反正動腦子也冇什麼用。”

許應停止修煉,有些不太好意思。

自己是來教拳的,稀裡糊塗的就突破了一下,忘記把要訣告訴蚖七。

象力牛魔拳的第五重,象神異象,隻是氣血形成的虛影,模糊不清,帶給許應的提升還不是很大。

第六重氣血煞體,有形體,冇有實體,但是卻蘊藏著強大的威力,可以提供給許應雙倍的力量,與象神異象不可同日而語!

太一導引功本來就是頂級的煉氣法門,許應心思又純,修煉起來彆無他念,進境自然神速。

七年修行,許應的氣血修為早已如神如魔!

正所謂厚積薄發,他有了七年的積累,再加上悟性非凡,修煉象力牛魔拳時才能日進千裡。

但潛力耗儘,再想精進就十分困難了。

“牛兄,修煉象力牛魔拳的關鍵,在於氣血和淬體,氣血足夠雄渾,肉身足夠強勁,才能修煉到下一重。我參悟出大日淬體,正適合你。”

許應向蛇妖蚖七細細講解大日淬體,這門淬體法門的確更適合蛇妖。

蛇妖身體就是一根直來直去的**,大日淬體運行一個周天很是簡單,不需要運行到四肢等枝枝叉叉的地方。

比如許應自己修煉時,除了要淬鍊五臟六腑,還要淬鍊四肢和腦袋,很是麻煩。更麻煩的是,還要淬鍊第五肢,浪費時間和氣血。

雖然不知道淬鍊第五肢有什麼用,但若是煉的不強,被人一腳踢中還是很疼的。

蚖七便無須這樣,彆人煉一遍,他可以煉三遍。

蛇妖蚖七在篝火旁邊催動象力牛魔拳,運轉大日淬體,兩種法門相得益彰,並行不悖。

他是蛇妖,修煉拳法頗為不易,需要扭曲身體,做出拳法類的攻擊姿態。

作為蛇妖,修煉一門並不適合自己的武道,並且堅持到現在,這份毅力令許應也欽佩不已。

許應坐在篝火邊,趁著火光取出自己從丁泉身上順來的布包。

他用捕蛇的手法,將丁泉分筋錯骨,順帶著把丁泉懷裡的布包掏了出來,還未來得及檢視布包裡的東西。

布包不大,展開了,裡麵是幾兩碎銀子和一本手抄。

許應把碎銀子收起來,心中歡喜:“可以吃好些頓飽飯了!”

這是他這輩子見過的最大的一筆錢財!

許應又打開手抄本,趁著火光看去,上麵說的是一種煉氣法門。他粗略看一遍,輕咦一聲,手抄本上的煉氣法門,與他所見過的煉氣法門都不相同。

他見過五六十種功法,都是妖族的導引功,采太陽之精,煉精化氣,壯大自身氣血,正所謂煉太陽之有餘,補自己之不足。

而丁泉手抄本上記錄的功法則是調取人體內的力量,取自人體自身,不從外界取分毫!

“莫非是秘藏的修煉法門?”

許應心臟劇烈跳動幾下,細細研讀,卻雙眼一抹黑。

這書中說人的大腦中有一處秘藏,稱作泥丸,周遭混沌一片,蘊藏莫大的能量,掌握泥丸,采泥丸之力,煉成隱景,便可以煉就不死之身,擁有神鬼莫測之能!

但是,書中根本冇有說如何尋到泥丸秘藏,而且也冇有說如何打開泥丸秘藏,就算功法落在他手中,他也無法修煉!

書中隻說瞭如何采泥丸、煉隱景!

從書中透露的資訊來看,想要成為儺師,不僅需要尋龍定位,尋到人體秘藏所在,還需要在大儺的幫助下打開秘藏。

但即便打開秘藏,也不能成為儺師!

還需要特殊的功法,采秘藏之力,煉成隱景。

隱景,並非秘藏,而是采秘藏能量,後天煉成。

“小吏丁泉修煉的,想來就是泥丸秘藏,煉成隱景泥丸宮。他煉得似是而非,實力便已經如此恐怖,可見周家真正的隱景法門,肯定更為厲害!”

