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261bea78bf0ddffa3db7f64e2f06eb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裴度定了定神,逐一翻看,這些藏書大多是至道大聖皇帝之前的書籍,有些藏書還在王莽之前,是王莽那個時代蒐集的先秦古籍。

第一卷書是隋書中的一段軼事,說開皇二年,江南某某村有一個許姓孩子,在村中生活十多年,相貌未改,突然失蹤,無人知其下落。三

十多年後,那村莊有人行商,到了千裡之外的某地,遇到一個孩童,模樣便是失蹤的那個許姓孩子。

隻是三十年過去,許姓孩子容貌依舊如往昔一般,冇有任何改變。

商人上前詢問,那許姓孩子卻不認得他,商人以為世上果真有轉世重生一說。

第二卷書說七百多年前的故事,有人在山上砍柴,見路旁有一紅衣一白衣二人下棋,不覺看得入神,忘記了回家。那紅白二人一盤棋局下

完,樵夫驚覺手中的斧頭斧柄已經火化了。

樵夫踉蹌回家,村莊也大變模樣,父母

妻子老死,認識的村民也紛紛作古。村莊裡隻有一個許姓少年認識他,告訴他,你出門這一趟,世間已經過去了百年。

樵夫看那少年,百年前是這般模樣,百年後依舊是這般模樣,頓覺驚異。這時,紅衣白衣兩人出現,帶走了那個百歲少年。

那二人嘴裡還說,下棋差點誤事。

裴度再翻其他書,書中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故事,記載的事情往往是一個容貌不變的少年引發的。

他越看越是心驚,漸漸翻到兩千年前的古籍,居然也有零星關於一個不老少年的記載!

這個不老少年,曆史甚至比他裴家還要古老!

他出現在毀滅了王莽大軍的隕石坑中,從焚書坑儒的亂葬坑裡爬出,出現在哭塌長城的孟薑女身邊,還參與過長平之戰,白起坑殺的四十

萬降卒中有一個便是他!

他是陳勝吳廣起義時,學狐狸叫的那個少年,也是那個兩軍陣前,把劉邦老爹捆綁好,準備送進鍋裡煮著吃的少年。

他出現在曆史的角落裡,很少引人注意。

裴度將所有古書掃了一遍,久久無語。

裴家的藏書有限,冇有更為古老的藏書,因此他不知道這個不老少年是否會出現在更為古老的記載中。

這些書籍有的有圖,有的則是文字,從圖繪來看,畫中的少年的確與許應有幾分相似,但並不能肯定是他。

“家主,這些書多為野史軼事,記載的未必是真事,也未必是同一個少年。”

裴敬亭小心翼翼道,“一個不死的少年,從四五千年之前活到現在,這種事情說出去都冇有人肯信。”

裴度輕輕點頭,道:“你說得對。此人名不見經傳,他的故事冇有記錄在真正的史冊中,這些軼事多半是家言,不足為信。”

裴敬亭又道:“許應也未必便是書中的那個不死少年。我觀他雖有驚人之言,驚人之舉,但還是少年脾性。”

裴度點頭道:“他時常做大人之狀,大人之語,但還是稚童之心。”

裴敬亭道:“他對我裴家極為有用,應當籠絡。”

裴度道:“是啊。他能解讀煉氣士功法,各大世家誰不想籠絡他?各大世家都有求於他的情況下,我裴家如果對他下手,恐怕便會成為眾

矢之的。”

裴敬亭笑道:“我擔心兄長會因為他的長生而對他動歪心思。父親植入一塊帶著長生詛咒血肉,為自己續命到現在,冇有被吃掉。倘若有

一塊長生血肉,冇有詛咒呢?倘若可以就這樣永生”

“不要說!”

裴度打斷他,額頭青筋跳動,道,“不要說!我的道心並冇有那麼強,可以忍住一切誘惑!敬亭,你先下去,這件事你吩咐那些尋書的子

弟,萬萬不能外傳!”

裴敬亭躬身稱是,退了出去。

裴度揮手,讓侍女們也下去,自己在書房中踱步來去,目光時不時落在堆積如山的書籍上,臉色陰晴不定。

“吃,還是不吃”

“長生,第一次唾手可得。像父親那樣

生不如死,還是大著膽子再進一步?畢竟,我的壽元也快要耗儘了…”

許應和元如是在外麵廝混了一天,到了太陽落山纔回來,剛剛進家門,便覺得氣氛有些不太對勁,迎麵便見一位中年美貌婦人陪著一位頭

發花白的老太太站在那裡,一言不發的看著他們。

元如是臉上笑容僵住,低頭走了過去,柔聲道:“母上,太奶奶。”

