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47fa57bc6796621fa4f29c375e2217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元無計不是元無計,還能是誰?”許應和大鐘都是打個襄顫。

許應笑道:“這件事,隻是我們胡亂猜測,當不得真。說不定元無計天縱奇才,得到《黃庭證道功》之後,大徹大悟,修煉到仙人的水

準…”

他說若說著,便越來越冇有底氣。

六個月,想修煉到徐福那等層次,可以說小看了徐福!

站在仙山

待到這股恐怖的衝擊過後,又有十次劇烈的碰撞傳來,赫然是那十尊皇陵金人圍攻方丈仙山,與徐福各對一記!

這短短十次碰撞,掀起十次神通風暴,將許應、元未央、竹嬋蟬等人逼得無法抬頭觀戰。

突然,祖龍的聲音遠去,冷笑道:“徐福,你休想逃走!還有不老神仙,你將他交出來!”應該是徐福遁走,祖龍率領十尊皇陵金人在後

追殺。

許應心頭突突亂跳:“祖龍實在太強橫了!等一下,祖龍要我做什麼?”

記住網址

他忽然心有所感,轉頭看去,便見元無計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不由心中稟然。

待到祖龍、徐福遠去,元無計起身,笑道:“如今纔是我們正式探索驪山大墓的時候。走,回驪山。

龍雀吃力的撲閃著翅膀,艱難的飛起,拖動寶輦和寶輦中肥大的異蛇,調轉方向朝著麗山飛去。

元無計笑道:“現在,冇有人與我們爭奪寶物了。根據一些典籍記載,這驪山大墓中,除了傳國玉璽和十二金人之外,應該還有另一件寶物。

他目光閃動,卻冇有說是什麼寶物。

待飛回麗山,眾人下車,跟隨著元無計返回山內的洞天。

驪山大墓與先前不同,這裡經過了一場極為慘烈的大戰,天空中,那些用先秦煉氣士希夷之域中的五嶽仙山煉製而成的山巒,被打裂

了許多,天空中的各種封印禁製,也被破壞了不知多少!

水銀長河在沸騰,蒸騰起有毒的氣體,山林在燃燒,時不時有神通爆炸,掀起重重衝擊波,毀滅四周的一切!

山林間,天空間,時不時有明亮的光芒飛速閃過,不知是神通還是異寶

山林間,天空間,時不時有明亮的光芒飛速閃過,不知是神通還是異寶。

許應仰望,隻見天空中漂浮著一具具屍體,應該是那些死掉的健師,不知被什麼力量禁錮在空中,一動不動。

元無計在前方開道,眾人跟在後方,一路平安。

竹嬋嬋修為恢複一些,對著大鐘敲敲打打,將大鐘表麵的治癒。

這口鐘先前與皇陵金人以硬碰硬,打得坑坑窪窪,成力大損,後來許應又憐著它砸金人身後的希夷之域,將它砸得四處漏風。

現在,它才恢複一些。

許應與元未央談論道法,說起諸天感應,在談及自己如何感應諸天時,說著說著腦中便渾渾噩噩,眼前不由自主的閃過一幅幅畫麵。

那些畫麵,是他在帝丘的經曆。那座突然出現荒城,所有食物都保持在失蹤前的那一刻的狀態,隻是冇有任何活物。

他記起來他與北辰子的對話,記起天人感應,記起嵬塘,還記得自己在天人感應的那個時代,一個叫馮雪兒的女孩。

他們說好,要相伴一生,即便來生,也要相隨。

許應腦中關於那段經曆的回憶突然間潮水般湧來,少年不禁瞪大眼睛,怔征出神眼中卻有淚水奪眶而出。

他的眼前視線模湖,元未央在他眼中,形象漸新與馮雪兒重疊。伊人音容笑貌,儘在眼前。

元未央原本與他說著潛天感應的奧妙,突然隻見許應淚流滿麵,眼眶中喻滿淚

元未央心中也不由慌了神,急忙伸手在許應麵前晃了晃

元未央心中也不由慌了神,急忙伸手在許應麵前晃了晃。

許應抬手抓住她的手腕,低聲哽咽:“是你麼…你走的時候,我尋你好苦。”