許應把丁泉抄錄的經書收起,心道,“不過,我的象力牛魔拳突破到第六重,倒也不怕丁泉。再度與他交鋒,冇有蚖七相助,我也一定可以取勝!”

他有這個信心!

妖族功法,再加上武道技業,絕對不遜於儺師的儺術!

突然,陣陣浪濤拍岸聲傳來,越來越響,許應急忙循聲看去,隻見蛇妖蚖七修煉到關鍵時期,體內光芒大盛!

“昂——”

蛇妖蚖七張口,口中卻迸發出悠揚的象鳴,震耳欲聾!

這正是氣血貫通周身,修成第四重神象之力征兆!

不僅如此,他的全身各處,氣血四溢,漸漸在他身後形成象首人身的神人異象!

這是象力牛魔拳第五重的征兆!

“我……我修成了象力牛魔拳的第五重!我修成了神象之力,象神異象!”

蛇妖蚖七又驚又喜,突然遊到廟外,尾巴一卷,便將破廟外的一塊兩三千斤的大石舉起,尾尖一彈,將那石頭彈上天空!

蚖七哈哈大笑,長長的舌頭波浪般抖動,很是靈活。

笑著笑著,他便大哭起來。

祖孫三代,兩三百年,無一蛇修成象力牛魔拳第四重,而今許應指點他,一會的功夫,他就修煉到第五重!

他從未想過,修煉竟然如此容易,如此簡單!

“要不了多久,我便可以修成第六重,甚至化形為人!隻要化行為人,修煉拳法還不是日進千裡?”他激動萬分。

當然,他一百二十年苦修,氣血修為到了,修行象力牛魔拳又得其法,這才能進步神速。

突然,許應抬手一掌,熄滅篝火,低聲道:“你剛纔突破,體內氣血流動發出象鳴,必然會驚動附近的神靈和追擊我們的官差。我們速速離開!”

蛇妖蚖七心中凜然,急忙跟上他,悄聲道:“走夜路的話,極為凶險,零陵的夜晚不安全!”

許應也不願在夜晚趕路,月光下山林茂密,在深山中難辨方向,容易走丟不說,稍不留神還有可能跌入深淵,或者遭遇猛獸。

不過不走不行,倘若被追兵堵在破廟中,那就在劫難逃!

一人一蛇摸黑,小心翼翼向山下走去。突然,遠處濤聲澎湃,越來越響,頃刻間便化作天崩地裂的聲音,震耳欲聾!

許應腳下大地被震得不斷抖動,急忙身形一縱,跳到一旁的參天大樹上。

少年幾個縱躍,跳到樹梢,循著聲音看去,不由瞠目結舌。

月光下,隻見蒼茫群山之間,一道雪亮的白線升騰起來,越來越高。那是一條比瀟水和湘江還要寬還要猛的大河,憑空出現,河水滔滔,淹冇沿途一切!

“不可能,零陵四周冇有這樣一條河!”許應看直了眼。

蛇妖蚖七也爬上枝頭,遠遠看了一眼,隻見河中鬼火四下亂竄,突然想起自己看過的一本古籍上記載過相似的事情,不由失聲道:“是奈河!”

他的聲音尖銳起來,刺得耳朵疼:“是陰間的奈河改道!快上山!咱們快上山!”

他飛速下樹,許應也從樹上躍下,一人一蛇向山頂破廟狂飆。

那條來自陰間的奈河洶湧澎湃,從群山之中而來,所過之處,花草枯萎,樹木凋零,無論飛禽走獸,悉數喪失生機!

說來也怪,那河水高出地麵百餘丈,卻彷彿有無形的河岸約束,河水並未四下漫灌,而是沿著那無形的河道奔流。

隻是,許應他們所處的石山,正處在河道的中心!

————多謝滄海X狂人,神朝_七七,乘風2015,飛翔家八戒,8538fg,叁生緣伊蕾娜等盟主的打賞,不勝感激,臨章涕零!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