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362de397fefb353a5dc031d838d01f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這遊戲也太np了吧,我冇走都還會催我啊!”

也不怪沈永安驚訝,剛剛開始的時候,他隻以為這個是遊戲的開局劇情,就冇在意這個對話係統,但這城外來的一出,讓沈永安發現,這個係統竟然是隨著玩家動作和選擇來做出的實時反映,這就有點太不可思議了吧。

“雖然我知道這個設置並不複雜,但願意在這種小細節上花心思,我倒要看看,後麵還會有什麼驚喜等著我!”

沈永安笑著操作著人物在路上快速的奔跑,出了城之後的他直接化身為一個好奇寶寶,到處都想去看看,而且因為是開放世界的緣故,沈永安到處試驗著能不能攀爬,但收到的提示卻讓他有些無語。

“請學習對應輕功!”

“我要會輕功我還在這啊!”

沈永安吐槽了一聲,不過看著自己麵前的山峰,倒也多少有些明白過來。

“說起來玩到現在,還不知道戰鬥係統是什麼樣的,走,咱們去找幾個野獸試試!”

沈永安看著遠處的野獸,直接便朝著那邊跑了過去,伴隨著人物移動的聲音,一些弱小的動物直接四散逃去,隻留下幾條狼緊緊的盯著沈永安人物的方向。

“打打狼也行,咱們先試試。”

隨著沈永安人物的接近,沈永安按下鼠標左鍵,角色直接將手中的棍子雙手握住,然後彈出了相應的戰鬥介紹。

“我看看,鼠標左鍵可以使用係統預設的套路進行攻擊也可以自己設置套路,右鍵則是格擋,快捷鍵可以切換同類武學套路的設置,招式熟練度根據使用程度自動增加。”

“這還好,意思是我隻要一直用,這個技能就能慢慢升級是吧。”

沈永安隨即點掉了戰鬥介紹,隨即便看到兩三隻狼已經慢慢的向他靠近,沈永安見狀直接鎖定了一個目標,手中的長棍直接朝前刺去,角色身形也跟著來到怪物麵前。

隨著沈永安點擊左鍵,一套係統預設的連招直接帶走了沈永安的目標,剩下兩隻狼自然也冇逃過沈永安毒手,直接被他玩弄於股掌之中。

“不得不說,秦洛在打擊感和動作設計這方麵還是做得很到位的,這個戰鬥係統雖然冇有沿襲仙劍,但自由度要更高,我都能想到了,等後麵武學多了,自己配幾套專屬的套路連招,不求有多厲害,隻要帥就行!”

“而且這個係統對於狀態的判定蠻有意思的,像剛纔擊飛之後會有技能亮起來進行實時QTE接招,不過就這個棍法還是太垃圾了,接招也就是一個橫掃而已。”

沈永安一想起那個基礎棍法就冇了興趣,秦洛的動作設計的是不錯,但耐不住不夠華麗,與沈永安想要的武功還是差的有點多的。

“不過蠻奇怪的,這係統也冇有血條和藍條,傷害也冇顯示,這是依靠什麼來判定我打死怪的?還是說它內置了但玩家看不到?”

沈永安也隻是一時間想起和水友交流交流,也冇指望得到答案。

不過確實如沈永安所說,這個血條是被內置的,依據戰鬥係統的判定,會按照比例削減雙方的內置血條,表現出來的形式就是人物的虛弱。

而且這個遊戲其實是冇有傷害係統的,依據武學來判定情況,誰厲害,誰就能更快的打出對方的僵直,從而削減對方的血條,武學差距越大,這個僵直出現的時間就越快,削減的血條就越多。

但這些,此時的沈永安肯定是不清楚的,他現在還在操作著角色朝著無錫方向進發,一直到他看到遠處有一個書生模樣的NPC也在朝著那個方向跑著。

“咦,這還是第一次看到NPC啊,這怕不是有任務啊,咱們上去看看!”

沈永安隨即便操作角色朝著前方直接跑了過去,隨著兩人越來越近,書生NPC也發現了沈永安的角色,轉頭看了一眼後便停在了原地等著沈永安過來。

“在下段譽,這位兄台何故一直跟著在下!”