元未央心中一驚,默默抽回手,低聲道:“許妖王,你的記憶還未恢複,你將我認成我妹妹元如是了。”

許應回過神來,閉上雙眼,把眼眶中的熱淚擠乾,穩定住情緒,笑道:“我失態了,適才我突然想起一些事情,讓我忘乎所以。元兄弟,

我記得了,你不是女子。”他眼前的元未央漸新變得清晰,不再是馮雪兒的模樣。

元未央總覺得許應哪裡變得有些不同,像是長大了一些。

大鐘也感應到許應的變化,詢問道:“阿應,你記起來你作為捕蛇者的種種了?

許應點頭,道:“大多經曆,我都記起來了。“

大鐘飛起,鑽入玩七的嘴巴,發出噹的一聲脆響。

坐在玩七口中的少女竹嬋嬋會意,跟著它向玩七腹中走去。“鐘爺有話儘管說。“

竹嬋嬋避開一塊巨大的法寶碎片,應該十二重樓的一層樓宇,跟上大鐘,道,玩七的肚子經過我的重煉,已經堅不可準,就算是神識也休

想傳遞進來。

前方居然還有一片水榭,一人一鐘走入水榭中,臨窗而觀,外麵便是半個瑤池。

大鐘聲音凝重,道:“阿應說他作為捕蛇者的記憶恢複了,我現在不知道他恢複了幾分。你還記得他被封印前的景象嗎?

竹嬋嬋打個冷戰,不由想起許應斬殺天魔、力戰北辰子三人的情形,道:“你的意思是說,阿應已經變成應爺了?“

大鐘上下顯了顯,道:“我覺得現在他就是應爺的狀態!半年前,阿應是應爺狀

大鐘上下晃了晃,道:“我覺得現在他就是應爺的狀態!半年前,阿應是應爺狀態時,不過叩關三重天,就已經殺得天昏地暗。現在是叩

關四重天,那還得?”

竹嬋嬋想了想,搖頭道:“有一點你忘記了,那時應爺之所以能大殺四方,是停止了紙符香火的!現在他儘管恢複那時的記憶,但紙符香火還在北辰子等人那裡!還有,現在的他比之前,多了一道紙符封印!”

大鐘聞言,頓時醒悟過來,笑道:“是我想多了。”

竹嬋蟬有些詫異,道:“鐘爺,阿應變成應爺,你應該開心纔是,為何反而有些擔心?”

大鐘遲疑一下,道:“我有些擔心,應爺狀態下的阿應,不是如今的阿應。竹嬋嬋微微一征。

大鐘和竹嬋蟬來到外麵,隻見許應與元未央正在熱火朝天的討論,並無異狀,這才放心。

元未央將自己改動後的元道諸天感應傳給許應,裡麵多了煉化神識仙藥的法門,許應一邊修煉,一邊嘗試著尋找更好的煉化法門,在此基

礎上做了許多補充。

前方,元無計開路,元老太君和元夫人相隨,許應和元未央跟在後麵,不知不覺間便說起三乾年前天人感應和嵬墟。

許應思索道:

“我懷疑你們元家人丁稀少的原因,便與嵬墟有關。你還記得周齊雲管經說過悟道有大凶險嗎?”

元未央道:“我也管悟道過,險些跌入深淵之中。”

許應道:

“你們元家的功法,要人極度理智,拆棄一切雜念,我覺得便是與嵬塘抗衡,免得跌入嵬墟。

元家的人都極為聰明,再加上元道諸天感應這門功法,他們比其他人有更大的幾

元家的人都極為聰明,再加上元道諸天感應這門功法,他們比其他人有更大的機率在悟道時被嵬德吞噬!

許應猜測道:“我覺得元道諸天感應之所以有這麼強大的感應力,多半與武帝時期的天人感應有關,可能這門健法,便是來自武帝時期。

元未央心中微動,道:“我借你修煉的元育八音,參悟出人體穴竅,在穴竅中存想諸天神祗,領悟出自己的一套半煉氣半健法的體係來。

她淺淺一笑,語氣淡然:“而今,我在諸天感應時,諸天皆有神靈鎮守,鎖住我肉身魂魄,再無跌入嵬墟危險。

許應肅然起敬。

元未央並未向他學過元育八音,而是看他修煉元育八音,記住從他肉身各個穴竅中映照處景象,有了自己的明悟,開京立派,發明新的功

法,甚製不同於健法和煉氣可謂大宗師!

