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0693077fdfb86cbbbfe47f632714f7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徐福?”許應隱隱覺得這個名字有

些耳熟,卻不知在何處聽過,於是從那年輕人手中接過請

柬。

請柬上文字頗為典雅,有秦漢時期的風骨,寫道:“仆與

君四千年一彆,餘生未能再晤,甚是思念。今仆從仙島歸

來,盼再見許君。徐福頓首。”

七瞥了那請柬上的內容,驚疑不定,

道:“徐福?莫非是那個率領三千童男童女,

去海外尋找仙島,為祖龍皇帝求長生藥的徐福?”

許應詢問道:“小七,這個徐福很有名嗎?”

七道:“何止有名!他是四千多年前的煉氣士,對祖龍皇

帝說海外有仙島,島上還有未曾飛昇的仙人。祖龍皇帝就給

了他三千童男童女,命他去求長生藥。結果他一去不返,有

人說他找到仙島,但長生藥隻有一顆,自己獨吞,也有人說

他冇有找到仙島,怕祖龍處死他就躲了起來,還有人說他就

是一個騙子。我在很多書中都看過類似的記載!”

那送請柬的年輕人微笑道:“家師若是騙子,也不可能活

到現在,而今祖龍不在,家師卻依舊長存於世,不正說明家

師尋到了長生仙藥?”

許應放下請柬,道:“你家老師冇有說在何時何地見我,

隻讓你帶著請束來,可見心意不誠。你回去吧。”

那年輕人道:“家師說,老祖若是想知道身世,還是去一

趟比較好。”

許應心頭一震,目光落在那年輕人的臉上,道:“你家老

師還說了什麼?”

那年輕人笑道:“家師冇有多說什麼,隻說老祖一定會

去。”

許應還是頭一次被人叫老祖,聞言哈哈大笑,道:“好

吧,既然徐福盛情相邀,我豈能不去?”

那年輕人躬身道:“晚輩為老祖引路。”

許應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晚輩杜飛。”

許應揮了揮手,讓牛震帶他先下去歇息,道:“我需要準

備一下,你且等一等。”

許應打開請柬,翻來覆去看了幾遍,好奇道:“七爺,這

個叫徐福的說四千年前認識我,我多大了?”

七瞥了大鐘一眼,大鐘發出噹的一聲,道:“這個很難

說。你從前總是提及許家坪,我們原本以為你的腦子出了問

題,後來發現其實是你的記憶出了問題。然後發現你已經三

千歲了,再後來發現你好像不止三千歲。”

它歎了口氣,道:“而今,你又變成了四千歲。”

竹嬋嬋張口欲言,想了想,還是忍住冇說,心道:“可能

不止四千歲,我那個時代也有一個關於不老神仙的傳說。隻

是,那個不老神仙會是他嗎?”

她是負責給周天子煉製法寶的,平日裡深居淺出,對不老

神仙的傳說隻是有所耳聞,卻冇有見過不老神仙的麵目。

大鐘道:

章節“阿應,你而今記憶尚未完全恢複,連這一世都弄不明

白,依我之見,還是不要去見這個徐福。”

它頓了頓,道:“四千年未見,突然造訪,不是來借錢,

就是不懷好意!”

許應搖頭道:“他四千年前見過我,又知道我的來曆,必

須去見一見。這或許是解開我身世之謎的唯一機會。”

大鐘他去意已決,向竹嬋嬋道:“嬋嬋老祖,你不是有法

寶藏在神州嗎?此行我怕會有凶險,你先去取來法寶。”

竹嬋嬋頓時來了精神,笑道:“我那法寶厲害得很。周天

子命我為他煉寶,我便將那些法寶的邊角料收集起來,積少

成多,終於積攢足夠多的寶物,煉了一件自己的寶貝兒!”

她飛身離去,笑道:“我去盜仙藥之前,將我那法寶封存

起來,隻是時間隔得太久遠,想要尋到它還需要幾天時間。

你們可以先去,我會尋到你們!”

大鐘向七道:“她說她會尋到我們,是怎麼尋到我們?”

蠣七道:“還能怎麼尋到我們?當然是阿應那把石斧。她

在石斧上留下了自己的烙印,我們便是用這種方法找到阿應

的。難道還能是在我們身上留下烙印不成?”

大鐘憂心忡忡:“我擔心的就是這個。”

七哈哈笑道:“嬋嬋老祖一定不會這麼做!”

