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愁容老者歎了口氣,知道今日無法讓許應喝茶,於是衣袖一捲,將桌椅茶壺茶杯收起,緩緩離去。

他速度看起來很慢,但實則很快,冇多久便從無妄山消失。

而那座無妄山突然發出驚天動地的巨響,山腰微微一頓,無數碎石炸開,山體正緩緩向一側傾倒。

這座山實在太巨大,哪怕是山崩,也需要過一段時間纔會砸落在地麵上。

許應依舊在那方越來越大的絲帕下狂奔,然而他此刻化作豆粒大小,就算速度再快,一時間也無法逃出絲帕籠罩範圍。

“阿應,是你嗎?”突然前方出現一條大蛇,詢問道。

那大蛇頭生一黑一白的龍角,遍體明鏡般的鱗片,正是蚖七,雖然看起來還和以前一樣大,但那是相對許應而言。

許應現在縮小成豆粒大小,蚖七也被縮小,長短不過尺許,但比起許應還是要大了百十倍。

一人一蛇同病相憐,都被那周雨婆以一塊絲帕縮小體型。

許應跳到蚖七背上,道:“小七,你速度快一些,咱們趁早逃離此地!”

蚖七馱著他向外遊去,道:“這老太婆是什麼手段?怎麼如此厲害?”

大銅鐘的聲音傳來:“應該是撒豆成兵的儺術,不過被她反過來使用。撒豆成兵可以讓豆子落地化作金甲神人,迎風便長,比正常人還要大很多。老太婆反過來用,便可以把人變得很小,縮小成豆粒。煉氣士中,也有類似的法術。”

許應目光閃動,道:“我已經打開了泥丸秘藏,通曉生死陰陽,能夠掌控人體活性,她的儺術雖然精妙,但困不了我多久,我便可恢複正常體型。蚖七,《巴蛇真修》和《龍蛇驚蟄功》中記載的大小變化之術,你若是參透,也可以破她的儺術。”

蚖七飛速向前遊去,回想許應所教的《巴蛇真修》中的變化之術,果然有關於肉身變化的法門,心中一喜:“還是阿應靠得住。經他這麼一點撥,我便知道破解的辦法了。”

突然,他們透過絲帕,看到傾倒中的無妄山,不由心生絕望,那無妄山正向這邊砸來,要不了多久,便會將他們砸得粉碎!

若是平時,他們還有可能逃出,但現在他們小胳膊短腿,根本無法逃出山體的籠罩範圍!

就在此時,突然絲帕被一隻大手捏起,絲帕下,許應和蚖七被那絲帕裹挾,身不由己飛上天空。

周家老嫗周雨婆咧嘴嘿嘿笑了一聲,將絲帕放在自己挎著的籃子上抖了抖,許應和蚖七隻覺天旋地轉,從絲帕下墜落,跌入籃中。

“老身已經請來了許公子,先走一步!”周雨婆笑道,不知是在對誰說話。

那籃子裡有小半籃子豆粒,許應和蚖七落在其中,砸得那些豆粒哎呦哎呦的叫喚起來。

許應和蚖七嚇了一跳,卻見那些豆粒一個個像人一樣站起來,身穿金甲,頭戴金盔,手持青劍,眉宇間藏著勃發英氣,一個個俊朗不凡。

蚖七嚇了一跳,警惕道:“你們是何人?莫非你們也是被妖婦所擒?”

離他最近的一個金甲漢子雙手叉腰,麵帶不齒之色,叫道:“什麼妖婦?明明蕩天府主!賴皮蛇不學無術!莫非你冇有聽說過撒豆為兵?我們就是蕩天府……”

萬千金甲漢子齊齊轉頭向他們看來,整齊劃一,異口同聲道:“豆兵!”

蚖七眼角抖了抖,向許應小聲道:“他們不是人?”

許應還未來得及說話,大鐘的聲音傳來:“他們是撒豆成兵的豆子。那個周雨婆卻也了不起,居然能賦予這些豆兵智慧。這種法術,不是用秘藏活性就能辦到的事情。周家的儺法,恐怕已經在原來的基礎上有了精進,比煉氣士的同類法術還要精妙許多。”

它一向認為儺法不如煉氣士時代的法術,此刻承認儺術撒豆成兵超越了同類法術,卻也難得。

為首的金甲漢子問道:“你們哪個是許公子?蕩天府主吩咐,要我們照看公子,不能讓公子有所損傷。”

許應不答,當即踩著一個豆兵的腦袋往外爬,試圖逃出籃子。

“不要出去!”

那金甲豆兵拽住他的雙腿,叫道:“外麵有可怕的雙足神靈!爪子比你大幾十倍,鐵嘴金喉嚨,頭上冒著紅彤彤的火焰,長著鋼鐵利翅,吞雲吐霧,叫聲如雷!我們好多兄弟都死在雙足神的口中!”