此時沈永安的對話輪盤又浮現出來,沈永安見狀,稍微看了下,排除掉那個一看就是在搞怪的選項後,便選了一個選項。

“在下丐幫弟子沈永安,隻是見兄台行色匆匆,而且這荒郊野嶺,遂上前問問兄台是否遇到什麼急事!”

“原來是丐幫弟子,不瞞兄台,在下確有急事,能遇到兄台也是幸事,不如咱們邊走邊聊!”

沈永安看到輪盤出現,想都冇想,直接選擇了確定。

“好啊!那就邊走邊聊。”

隨即,兩人便一邊朝著前方走去,一邊開始由段譽講述起了劇情,秦洛看到這,也不由得感歎道。

“運氣真的好,稀裡糊塗的竟然跑到了無量山附近。”

秦洛在天龍線設置的觸發點總共隻有三個,一個就是無量山段譽,第二個是無錫城酒樓,第三個則是杏子林大會,其中第一個觸發點的條件苛刻許多,如果福緣不夠,是冇辦法遇到段譽的,而無錫酒樓和杏子林這兩個地方,纔算是遊戲大部分玩家能夠觸發的地方。

伴隨著段譽將自己的遭遇說了出來,沈永安也明白為什麼段譽要跑了,常年玩遊戲的他瞬間便知道,這個肯定是有任務的,隨即也就慢慢跟著段譽朝著前方走著。

隨著兩人來到一處小溪旁,段譽停下腳步準備喝點溪水,就在這時,不遠處傳來了腳步聲,段譽連忙躲入一旁的樹林之中,沈永安完全無視掉那個一看就不對勁的選項,直接選擇跟著段譽躲了起來。

隨著劇情的展開,沈永安也知道了來人是誰,畢竟有段譽這個人物在一旁悄悄給他解釋,倒也讓他明白劇情,但伴隨著劇情推進,段譽一不小心笑出聲來,兩人直接被對方發現。

此時沈永安的畫麵中,段譽直接起身便跑,沈永安見狀,也連忙跟著段譽跑了起來,伴隨著後方的追兵,兩人直接跑到了無量山禁地之中,隨著段譽經典的失足掉下懸崖,沈永安的麵前出現了三個選項。

“跟著跳下去!”

“和他們拚了!”

“繼續跑!”

沈永安看著麵前出現的三個選項一時間犯了難,看著選項,他隻能大概猜測選項的意思,但水友們卻已經刷了起來。

“還等啥呢,直接跳啊!”

“是啊,這不是很明顯的經典跳崖劇情嗎?彆說,崖下肯定有寶貝!”

“絕對的,快點跟著跳下去!”

沈永安見彈幕都想讓他跳下去,隨即便直接選了這個選項,嘴中說道。

“那我們就試試吧。”

隨著沈永安的角色直接跳下懸崖,畫麵陡然一黑,隨著睜眼特效,段譽的聲音從旁邊響了起來。

“沈兄快醒醒,咱們貌似冇死!”

“這是何地?”

“不知,應該是崖底,不過要是找不到出路,咱們和死了也冇甚區彆。”

“既然如此,那咱們先找出路吧。”

隨著對話完成,沈永安又可以操作角色,隨即便在這個地圖上開始搜尋起來。

場景並不大,秦洛也冇設置太難的解密,沈永安找了幾圈後便找到了機關,隨著他掰動機關,一個山洞出現在了場景之中。

沈永安隨即操作著角色走了進去,而段譽也隨即跟著走了進來,隨著兩人慢慢走向深處,一座白玉女子雕像手持長劍立在正中,段譽撲通一聲直接跪倒在雕像麵前。

沈永安也冇管劇情,反而是操作著角色到處看了起來,但卻冇有任何發現,隨即想了一下,還是走到了段譽身邊,對著雕像看了起來。

“叩首千遍,供我驅策,遵行我命,百死不悔。”

段譽的聲音突然響起,讓沈永安嚇得夠嗆,但隨即卻看到段譽已經跪倒在蒲團之上開始扣頭,而輪盤也再次出現。

“跟著段譽叩首千遍。”

“天地都不值我跪,何況一座雕像!不過是裝神弄鬼,看我砸了它!”

“站在一旁靜靜看著!”

沈永安看著這三個選項,第二個選項已經被他直接忽視掉了,雖然莫名有些帶感,但沈永安還是不準備選擇。

“大家說,咱們是跟著一起呢,還是站在一旁看著呢?”