話雖如此,他還是惴惴不安,急忙檢查自身,免得被竹嬋

嬋打上什麼古怪的烙印。

許應喚來牛震牛乾兄弟,吩咐道:“為師與你牛師叔出門

幾天,你們要守好門戶,

節勤修苦練,回來為師要檢查你們的修為進度。”如是雲

雲。

隻是許應記憶未曾完全吩咐,這些話全都是七藏在他耳朵

旁,七說一句,許應學一句,如此而已。

許應吩咐妥當,喚來杜飛,道:“引路。”

杜飛躬身稱是,道:“弟子在山下備了車輦。”

許應帶著七和大鐘下山,隻見山下有一個四方四正的車

輦,像是轎子,粗大的龍木榫卯相扣,邊緣有階梯。

車輦的四個角,各自坐著一個劍童,拄著劍匣,半蹲半

跪、目視前方一言不發。

許應掃了這些劍童一眼,杜飛笑道:“老祖,他們是交煉

期的煉氣士,修為還入眼嗎?”

許應心頭一突:“交煉期煉氣士?修為境界比我還高!”

他這幾個月修行,修為即將來到叩關期的

第四重天,修到第四重天,下一個境界便是交煉期,水火

交煉,共築爐鼎。

在交煉期,是要練就金丹的!

這四個劍童,冇想到竟然是已經練就金丹的大高手!

許應跟隨杜飛拾階而上,進入車中,詢問道:“杜飛,你

是什麼境界?”

杜飛道:“弟子修為淺薄,而今還是叩關期,剛剛打開了

夾脊玄關。”

許應眉頭挑了挑,他說的叩關期與許應的叩關期不一樣,

許應處在尾閭玄關的叩關期,而杜飛卻已經修煉到第二叩關

期,夾脊玄關,修為境界要比許應高出許多。

這輛車內部頗為寬敞明亮,有童女手托著香爐,侍立在

旁,還有童男童女忙前忙後。

許應推開車窗看去隻見那四個劍童噠噠打開劍匣,匣中

劍氣飛出,漸漸的環繞整艘寶輦!

寶輦緩緩升起,漂浮在空中,隨即在繚繞的劍氣中破空而

去!

許應看得出來,四個劍童所修煉的禦劍訣並不完整,不過

四人聯手施展,結成劍陣,便可以將禦劍訣施展出來,令許

應嘖嘖稱奇!

“這是家師複原出的禦劍訣。”

杜飛笑道,“老祖還看得人眼嗎?”

許應實話實說,道:“一般而已。”

杜飛目光閃動,笑道:“家師對老祖倍加尊崇,那麼老祖

一定有更好的禦劍訣。小侄也學到了一點皮毛,不知能否請

老祖指點一

二?”

他不等許應回答,便肩頭一抖,一道道劍氣縱橫交錯,向

許應湧來!

許應屈指連彈,杜飛眼前一花,便見有劍氣破開自己的招

式,急忙抬手抓向咽喉。

“叮!”

他的手掌抓了個空、那劍氣已經削在他的咽喉上,隻是觸

碰到他的肌膚時,劍氣破碎。

杜飛低頭看去,隻見自己胸口處的衣裳也被一道劍氣刺

穿,心窩傳來些許痛感。但那道劍氣也未能刺破他的肌膚,

便自破碎。

杜飛

額頭滿是冷汗,心道:“幸好他的修為遠不及我,無法破

開我的真元防禦,否則這兩劍便要了我的性命!”

許應隻是虛虛的刺了兩劍,並未有要殺人的意思,不曾想

卻被他誤解了,以為許應修為不行。

許應詢問道:“你家老師,與你們一樣都是煉氣士,冇有

修煉催法?”

杜飛收斂先前的傲氣,躬身道:“老師說了,攤師催法,

隻是邪魔外道,取死之法,學那東西作甚?”

許應輕輕點頭,心道:“徐福說的卻也冇錯,攤師催法的

確充滿了害人的陷阱,若是不擺脫陷阱,危害極大。但若是

能擺脫陷阱,那就前途無量了。”

這輛劍氣車輦在空中疾馳,速度極快,浮光掠影,許應倒

是對車外那四個劍童頗為欽佩。

“這四人法力悠遠綿長,居然催動劍氣可以堅持這麼久,

這等修為,與七爺差不多了。”

他剛想到這裡,便見又有幾個童子走出車輦,來到外麵,

將那四個劍童替換下來。那四個劍童如釋重負,渾身都是汗

水,如虛托一般。

許應見狀,心道:“好像還不如七爺的元氣渾厚。這劍童

的修為境界雖然比七爺高出很多,但似乎元氣不足。”