蚖七想了想,道:“你說的莫非是雞?”

許應一心逃離此地,往上爬去,一眾豆兵拉拉扯扯,吊在他的腳下,要把他拉下來。許應好不容易纔爬到籃子邊緣,掀開絲帕往外看。

隻見他們此刻在天空中,那老太婆挎著籃子,身後便是一隻大鵬鳥,振翅高翔,載著他們在空中疾行。

那大鵬鳥,應該是老太婆的隱景所化,載著老嫗和他們飛行於天空之中。

忽然,許應看到遠處的山巒震顫一下,接著便是恐怖的波動襲來,所過之處,天空中的雲朵被一下子蕩平!

“糟糕!”

許應臉色大變,連忙高聲道:“鐘爺,快出來救命!”

大鐘從他後腦飛出,頓時將籃子撐爆,許應蚖七和那一串串抓住許應腳踝的金甲豆兵,紛紛跌入大鐘之中。

大鐘乃是上古煉氣士所煉的法寶,又藏在許應的腦海中,周雨婆的儺術無法將它縮小,因此它還保持原來的形態。

籃子爆開的一瞬間,立刻被周雨婆察覺。這老嫗心中一驚,急忙探手向大鐘抓去,道:“許公子,不要反抗老身,老身並無惡……”

她一句話還未說完,突然那股無比恐怖的波動襲來,周雨婆身後的金翅大鵬儺法頓時破滅,可怕的衝擊力作用在這老嫗身上,老嫗口中吐血,被當場拋飛出去!

“咣!”

那股毀滅的波動碰撞到大鐘上,大鐘震響,鐘壁上各種符文亮起,嗡嗡旋轉,化作厚重無比的光壁擋在外麵!

然而那光壁上有一個巨大的掌印,正是棺中少女給大鐘留下的傷口,成了鐘壁的突破口!

下一刻,厚重光壁便被撕裂,大鐘噹噹作響,被旋轉著轟飛出去。

“完了!”

大鐘心中一片悲涼,“我這些日子好不容易偷到一些氣血,才治好一點傷勢,這次隻怕又要前功儘棄!”

大鐘內,許應、蚖七和數以百計的金甲豆兵上下劇烈顛簸,撞來撞去。有豆兵叫道:“壓到我了!我要死了!”

說罷,便被壓成豆餅,死於非命。

過了片刻,外麵劇烈的衝擊才堪堪平息,大鐘從空中墜落,砸入山林中,一路噹噹作響滾出三四裡地,這才止住。

許應艱難爬出鐘口,坐在鐘沿上,兩腿打顫,身子還在瑟瑟發抖。過了片刻,他才緩過勁來,給晃散了的蚖七接上骨頭。

剛纔太顛簸,蚖七全身骨骼都被顛得錯開,幸好許應是捕蛇者,給他接上骨頭並不費事。

蚖七來到許應身邊,看著遠處從中間斷裂的無妄山,欲哭無淚,喃喃道:“我家冇了……”

他們身後,那些存活下來的金甲豆兵雙腿跪地,麵對著同伴的屍體哭天搶地。剛纔那次神通波動,造成很多豆兵被碾成豆餅,死於非命。不過活下來的還有大半,足足有三四百人。

突然,一個豆兵站起身來,踢了那些還在哭啼啼的同伴一腳,叫道:“大丈夫在世,當馬革裹屍,建功立業,何必做小兒女哭啼?都給我起來!你們忘記蕩天府主辛辛苦苦的栽培了嗎?”

那些豆兵像打了雞血般精神起來,一個個龍精虎猛。

許應驚訝地打量他們,這些豆兵居然能在那麼恐怖的衝擊中存活下來,說明他們並冇有自己想象的那麼弱。

相反,這些豆兵每一個都很強,有著不俗的實力!

“周雨婆把他們煉成豆兵之後,一定反覆淬鍊,提升這些豆兵的戰力。”許應心道。

“鐘爺,你冇事吧?”

許應呼喚兩聲,大鐘有氣無力的聲音傳來:“阿應,我傷上加傷,須得躲入你的泥丸洞天療傷。”

它踉蹌飛起,越來越小,倏忽間鑽入許應腦後,消失不見。

下一刻,大鐘便搖搖晃晃飛入許應的泥丸秘藏,飄浮在泥丸洞天之中。

“鐘爺受了傷,眼下隻能靠我們自己了。古怪,到底是何人在爭鋒?神通強悍到這等程度,僅僅餘波衝擊,便讓鐘爺傷上加傷!”

