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19f57626310c2402a364dcb94e38e0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許應仰望那尊金人,腦中也是震撼莫名,這尊金人的確與他長得有九分相似!

難道,自己在四千年前那個古老的時代,除了渡海去尋仙山之外,還做了其他事,以至於十二金人要鑄成自己的模樣?

徐福也有些吃驚,似乎冇有料到祖龍會看重許應,將金人鑄成許應的模樣。

那尊金人氣息愈發強大,身後的異象中,天河本已停止運轉,此刻竟然在緩緩恢複流動!

水火運轉,爐鼎中有霞光蒸騰,神橋臥龍,瑤池生波,三座玄關,也相繼開啟!便是金人周身的香火之氣,也漸漸濃烈起來,讓眾人腦海中一瞬間多出無數噪音,萬民誦唸!

這是金人要甦醒的征兆!

眾人如臨大敵,突然徐福腳踩方丈仙山飛身上前,輕輕一掌,掌印中浮現出一個鳥篆蟲文的“圄”字,印在金人的眉心。

那尊金人發出噹的一聲大響,頓時天河止歇,水火不再交煉,霞光縮回爐鼎,三座玄關也相繼閉合。

水銀長河潺潺流動,帶著這―尊金人向前流逝。

眾人心臟提到嗓子眼裡,待到金人遠去,這才放下心來。

許應揚了揚眉,那冊金書中的十六個文字,讓徐福領悟出不少有用的神通,剛纔那個“圄”字,便是得自金書!

許應揚了揚眉,那冊金書中的十六個文字,讓徐福領悟出不少有用的神通,剛纔那個“圄”字,便是得自金書!

大鐘悄聲道:“阿應,他掌握金書,不交給你,隻怕是為了將金書內容吃透,再來以此威脅你。他想讓你逃出鎮魔符文的鎮壓之後,再落入他的掌控!“

許應默默點頭,他也有此猜測。

到那時,他便真的成了聽命於徐福的影子!

“十二金人遍佈在山川之間的水銀長河中,這尊金人走後,下一尊金人也不遠了。我們立刻動身!“

徐福一聲令下,眾人紛紛躍起,各自施展手段,落在長河之上,有的祭起小船,有的乘坐樹葉,有的腳踩蓮花,有的踩在一根竹杖上。

許應想把大鐘拋在水銀河中,大鐘死活不乾,道:“我已經做了鍋,不能再做船!

許應瞥見小鳳仙拋出一片鳳羽,鳳羽落在水銀長河,便越來越大,長短三四丈,可以容納多人,便厚著臉皮過去。

小鳳仙瞥他一眼,冇有說話。

許應站在她身邊,訥訥道:“這艘船真好,很軟和。“

小鳳仙幽幽的歎了口氣,神態哀怨,顯然還在為是否要搶奪徐福的金書而發愁。一位年輕的煉氣士道:“我們為何不禦劍飛過去?“

瘦竹翁嘿嘿一笑,取出—枚銅錢,笑道:“你們看!“

他將銅錢拋起,銅錢越來越大,方圓丈餘,呼嘯旋轉,向群山之間飛去。突然,空中電光閃過,雷聲乍起,頃刻間銅錢便被打得千瘡百孔!

眾人悚然。

眾人悚然。

瘦竹翁嘿嘿笑道:“看到了吧?驪山大墓中的封印和禁製,多得令人頭皮發麻!想毫髮無傷飛過去,除非是神仙才行。

他正要收回那枚銅錢,突然山中水火併起,水是太陰神水,火是太陽神火,水火併侵,將那枚銅錢煉成一堆銅渣!

瘦竹翁又驚又怒,隻覺自己法寶中的烙印也被煉成了渣,便一陣肉疼。

就在此時,又有一隻利爪從天而降,轟的一聲拍在銅渣上,銅渣灰飛煙滅,不複存在!

瘦竹翁打個冷戰,這銅錢是他煉製的法寶,當年他全盛時期,銅錢自然不如他,但現在肉身老化,銅錢甚至還要比他強一些。

換做是他進入山中,隻怕也是同樣的下場!

“好在老朽年紀夠大,積累了許多法寶,不至於一下子傾家蕩產。”他心中暗道。

水銀長河流淌,帶著他們進入群山之中,眾人東張西望,隻見這裡的山巒佈局有些眼熟。

“那裡是雁蕩!不過是四千年前天地還未封印時的雁蕩!”“快看那邊!那邊是崑崙墟!崑崙墟至今還未完全出現!“

“那便是王屋山,就是那個叫愚公的煉氣士,召喚天神讓天神扛走的山!”這裡的山川走勢,山川形態,竟然與天地未封前的神州一樣!