許應也連忙上前見禮,那美貌婦人模樣兒與元如是、元未央有些相似,含笑道:“不必多禮。許君,這幾日怠慢了閣下,驍伯,送許君歇

息。”

驍伯稱是,前來相請。

許應隻好跟著驍伯離開,心中惴惴不安。

之後幾天,都冇有見到元如是,元未央倒是見了幾麵,許應詢問元如是,元未央道:“舍妹因為頑劣,被母上責罰,關禁閉去了。”

許應心中很是不安,但冇有元如是在身邊,他終於可以拴住了心猿意馬,專心破譯

《元神度厄經》。

半天後,許應便破譯完成,拿去給元未央看,元未央看了一遍,疑惑道:“這是煉魂煉元神的法門,但像是缺少了一些內容。”

許應拍手笑道:“我也看出來了。我順著經文推算,揣測良久,後續的功法應該是重中之重,是度厄法門!我想了修補的辦法,你看這樣

行嗎?”

他提筆寫下一段經文,彌補《元神度厄經》的不足,元未央揣摩半晌,道:“還是有漏洞。這樣修改的話,就可以元神度厄避災了。”

他提筆修改了一部分,許應湊頭來看,連連點頭,笑道:“我先催動功法試試!”

兩人又各自嘗試催動元神度厄經,覺得有些不對的地方,又加以修正。

待到兩人將元神度厄經補全,兩人又各自試煉一番,不過多時,便可以做到修煉魂魄,至於避災,那是修成元神之後的事情。

攤師冇有修煉魂魄的功法,因此魂魄都不是如何強大,許應和元未央將這門元神度厄經補全,兩個人都覺得隻是舉手之勞,然

而卻冇有意識到這門功法的意義到底有多大!

許應笑道:“我去將元神度厄經交給裴相,他一定等很久了。”

元未央遲疑一下,道:“你這次去,須得小心。裴相雖然大度,但我裴家太大,我擔心其他人會對你不利。我讓驍伯送你。”

許應稱是,喚上大鐘和七,與驍伯一起趕往裴府。

不過多時,裴家管事來迎,將許應請到書房,裴度已經在那裡等候。

許應打量他,隻見裴度這幾日華髮叢生,竟似老了好幾歲,詢問道:“裴相有心事?”

裴度笑道:“被你看出來了。這幾日我在思索一件大事,舉棋不定。”

許應獻上自己破譯的《元神度厄經》,又將原版的經書還給他,道:“裴相先看看。”

裴度靜心翻閱,過了良久,纔將《元神度厄經》吃透,道:“多謝許小友。許小友不愧是助白眉老祖渡劫之人,這元神度厄經,我裴家聚

集天分最高的子弟,參悟了數十

年,破譯的經文也不如你這般透徹。”

許應笑道:“這篇經文不全。”

裴度心神大震,失聲道:“不全?”

許應從袖筒裡取出另一份經文,笑道:“我破譯完成後,察覺到金紙上的經文不全,所以給你補全了。”

他冇有提元未央,卻是擔心其他人若是知道元未央有如此聰明才智,會做出對他不利的事情。

“原本的元神度厄經,隻是修煉魂魄,錘鍊元神,但缺少了度厄避災渡劫的法門。我於是幫你補上了。”

許應將補全的經文交給他,伸個懶腰,笑道,“你倘若按照原版的經文修煉,固然魂魄強大,元神超凡,但是災劫依舊難以渡過。但按照

我訂正的修煉,應該冇有大礙。”

裴度急忙翻閱,許應訂正的經文,果然比先前那一版多出許多奧妙!

他不禁呆了呆,過了片刻,笑道:“許小友請來這邊。”

他引著許應到了內室,隻見內室裡是一

卷卷展開的古籍。

裴度笑道:“我這幾日一直有一件事情難以抉擇,那就是要不要謀害許小友。”

許應嚇了一跳,腦海中,鐘爺慌張道:“鎮定!大不了再受一次重傷,我拚命護著你衝出裴府!不過阿應,一三五竊你氣血可不行,我二

四六也要!”

裴度道:“許小友先看這些書。”

許應鎮定下來,上前逐一看去,臉色越來越驚訝,不由自主想起許家坪,頓時腦中渾渾噩噩,頭腦越來越沉。

裴度見狀,掐指一印,點在許應眉心,喝道:“咄——”

他一聲清喝,讓許應散亂的神識頓時歸整起來,從神識崩潰中解脫。

裴度雙袖翻飛,每每手臂頓住,雙手十指的印法便隨之變化,道:“許小友,我教你一套歸心印法,你若是再遇到這種情況,可以自己治

愈!”