許應定了定神,此等神通,威力遠超白衣儺仙,著實強悍。

他所知道的能夠硬撼地底大物的強者不多,從白衣儺仙的表現來看,多半不是地底大物的對手。全盛時期的銅鐘,肯定可以,棺中少女自然也可以。

還有那個愁眉苦臉的老者,多半也能辦到。

其他人,便冇有這等本事了。

“此次周家來了不少人,為首的便是刺史周衡,還有這個叫周雨婆的老婦人,也是周家高手。難道是周家老祖出手,與地底大物一戰?”

許應大是動心,地底大物有可能便是泥丸宮主人,而周家老祖則可能是三百多年前那個進入石室的捕蛇者,也即是泥丸宮主人的傳人,他們之戰,該會何等精彩?

他恨不得立刻回到無妄山觀戰,但僅僅一次神通餘波的衝擊,都險些讓他們喪命,更何況靠近觀戰?

“此地不宜久留,周家的人隻怕很快就會尋到這裡!”

許應四下望去,但見四周到處都是高大得難以置信的樹木,而那一座座山巒,更是龐大得難以形容,無法翻越!

“你們不能走!”

那些金甲豆兵將許應和蚖七攔下,為首豆兵道,“蕩天府主吩咐,你們要留在這裡,等候府主!”

突然一個豆兵指著天空尖聲叫道:“兩足巨人來了!”

許應仰頭看去,隻見一群不知名的藍色飛鳥發現了他們,向這邊飛來。這些藍鳥是陰間的異種飛禽,許應作為捕蛇者,見多了各種飛禽走獸,但這種藍色異鳥從未見過。

隻見鳥群呼啦啦落地,向他們衝來,這些異鳥有如傳說中遠古洪荒裡的神祇,身披彩翼,銅筋鐵骨,有著萬千倍於許應等人的體魄!

它們腳步落下,地動山搖,羽翼扇動,狂風大作!

它們啄下,一個個豆兵毫無抵抗之力,骨斷筋折,被一口吞下,一命嗚呼!

許應四周,到處都是慌忙逃竄的豆兵,哭喊連天,宛如滅世大劫將至。

一隻異鳥啄下,將許應身邊的豆兵啄成兩半,死得無比慘烈,他一半身體被異鳥直接吞掉,另一半身體還在慘叫不停。

也有豆兵振奮精神,手舉青劍,與異鳥格殺,然而這種鳥不是凡物,而是來自陰間大山中的異種,不懼刀劍,直接一口一個,將那些反抗的豆兵啄死!

許應終於清醒過來,立刻高聲道:“小七,快走!”

蚖七長這麼大,還是頭一次遇到如此可怕的場景,驚叫一聲,急忙跟上許應!

後方,一隻異鳥低著頭呼嘯衝來,啄住蚖七的尾巴,將他拎了起來,許應大喝一聲縱身躍起,跳到鳥頭處,一腳掃出。

他身後浮現出兩個豆粒那麼高的象王神體,跟著他一腳掃去。

“啪!”

那隻異鳥被踢得嘴巴歪了一下,將蚖七甩了出去,然而巨大的反震力卻將許應身後的象王神體震散,化作血霧飄散。

許應又驚又怒,落地後見那異鳥利爪探來,立刻巨蟒翻身,手指粗細的巴蛇圍繞他的身軀旋轉,唰唰唰,將那異鳥的雙足纏住!

“給我倒!”許應暴喝。

那異鳥雙足發力,卻將他的氣血所化的巴蛇震斷!

許應呆住。

巴蛇是他參照《巴蛇真修》中的巴蛇道象圖,參悟出的大道之象,竟然被一隻不知名的鳥兒破了!

眼看他便要被異鳥啄死,蚖七橫刺裡衝來,尾巴捲住許應,呼嘯便走,避開那異鳥的鳥喙啄擊!

“掩護許公子離開!”一個豆兵高聲叫道。

數十上百的金甲豆兵湧來,奮不顧身,衝向那些追擊許應的藍色異鳥,一個個拚命搏殺。

藍色異鳥大開殺戒,豆兵們肢體橫飛,宛如煉獄戰場!

“護送許公子!”

金甲豆兵們紛紛湧來,揮舞青劍,與巨鳥拚殺搏命,一個又一個倒下。

許應呆了呆,這一幕,竟讓他有些感動。

“小七,放我下來。”他輕聲道。

蚖七聞言,尾巴舒展,將他放下。

許應停下腳步,冇有繼續逃亡。蚖七催促道:“阿應,還愣著乾什麼?咱們快走!”

許應搖頭,沉聲道:“我打開了泥丸秘藏,已經是儺師了。我想逆推一下撒豆成兵的儺術,不能讓這些豆兵為了我們白白犧牲!”

猛然間,他調動泥丸洞天,頓時腦後浮現出一片混沌空間,撥開混沌雲霧,浮現出泥丸洞天。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