彷彿祖龍將天下山河縮小了無數倍,藏在這裡。

這裡的山川走勢,山川形態,竟然與天地未封前的神州一樣!彷彿祖龍將天下山河縮小了無數倍,藏在這裡。

現在新地湧現,而今的新地便是當年天地未被封印時的山川,隻是新地還在不斷增多,當年被封印的天地還未完全解封。

他們這些人是壽命悠久的煉氣士,但隻有徐福見過大封印之前的世界,其他人包括東梅清,也冇有見過真正的神州。

東梅清的時代,天地已經開始封印。

他們乘著各種渡河工具,漸漸駛入群山深處,眾人東張西望,禁不住讚歎河山壯麗。他們流連忘返,又期待前方有更為奪目的山河,因為往往下一個拐角,便有神話中的山嶽浮現出來。

崑崙主峰,靈山,懸掛九神鐘的豐山,斷裂的不周山,還有傳說中的瀛洲、蓬萊,以及方丈仙山。

不過從方丈仙山來看,始皇帝祖龍應該冇有見過真正的方丈仙山,比徐福腳下的方丈仙山大了很多。

許應看得眼花繚亂,驚歎不已。

祖龍死後也要統治神州,君臨天下,還要鑄十二金人守護他的死後江山,這並不奇怪。江山如此多嬌,換做是我,也喜歡常伴山河。

他剛想到這裡,前方傳來劇烈的震盪,那是儺師遭遇了封印禁製。

許應望去,那裡有明亮的洞天照耀天空,大大小小的洞天極為奪目,應該有不數百位儺師將自己的修為提升到極致,與封禁對抗!

突然,天空中大大小小的洞天紛紛熄滅,隻剩下八座洞天,接著那八座洞天也突然間黯淡下來。

突然,天空中大大小小的洞天紛紛熄滅,隻剩下八座洞天,接著那八座洞天也突然間黯淡下來。

“―位修成八重洞天的大儺也死掉了,而且死得很快!”許應心中暗驚。

過了片刻,他們來到了交手之地,隻見水銀長河上漂浮許多屍體,被河水堆在岸邊,橫七豎八,死狀無比淒慘,很少有全屍,都被切得很碎,不知是何物所為。

“快看那裡!門下有一口劍!“

有人抬手指向前方,許應看去,隻見這道水銀長河從一座巍峨大山之間穿過,這座大山有兩座山峰,山峰之間有一道斷崖,斷崖中空,形成一道門戶,

這座門戶下,拴著一柄尚在滴著血水的劍。

此劍泛著紅光,隨著微風而徐徐晃動,時不時湧現森然殺氣。

想來剛纔那批儺師便是來到這裡,激發了這柄劍,被此劍統統斬殺!“斬龍劍!“

蠣七見多識廣,向許應道,“這是儺師用來斬興風作浪的妖龍的,經常掛在橋下,倘若有妖龍發洪水,從橋下經過,便會被斬龍劍斬殺,所以我不太敢走水路。“

突然,斬龍劍威力爆發,光芒一動,便見無形劍氣讓水銀長河濺起朵朵白花。大鐘浮現,罩住許應、鳳仙兒,被那劍氣打得噹噹作響!

大鐘被震得不斷旋轉,卸去劍氣中的力量,叫道:“這口劍好強!”四周,十多個煉氣士措手不及,頓時身首異處,屍體跌在河麵上!

眾人各自催動神通抵擋劍氣,東梅清長身而起,頂著劍氣向那長劍飛去,越到上方,劍氣便越發強烈,饒他是飛昇期的大高手,也不得不全神貫注與劍氣對抗!

空中的劍氣形成洪流,從四麵八方向東梅清攻來,威力越來越強!

空中的劍氣形成洪流,從四麵八方向東梅清攻來,威力越來越強!

東梅清一時間竟被打得不斷敗退,終於忍不住祭起元神,將一眾劍氣蕩碎,這才得以喘息,

飛身將那長劍摘下!

這長劍是丈餘長短的青銅劍,極為輕薄,稍稍舞動,便遍體劍花,青光一片!東梅清又驚又喜,壓下青銅劍的躁動,全心全意煉化。

眾人見了,都羨慕非常。

“這柄劍,不是秦時的劍,秦時的劍比這劍要厚。“

徐福看了一眼,臉色微變,道,“這是周時的劍。此劍有主,東梅清撒手!“

東梅清正要撒手,突然青銅劍如靈蛇一般,纏繞在東梅清手臂上,輕輕一卷,東梅清手臂齊肩而斷!

東梅清痛呼,那柄青銅劍已經向他脖頸捲來,讓他無從躲避!

突然一隻手掌探來,屈指連彈,彈在劍尖上,那青銅劍如同長蛇,被彈得劍身抖動不已,不覺舒展開來!

徐福彈退這柄青銅劍,卻見那青銅劍筆直向他刺來,霎時間形成一片劍道天空,日月並行,群山麗照的異象!

徐福抬手迎上,所有劍氣悉數向他掌心彙聚,青銅劍集劍氣與一點,刺入他的手掌!

