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到驚嚇飛到空中的翼龍,在看清偷襲己方的雷恩之後,一陣盤旋俯衝而來。

雷恩並不著急捕獲被自己射傷的兩頭翼龍,而是迅速後退,吹了聲口哨。

聽到口哨聲的岩甲獅和三十頭迅猛龍疾奔而來,在翼龍攻擊雷恩之前抵達。

幾頭翼龍俯衝下來,麵對突然趕至的岩甲獅和迅猛龍跳躍撲咬,在空中轉向靈活閃避。

岩甲獅和迅猛龍不會飛,躲避它們的攻擊還是很容易的,可是雷恩射出來的麻痹箭矢很難避開,剛想升空的翼龍又被射中翅膀,因為疼痛,加上傷口處麻痹毒素擴散,陸續摔落。

掉到地麵,岩甲獅和迅猛龍就一擁而上不給它們任何機會,當場咬死。

幾頭翼龍很快被乾掉,它們失去空中優勢,其實戰鬥力有限。

剩下兩頭翼龍,一頭在地上掙紮,多次試著飛起,卻因為麻痹毒素擴散不能如願,甚至掙紮力度越來越小;另外一頭好不容易離開水潭,也是栽倒在地不斷哀鳴。

岩甲獅和迅猛龍隊伍在雷恩命令下包圍這兩頭受傷的翼龍,防止它們逃跑的同時,也要避免其他猛獸靠近。

被包圍的翼龍向它們發出威脅叫聲,試圖嚇退這些突然冒出來的猛獸,但其實心中恐懼,想要飛走卻做不到。

雷恩還在後方“補刀”,向受傷的翼龍再射幾箭,使麻痹毒液進一步擴散。

終於,隨著麻痹毒液擴散全身,兩頭翼龍失去反抗能力。

雷恩確定它們無法動彈後,趕緊上前用套索抓住捆綁,拿綁帶給它們包紮傷口,以免流血致死。

迅猛龍作為搬運工具,將翼龍一路扛回。

到家直接丟進養殖場,養傷的同時,期待它們儘快繁殖,為自己創造一支空軍戰隊。

魔獸森林外圍,一輛簡陋馬車出現。

車子停在路邊,下來六個冒險者。

冒險者隊伍由兩位戰士、一位潛行者、一位弓箭手、一位魔法師和一位召喚師組成。

“前麵隻有崎嶇小路,馬車不能通行,就先停到附近。”魔法師顯然不是第一次來,有些經驗。

六人將馬車停到隱蔽處,解開繩索將馬兒牽走,就近收集樹枝樹葉,各種雜草蓋在馬車上,與周圍環境融為一體,完美地偽裝。

六名冒險者藏好馬車,開始進入魔獸森林。

剛剛踏入森林,魔法師就露出疑惑表情,仔細檢視周邊環境,好像發現什麼奇怪的事情。

“怎麼了?”隊友看到他的表情,好奇問道。

“半個月前我到這邊采集藥草,記得這片區域樹木茂密,野獸極多!”魔法師嚴肅回答,“明明入口處並無變化,怎麼裡麵如此空曠,也看不到任何獸類?”

“是嗎?”幾名隊友好奇打量四周,“不會是記錯了吧?也許上次走的不是這條路?”

“從風暴城過來隻有這一條路!”魔法師皺眉,“不知道這邊發生什麼,大家注意一些。”

隊友們紛紛點頭,戰士走在前麵,格外謹慎。

“看!那邊有個房子!”向前走一段路,弓箭手眼神最好,發現有人類建築。

魔獸森林怎麼會有人類建築?

六人互相對視,很是疑惑。

因為對這個人類建築一無所知,尤其之前來過的魔法師表示,之前並未見過這個房子,為了搞清楚,他們保持警惕,以戰鬥姿態小心靠近。

慢慢移動到房子附近,透過窗戶往裡看,頓時愣住。

原來房子裡麵全是蹦蹦跳跳的蘑菇。

這裡怎麼會有蘑菇房?

這種生物根本不會自己造房子,更不會製作火把。

再者,半個月的時間內建造這麼大的房子,難道用了魔法?

六人互相對視,心中格外疑惑。

房內蘑菇好像可以感覺到他們,變得格外活躍。要不是牆壁擋著,它們自己不會開門,早就衝出來了。

就算出不來,也是不斷跳躍。

六個冒險者仔細觀察附近,卻不知道遠處有哥布林拿著望遠鏡暗中觀察他們,然後迅速跑到伐木場,向同伴示警。

原來雷恩給伐木場和兩個礦井的哥布林都配備瞭望遠鏡,由其中一隻作為偵察兵,時刻關注周邊動態。

有瞭望遠鏡,任何風吹草動都能立刻發現。

伐木場附近的哥布林得知訊息,馬上撤退,很快躲進地下養殖場,將自己隱藏起來。

六名冒險者在蘑菇房附近冇有發現,於是繼續向森林推進。

沿途看到許多樹樁,大片區域樹木消失,彷彿有人砍伐。

哪來的木工那麼大膽,竟然跑到魔獸森林砍樹,活得不耐煩了?

森林外圍有低階魔獸活動,即便遇不到魔獸,還有可怕的波拉空,碰到狼豺虎豹也能讓人丟掉性命。

是誰這麼想不開,風暴城有的是安全區域可以砍伐!誰會為了逃避並不算多的合法稅收,跑到這種危險場所?

往前走還真發現伐木場,裡麵堆滿木頭,更讓這隊冒險者感到困惑。

還真有人跑到魔獸森林砍樹?是哪個不要命的,太誇張了!

然而,伐木場附近冇有看到一個人類,四周寂靜無聲。

周圍樹木已被砍伐完畢,整片區域空空蕩蕩,這樣的工程不像一個人的手筆。

可為什麼看不到哪怕一個伐木工呢?

雖然深感疑惑,冒險者們冇有忘記自己的任務,帶著懷疑離開這片區域。

他們的任務是采集大量向陽草,製作成祛毒丸帶回去交給雇主。

魔法師知道這邊有個巨甲蟲巢穴,巢穴附近有許多野生向陽草。

巨甲蟲不好對付,尤其巢穴中甲蟲很多,所以帶來這支隊伍。

憑藉記憶一路搜尋,中途經過兩個礦井,哥布林礦工也是通過巡邏的同伴提醒,在冒險者靠近之前第一時間關閉礦井,將入口遮擋起來。

冒險者並未發現隱蔽的礦井,直接從附近經過,一路來到原來的巨甲蟲巢穴。

魔法師冇有發現記憶中的巢穴,這裡已經夷為平地,不過野生向陽草還在。

難道記錯了?巨甲蟲巢穴不在這裡?

魔法師想不明白,他哪知道巢穴早被雷恩剷平。

不管如何,找到向陽草就好。

幾個冒險者趕緊行動起來,將周圍這片向陽草全部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