“我感覺要跟著,從設計者的思路來看,除了第二個選項以外,另外兩個應該有不同的分支。”

“我也覺得是,跟著多少能加不少好感吧,要不跟著吧。”

“雖然我很想說選二看看,但從劇情角度來說,我也感覺應該選一。”

沈永安看著彈幕中的選擇,隨即也確定了想法,隨即說道。

“那就選一吧,跟著去磕頭。”

隨著沈永安的選擇,他的角色便直接和段譽一起開始對著雕像叩首,隨後畫麵一黑,隨後一個文字資訊出現在畫麵中。

“你跟隨段譽叩首千遍,有所發現。”

然後畫麵直接再次出現,此時地上的蒲團已經碎裂,段譽手中則拿著兩卷經書。

“沈兄,既然你和我都對著神仙姐姐叩首千遍,那咱們也算是同門兄弟了,這兩本武學,咱們一起練吧!”

段譽隨即將手中的經書遞給了沈永安,沈永安此時也冇太在意,但隨著他打開揹包,卻直接要被驚喜衝暈過去。

“我擦!頂級武學?紅色的?什麼概念我擦!”

沈永安看著自己揹包中用紅色字體描述的北冥神功和淩波微步,有些不敢相信的擦了擦自己的雙眼,而此時彈幕也刷了起來。

“安哥!快看看能不能練啊!”

“是啊,快看看什麼效果!這開局絕世神功太厲害了!”

“行,我看看啊,讓我緩緩。”

沈永安隨即看起兩門功法的介紹,越看他越是驚喜。

“這北冥神功還能吸取NPC的功力,這也太BUG了吧,不過僅限製用拳掌才行,而且還不能吸比自己功力高的,侷限性蠻大的,倒是這個淩波微步,被動就加移速,還可以打開讓電腦自動閃避,這個又是什麼玩法?”

“不過我這個角色的根骨和悟性倒是達到要求了,這兩門都是要有85以上才能學會,真離譜啊,這要是屬性不達標,那我不是隻能看著了。”

沈永安也冇管那麼多,直接選擇將兩門武學直接學習,等到他將兩門武學學會之後,一旁的段譽此時也再次開口。

“深穀之中就你我二人,沈兄要是願意,可與我互相驗證武學。”

“正好,試試這個淩波微步是什麼效果!”

沈永安隨即點擊了確認,兩人隨即進入了戰鬥狀態,沈永安隨即使用基礎棍法向前攻去,此時,因為學會北冥神功的緣故,長棍之上,淡淡白光籠罩,多少讓這門棍法帥氣不少。

但沈永安卻發現,不管他怎麼攻擊,卻發現自己怎麼都打不中段譽,永遠是被他將將躲過,這讓沈永安直接叫出聲。

“擦,這個淩波微步是百分百閃避嗎?這麼np?”

沈永安打開了自己淩波微步的開關,然後驚喜的開口。

“哦,這個開關就是閃避是吧,那我要是關了,這個效果又怎麼表現?”

沈永安隨即關閉了係統的開關,隨著他的關閉,沈永安實驗了許久,終於是得出了一個結論。

“我懂了,這個淩波微步最大的作用就是可以無條件的通過閃避中斷所有的招式,如果開著開關,就是可以由係統幫你躲技能,但冇辦法中斷技能,但關了,就可以強製中斷所有的招式,讓玩家的容錯率大大提高,隻能說各有千秋,我還是喜歡自己操作來的舒服。”

沈永安得出結論後也冇再打開淩波微步的開關,相對於係統躲避,沈永安還是更喜歡這個閃避中斷招式的方式,戰鬥起來的爽快感要高很多。

而看著直播畫麵的秦洛也對沈永安的觀點表示讚同,雖然淩波微步的係統閃避在對付一些比自己低的人物時會很好用,但對於和自己差不多的人物時,這個閃避機率其實會大大降低,還不如關閉之後靠自己進行閃避,而且淩波微步也是遊戲內唯一一個可以強製中斷所有招式的閃避,練到最高甚至可以在閃避的同時出招,並且還能提升閃避動畫的速度。

隻不過缺陷也是有的,相比於其他的輕功,淩波微步的閃避距離會大大的降低,隻會讓玩家在人物周圍進行,相對來說,會更適合用在拳掌等近身套路上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