那劍光頂在他的掌心,劍身抖動不已,卻前進不得。

徐福手掌向前推去,青銅劍啪啪斷裂,一寸寸炸開,那柄劍轉身想逃,卻像是被黏住一樣,無法轉動劍身。

徐福這一掌推向前去,隻見青銅劍很快炸到劍柄處,他的手掌再重重向前一推,江夏的人慢華監關創入的收 1

徐福這一掌推向前去,隻見青銅劍很快炸到劍柄處,他的手掌再重重向前一推,狂暴的力量爆發,順著劍主的烙印碾壓過去!

“轟隆!“

遠在百裡之外的群山之中,突然升起一團蘑菇雲,又有一股狂暴的波動貼著對麵四麵八方激射,激起山中無數封印禁製,恐怖的威能此起彼伏!

河麵啪啪炸開,水銀四濺,掀起驚濤駭浪!

一個衣著複古的高大身影在水銀浪花間穿梭,腳下河麵連連炸開,卸去徐福這一掌的力量,饒是如此,還是被震得咳血,氣息散亂。

他終於卸去徐福這一掌的威力,氣息平複下來,心中不禁又驚又駭:“此人是什麼來頭?我已經是半仙之體,還能一掌傷我,難道他是真仙不成?

他嚥下湧上喉頭的鮮血,血中瀰漫著一股沁人神魂的清香,那是仙藥的清香。他不捨得將這口血吐出來。

突然,不遠處又有一尊金人甦醒,恐怖的氣息鎮壓這片天地,修為稍弱都難以喘息。

這衣著複古的年輕男子立刻收斂氣息,閃身離去,避開金人。

過了不久,許應等人來到此地,徐福輕輕抬手,隻見一滴血珠從河麵上飛起,落在他的指尖。

徐福輕輕嗅了嗅,向許應笑道:“正宗的仙藥果然來了。我原本還以為仙藥不夠,不足以複活祖龍,現在放心了。祖龍得此仙藥,絕對可以複生!“

大鐘、魭七大為不解:“什麼仙藥?“

許應突然打個冷戰,頓時明白徐福的用意!

被他引誘到此地尋寶的儺師,便是他用來複生祖龍的仙藥!

被他引誘到此地尋寶的儺師,便是他用來複生祖龍的仙藥!

儺師打開各種秘藏,得到秘藏中的仙藥,卻無法煉化,隻能積蓄在體內,所以每個儺師都是一種仙藥。

開啟不同秘藏的儺師,便是不同種類的仙藥,有的可以提升神識,有的可以提升元氣,有的可以提升肉身活性,各種功用。

把這些儺師獻祭,便是複生祖龍的關鍵!

“而那個在山門下掛劍殺後來者的人,應該是從彼岸世界回來的人!“

許應向七和大鐘道,“此人的血,蘊藏的仙藥特彆純粹。看來除了蟬雄老祖,還有其他人也從彼岸世界回來了。“

魭七和大鐘心中―驚:“真正的先秦煉氣士出現了?“

竹蟬殫修煉儺法,拖慢了修為進境,這個上古煉氣士隻怕冇有修煉儺法,專心煉氣,煉化體內仙藥。

此人能與徐福硬撼,多半也是位飛昇期的大高手!“按理來說,應該冇有人能夠從彼岸回來吧?

許應思索道,“為何殫殫回來後,便又有其他先秦煉氣士從彼岸世界回來了?“

大鐘猜測道:“會不會是裴度、郭家老祖他們把焯蟬老祖的事情傳出去,其他儺師世家也通過各自的洞天,進入彼岸世界,將先秦煉氣士救了回來?

許應想了想,的確有這個可能,笑道:“我還以為彼岸發生了什麼變故,導致那裡的上古煉氣士逃脫呢。鐘爺說得有道理。

前方,有儺仙大打出手,撼天動地,與驪山大墓的封禁對抗,動靜極為可怕。

許應看到九座洞天明亮至極,彷彿九顆太陽,甚至還有儺仙自身的隱景浮現出來帶著沛然威能,哪怕是天上的仙

山也無法鎮壓!

時方,有灘麪人打出子,範人動地,冊出入塞時到示對,動靜板為可。

許應看到九座洞天明亮至極,彷彿九顆太陽,甚至還有儺仙自身的隱景浮現出來,帶著沛然威能,哪怕是天上的仙山也無法鎮壓!

“這股氣息……是元家的強者!“

許應驚訝,那九座洞天,正是黃庭洞天,強大的神識波動傳遞到這裡甚至擾亂一部分煉氣士的思維,讓他們難以集中精神,險些跌入水銀長河!

這正是元家的黃庭秘藏所帶來的可怕威力!

許應修煉了元家的元道諸天感應的開篇,對這種神通並不陌生!“難道是元無計!”

少年心裡怦怦亂跳,低聲道,“元無計來了,那麼未央妹妹有冇有來?“

七看了看大鐘,麵帶憂色,道:“阿應的記憶還是冇有完全恢複,他把元未央當成元如是了

大鐘安慰道:“會好的,會好的。“

魭七憂心忡忡道:“要告訴阿應真相嗎?“

大鐘笑眯眯道:“你告訴他,我打死你。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