相同境界,七的元氣雄渾程度,足以與許應並駕齊驅。隻

是而今許應打開了玉池秘藏,元氣要雄渾一些而已。

路途中,車輦又換了四次劍童,終於來到一片山嶽之中,

車輦從山峰之間穿過,飛臨一座大山的山頂,緩緩降落。

劍氣叮叮作響,相繼收入一個個劍匣中。

許應下車,隻見此地山清水秀,麵朝大海,飛鳥居住在崖

壁上,鳥群驚空,從崖壁上飛躍而下,在海麵上疾行。

另有一個個年輕男女,四人一組,各自駕馭劍氣,與飛鳥

同遊,在海麵上穿梭。

這一幕,令人心曠神怡。

“老祖,這邊請!”杜飛伸手道。

許應跟上他,登上一層層白玉石階,過了良久,才走到石

階儘頭,來到這座山嶽的正殿前。

正殿之中,一塊方方正正的大石飄在那裡,大石長寬高各

有一丈,很是規整。

大石上站著一位黑衣紅帶的男子,看起來不過二三十歲的

模樣,卻有一身道骨仙風,飄然若仙。

隻是他的眼角有一道血蜈蚣狀的疤痕,破壞了他的仙氣,

從疤痕來看,當時傷口一定很深很恐怖。

那男子見到許應,饒是道心古井無波,也不禁像是投入了

一顆小石子,有漣漪動盪。

那塊大石載著男子飛來,停在許應麵前,男子躬身見禮,

笑道:“許君,四千年未見,你依舊和往昔一樣,冇有變

過。”

許應還禮,道:“閣下便是徐福?恕我眼拙,認不出閣

下。”

那男子哈哈笑道:“不老神仙雖然長生不老,但總是會忘

記之前的記憶,我不怪你。許君,當年你我奉祖龍之命,一

起出海,尋找仙山,你雖然忘記了,但我卻永遠記得。你我

曆經艱險,死了不知多少人,終於找到了方丈仙山!”

徐福看向自己腳下,露出笑容,道:“你對這座方丈仙山

還有印象嗎?”

許應驚訝,看向他腳下的那塊方丈大石:“難道說……”

徐福輕輕點頭。

七連忙從許應肩頭躍下,大鐘也從許應後腦飛去,驚聲

道:“這就是方丈仙山?”

徐福笑道:“冇錯,這便是傳聞中三大仙山之一的方丈仙

山。這三座仙山,傳聞是仙界的碎片,落入凡間。那是有人

向祖龍進獻不老神仙,是我力阻祖龍吃掉許君。我翻閱各種

古老典籍,深知許君身上埋藏著一個大秘密,關係到這三座

仙山。於是說服祖龍,集合當世強者,為許君打開一絲記憶

封印。”

許應神情激動,握緊拳頭,道:“你們打開了我的記憶封

印?”

徐福輕輕點頭,笑道:“打開了,但隻打開了一絲。僅僅

一絲,便足夠了!祖龍下令,讓我與許君率領三千童男童

女,遠渡重洋,搜尋仙山。這一路上我們斬殺不知多少魔

怪,渡海峽,穿幽冥,過雷劫區,曆經千辛萬險,這才尋到

方丈仙山!”

他微微一笑,道:“站在仙山之上,便是身處仙界,長生

不老,不死不滅。”

許應心神激盪,聽徐福的意思,他的確對自己的來曆瞭如

指掌!

七打量這座仙山,突然道:“可惜,這座仙山太小了,隻

能一個人站在上麵。”

“是啊。”徐福感慨道。

七抬頭道:“所以,為何阿應一個人回到神州,而你卻不

見蹤影?其他三千童男童女何在?”

徐福目光幽幽的看著他。

七伸出尾巴,啵地一聲,青紙傘打開,遮住太陽。

大鐘則悄無聲息來到許應頭頂。

徐福歎道:“他們死在尋找仙山的路上,至於許君,可能

是因為封印打開得太多,驚動了封印

背後的人。我想與許君分享喜悅時,許君便失去了蹤

跡。”

他麵色黯然道:“我受困於方丈仙山,找不到回元狩的道

路,回不到神州,飄零在海麵上。等到我尋到回元狩的道

路,秦漢已過,兩千年逝去,天地大變。我隱居山林,探尋

其中奧妙,試圖尋找到上古煉氣士失蹤的謎團,試圖再見許

君,三千年冇有結果。”

他看向許應,目光熱切,笑道:“冇想到天地劇變,我竟

然又聽到了許君的訊息!”

七打斷他,不解道:“你與阿應一起出海尋找仙山,按理

來說你們倆的故事應該都會流傳下來,可是書上為何隻有你

的故事,冇有阿應的傳說?”

徐福目光閃動,道:“自然是有人不想讓許君出現在世人

麵前,因此把他的記載,從正史中抹掉了。這世上被磨掉的

不止許君的曆史,還有更多的東西!請隨我來!”

————祝大家兒童節快樂!彩蛋章大家還喜歡嗎?

六一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