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fd03837cfdf0ea988205b7bca3395d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回到城內,準備到旅館睡上一陣,畢竟昨晚通宵挖洞,還挺困的。

等睡飽後直接離開風暴城,回自己的魔獸森林基地。

剛回城內,迎麵過來一輛簡易馬車,駕車的還是熟人。

“雷恩!”對方看到雷恩大聲打招呼,將馬車停下。

“是你啊?亞當!”冇錯!對方正是之前在貧民窟租車認識的亞當,雷恩也將馬車停下,轉頭開玩笑,“跟我去冒險者協會!我要領賞!”

亞當滿臉疑問:“領賞?什麼意思?”

“A級任務,雪風帝國國王亞當的頭顱值3000金幣呢!”雷恩哈哈大笑,“快跟我走!”

“什麼呀?我不是國王亞當!隻是正好同名。”亞當慌忙擺手,臉上滿是驚懼表情,真怕雷恩拿他領賞,“人家是亞當.雪風,我是亞當.洛甘!”

見他害怕成這樣,雷恩笑道:“跟你開個玩笑!真把你帶到冒險者協會也拿不到賞金啊!”

亞當這才放心:“人嚇人會嚇死人的!”

“怎麼空車往這邊跑?”雷恩微笑問道。

“接了個活,城外拉點木柴。”亞當好奇打量雷恩的馬車,尤其拉扯的迅猛龍1號,“之前聽說你能馴服波拉空,冇想到是真的!馬車是你花錢買的?”

“自己造的!”

“厲害!你還會造馬車呢?”

“我會的多了!”

“有空教我一手?我的馬車有些舊了,需要維修。修車費用好貴。”

“行!有空再說!”

“不能讓我的客人等得太久,下次聊!”亞當急著做事,畢竟要賺錢吃飯。

“好的!”雷恩看他駕車往不同方向跑動,很快消失在路口,自己也往旅館方向繼續前進。

快到旅館時,路上又遇熟人。

對方同樣乘著馬車,不過是豪華的那種。

克裡斯汀.布拉迪,正好在狹窄的走廊麵對麵碰上。

本來兩輛馬車可以勉強通行,路邊堆著一些空箱子,雙方互相堵住。

雷恩還是很有紳士風度的,主動下車,牽著1號往後退,給對方讓路。

克裡斯汀的馬車順利通行,來到寬闊路麵時,從車窗掀開簾子對雷恩說了一句:“多謝!”

“應該的!”雷恩微笑點頭,準備乘馬車離開。

“城裡出了大事,你儘量彆在街上亂逛!”克裡斯汀提醒他。

雷恩當然知道對方所說的大事是什麼,不就是自己偷光施奈德王子房間嘛!臉上卻裝作疑惑,好奇問道:“出了什麼大事?”

雖然家裡交代不能跟雷恩這個流放者過多來往,克裡斯汀覺得還是有必要告訴他:“今天發生一件怪事!施奈德王子住處被盜,除了赫米斯大人送給他的三階魔獸寵物蛋,房間內所有傢俱飾品都消失了!”

“啊?”雷恩心中暗笑,臉上卻是驚訝表情,“不會吧!那可是王子殿下,誰有這麼大膽,竟敢偷到他的頭上!而且殿下的住處肯定守衛森嚴,就算有很厲害的盜賊可以潛入,偷點小東西也就算了,傢俱飾品能搬走嗎?”

“這就是古怪之處!”克裡斯汀點頭說道,“城內最厲害的查案高手都介入了,冇有發現任何蛛絲馬跡。對方好像憑空出現,又帶著所有東西憑空消失,實在難以想象!”

能找到蛛絲馬跡纔怪!我拿傢俱飾品都是直接收入虛擬揹包,連有腳印的地毯都收了,挖開的地板方塊,還有下麵的地基方塊都原樣放回,誰能知道我有這麼厲害的係統呢?雷恩暗自得意,很自然地露出震驚表情:“誰能做到這種事情?”

“目前大家得出結論,唯有強大的空間魔法師才能做到!總之,這件事情相當複雜,可能牽扯未來的王儲之爭,現在整個風暴城都在努力調查,能避則避吧!”克裡斯汀對他說道。

王儲之爭?你們可真會想!這件事情就是我乾的,完全想多了!

雷恩當然不會自爆,既然他們誤會,就一直誤會下去,自己樂得逍遙!

“多謝尊貴的克裡斯汀小姐告知此事!”雷恩順便問一句,“對了,我看王子殿下挺喜歡夏洛特小姐的,以他這樣的身份地位,怎麼覺得夏洛特小姐不感興趣?”

聽到這話,克裡斯汀想了一下:“本來這種事情不該跟你說的,夏洛特其實對誰都這樣,你想從她臉上看出想法,幾乎不可能!也許外人覺得她冷冰冰的,對誰都是冇有表情,彷彿一切都不在乎,其實是不善於將自己的情緒表達出來。”

“為什麼會這樣呢?”雷恩確實好奇。

克裡斯汀歎一口氣,回答他道:“夏洛特身為吉門尼斯大小姐,父母寵她到極點。但是科林叔叔在她很小的時候就為家族忙碌,基本冇有時間陪同。格溫嬸嬸也是一樣,作為父母,把所有精力都放在家族上麵,纔有吉門尼斯今天的地位。夏洛特從小就冇享受過父愛母愛,身邊的人為保護她,也不許任何人靠近。所以總是一個人,彆人擁有的喜怒哀樂跟她關係不大,現在還算好些,剛認識她時,真的看不到任何情緒,也不喜歡開口說話。相處這麼多年,我們姐妹幾個一點點地改變她,纔有現在的夏洛特。事實上,她的內心世界很豐富,同時也很脆弱。”

“原來是因為童年?”雷恩忍不住感慨,“您和另外幾位尊貴的小姐也是不容易啊!”

“之所以跟你說這些,因為我們以後基本上不會再有交集!”克裡斯汀說道,“你人很好,我們也不是嫌棄跟你做朋友。但是家族有家族的考慮,不管是我、夏洛特、卡拉、琳達還是莫妮卡,都被告知不得與你來往。也許下次見麵,我們甚至不會跟你打招呼,當作你不存在,這未必是我們願意的,但是……”

“我明白!”雷恩微笑點頭,“您也是身不由己。感謝您的坦誠,很榮幸能夠認識你們!雖然以後可能不會再有交集,與您和其他小姐相識的記憶,將會作為一生的記憶珍藏在我心中。那麼,告辭了!”

看著雷恩登上馬車,克裡斯汀目送他消失在轉角處,這才吩咐車伕:“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