許應聽她這麼一說,立刻明白元未央改進後功法奧妙,略略沉吟片刻,便催動元膏八音,調動神識,內觀各個穴竅。

他此番內觀,伴隨著元育八音的每一種道音的震盪,各個穴竅便漸新變得明顯。其中有的穴竅構造如明堂,有的如蓮花,有的如祭壇,也

有的天然便是宮闕、仙山、湖泊,甚製還有些穴竅的姿態,天生便是神靈的形態!

許應征了片刻,突然你讚道:“元兄弟,你天分真高!我從前未管細想過,而今突然有了明悟,倘若借元育八音內觀,存想肉身各個穴

竅,便可以與諸天感應!

他哈哈笑道:“每一個穴竅對應一個諸天,借諸天感應之力,我們便可以天人交感,探一探嵬墟!”

元未央眼睛一亮,露出笑容:“我也正是此意。”

許應興致勒勃,想到就做,立刻催動元育八音,在玩七頭頂做出各種奇特的動作

許應興致勒勃,想到就做,立刻催動元育八音,在玩七頭頂做出各種奇特的動作藉此機會存想肉身穴竅,同時感應虛空中的諸天,將穴竅

與諸天相連。

他並非學習元未央的功法,元未央走出了自己的道路,已經是一代宗師,彆人學不來。

想學她的功法,便須得翻閱不知多少功法典籍,尋找諸天神聖的道象,那些道象等閒存想一個,修煉到絕頂都需要花費不知多少時間,想

要煉滿肉身穴竅,難如登天

許應隻是將諸天與肉身各個穴竅相連,不斷加深與諸天的感應,讓自己肉身與諸天相連。

他煉不到神魂與諸天相連的地步,隻有元未央可以。

他將肉身各個穴竅聯絡諸天,以神識加固,看向元未央,點了點頭。

元未央遲疑一下,道:“要在麗山大墓中感應鬼塘嗎?此地畢竟是大墓,祖龍複生,但這裡指不定還埋葬著什麼。可彰會感應出不好的東

西。

許應道:“我也覺得此舉有些冒失。”

兩人對視一眼,突然心有靈犀,各自催動功法,立刻進入天人感應的狀態之中!

元無計在緊張得搜尋四周,破除殘存的封印禁製,元老太君和元夫人也在兩側幫忙。大蛇蛇七迷迷瞪瞪,大鐘專心竊取玩七的氣血療傷,竹嬋嬋東張西

望,看看是否彰再撈一點法寶。

而且她的飛來峰就落在附近,這位上古少女心裡有些急切。

準也冇有注意到,漸新地,麗山大墓的天空在傾斜,似乎要墜向一個未知之地!

擇日飛昇的本章說因為太多了,點娘加班加點稽覈了兩天了,審出四萬條,還刪掉不計其數,應該明天下午或者晚上可以放出。還有書評

區應該有兩萬多條

許應道:“我也覺得此舉有些冒失。”

兩人對視一眼,突然心有靈犀,各自催動功法,立刻進入天人感應的狀態之中!

元無計在緊張得搜尋四周,破除殘存的封印禁製,元老太君和元夫人也在兩側幫忙。大蛇蛇七迷迷瞪蹬,大鐘專心竊取玩七的氣血療傷,

竹嬋嬋東張西望,看看是否能再撈一點法寶。

而且地的飛來峰就落在附近,這位上古少女心裡有些急切。

準也冇有注意到,漸漸地,驪山大墓的天空在傾斜,似乎要墜向一個未知之地!

一擇日飛昇的本章說因為太多了,點娘加班加點稽覈了兩天了,審出四萬條,還冊掉不計其數,應該明天下午或者晚上可以放出。還有書

評區應該有兩萬多條書評需要加班加點稽覈,放出時間可能會有點晚。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