許應跟著他學習歸心印法,頓時隻覺耳目聰明,腦中的那種神識混亂的感覺消散了許多。

許應連忙稱謝,裴度正色道:“我半生修行,前些日子險些為貪念所困,道行毀

於一旦,原應該謝你纔是。歸心印法隻是小術,不值掛齒。許小”

他微微皺眉,覺得稱呼許應為小友有些不太合適,於是改口道:“許兄弟,你先看完,之後我們再來細說。”

許應繼續閱覽,將那些書籍折過的地方看了一遍,怔怔出神,突然失笑道:“裴相,你不會覺得書裡的這些個不死的少年,就是我吧?哈

哈哈!”

他大笑起來。

裴度也哈哈大笑,搖頭道:“我也覺得不是,畢竟太荒誕了,但我又覺得是。畢竟,許兄弟年紀輕輕,竟能指點白眉老祖渡劫,這件事也

太荒誕。”

許應哈哈大笑,笑出了眼淚,抬手抹去眼角的淚花,笑道:“我不知道我六歲之前的記憶是不是真的,我隻知道六歲之後的記憶是真的。

因此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不是這些書上的少年!”

他又哈哈笑了起來。

裴度道:“許兄弟,歸心印法。”

許應催動歸心印法,穩住心神,平靜下來,道:“多謝裴相。”

裴度搖頭道:“你能赤誠相待,不但肯將破譯後的元神度厄經原原本本傳授,又能補上不足,這份赤誠若是不能同等對待,我裴家愧為兩

千年世家。你放心,我裴家會固守這個秘密,我也將會幫你搜尋更多的書籍記載,幫你尋找你的身世之謎。”

許應躬身稱謝,裴度還禮道:“不敢。將來我若是能避開生死之劫,全靠許兄弟今日的義舉。我要研究元神度厄經,恕不能親自相送。我

讓碧荷送你。”

許應跟著丫鬟碧荷走出書房,向裴府外走去。

裴府地勢頗大,彷彿內藏千山溝壑,佈局複雜,許應一身輕鬆,沿途欣賞景色,

突然看到一處神仙般的好去處,心道:“若是能與如是妹妹在哪裡品嚐胭脂,倒很愜意。可惜這裡是裴府。”

他正想著,卻見迎麵幾位年輕男子走來,為首的公子笑道:“是許氏捕蛇郎嗎?”

許應停步,輕輕點頭,道:“是我。”

那公子道:“我是裴府的裴景,喬為二公子,今日招待宮中的朋友,想請你作陪。”

許應笑道:“不無不可。”

二公子裴景揮手,讓碧荷下去,引領著他來到一處臨湖的樓宇中,樓前碧波數頃,蓮葉盪漾。

二公子裴景與那幾個年輕公子落座,許應正要坐下,二公子裴景麵色一沉,不悅道:“讓你作陪,你懂不懂作陪是什麼意思?你有坐的份

嗎?還不取蛇出來耍?若是讓宮中的朋友樂嗬樂嗬,賞你幾銀子!”

許應愕然,默默站起身來,來到湖泊邊,輕輕抬手,道:“既然幾位想看蛇,那麼就請七爺出來罷。”

一條遍體鱗光的小蛇從他衣領間遊出,來到他的指尖,繞著他的指頭盤繞幾周。

二公子裴景等人禁不住哈哈大笑,指著許應道:“果然是捕蛇的,身上真的有蛇!”

許應笑道:“七爺,你我共舞!”

他元氣爆發,將指尖小蛇祭起,頓時一

股遠古洪荒般的暴戾氣息瀰漫開來,那小蛇越來越大,頃刻間長達百丈,龐大的身軀緩緩在湖麵上遊動。

許應衣袖舞動,大蛇身軀冉冉升起,越來越高,遍體生出燦燦劍氣,圍繞周身飛舞。

那大蛇在空中遊弋,掀起陣陣狂風,如龍如蟒,卻頭生黑白二角,背生龍旗般的鬃毛,迎風飛舞。

許應在樓前雙袖舞動,突然隻見那大蛇向下俯衝而來,周身劍氣越來越濃烈,頃刻間來到樓宇前!

樓中,二公子裴景頓變,急忙起身,其他幾位公子也慌忙起身,各自鼓盪一切修為,奮力抵擋!

“轟!”

整個樓宇炸開,劍氣傾瀉,一眾人等紛紛倒跌飛去,栽入水中,狼狽不堪!

許應哈哈大笑,走到那樓宇的廢墟上,隻見桌子還在,酒席未亂分毫,於是抓起肉便吃,吃得爽口拎起酒壺便喝,笑道:“我來你家是做

客的,連相爺也要客氣對我,你算

什麼東西?也想欺辱我?”

————感謝宅菜億盟的又一個黃金萌打賞!!

這章字數稍多,更新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