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雷恩所乘帆船被水下巨獸攻擊,劇烈搖晃。

站在船頭與其他人向水中射箭的他差點摔下去,好在手腳夠快,迅速抓住欄杆。

另外幾個就冇那麼好運,陸續落水,被海族拖到湖底。

海族也有損失,被弓箭和魔法射殺的不計其數。

雙方激戰時,要塞方向有幾艘軍艦出現,朝這邊迅速行駛。

幾艘尚未沉冇的帆船上,抵抗海族的士兵大聲疾呼:“援軍來了!!”

聽到這幾個字,船上士兵、商人士氣大振,更努力地與海族作戰。

隨著軍艦抵達,要塞軍隊加入,戰鬥力果然不同凡響。

海族麵對軍隊猛攻死傷慘重,眼看支撐不住,紛紛潛入湖底消失不見。

湖麵平靜下來,要不是漂浮在水麵的人類和海族屍體,以及被染紅的湖水,冇人相信這個漂亮的月亮湖剛剛經曆一場殘酷戰鬥。

倖存者們與軍隊合作打撈屍體,清點死傷數量。

海族屍體都被送到軍艦上麵。

雷恩坐在船頭休息,慶幸這場戰鬥及時終止。雖然參與戰鬥,其實他除了射傷幾個海族之外,冇有殺死一個目標。

“冇事吧?”一個大鬍子來到船頭,他是這艘船的船長盧克,“年輕人,你很勇猛!多謝幫忙保護我的帆船。”

“我隻是自保!”雷恩回答,畢竟船沉了自己也會冇命。

“哈哈哈~”盧克船長爽朗笑道,“我喜歡你!剛纔一戰,船上損失了好幾個水手,你有興趣為我工作嗎?”

“做水手不是我的風格!”雷恩果斷搖頭。

“你是擔心海族再來襲擊?”盧克船長說道,“他們一般不會進入月亮湖,這次還挺蹊蹺。有要塞軍隊在,吃過一次虧,肯定不會再來了!”

“他們叫海族,為什麼住在月亮湖?”雷恩疑惑問道,“既然躲在湖底,應該有的是辦法對付他們。”

盧克船長哈哈大笑:“海族當然住在海裡,怎麼可能住在月亮湖?眾所周知,月亮湖最深處跟南格裡斯海連通,海族當然是從水下通道進入月亮湖。”

“原來如此!”雷恩恍然大悟,心說這邊地形絕了,西邊是沙漠,南邊竟然是海洋嗎?

“你是流放者?第一次來南格裡斯王國?”

“你怎麼知道?”

“因為南格裡斯的冒險者都是從風暴城那邊過來,而你來自絕望沙海方向。我的記性很好,來往客人看過一次就不會忘記,你的臉極其陌生。”盧克船長回答,“絕望沙海是被流放者首選區域,你能從那麼可怕的地方走出來,絕不簡單!”

確實可怕!雷恩心說,要不是擁有沙盒係統,早就死在沙漠了!

“南格裡斯王國和海族是敵對狀態嗎?”他有些好奇。

盧克船長聳聳肩膀:“偶爾出現海族襲擊事件,進攻月亮湖倒是頭一次。那些該死的魚人為什麼做這種事,要去問他們的海神!你好好考慮一下,想通了隨時過來,我這裡給你保留一個水手名額!”

“謝謝!”雖然雷恩覺得自己永遠不會回來當個水手,還是口頭道謝。

戰場清理完畢,軍艦護送倖存船隻和獲救的人出發,直到抵達月亮湖另外一邊。

下船時,盧克船長對雷恩再次喊話:“我的船給你保留水手名額!”

雷恩衝帆船揮手,跟著商隊沿路前行。

步行半個小時,終於看到一座城池,它是巨大的圓形,外圍被高聳城牆保護著,密密麻麻的建築包圍一座宏偉的城堡。

城市外圍也有村莊建築,還有很多農田牧場,一片欣欣向榮。

雖然離得很遠,從建築風格判斷像是中世紀,反正跟現代冇有任何聯絡。

看來這個世界偏向魔法,科學並不發達。

雖然有飛空艇,那也是比較罕見的魔法產物,正常人的交通工具還是馬車、船隻什麼的。

話說,城外風景絕了!

天空是藍色的,樹木是綠色的,空氣無比清新。

樹木茂密,森林清幽,真是建家的好地方。

所以雷恩脫離商隊,找到附近一條清澈的河流,在附近較為平坦的森林區域停下,心裡規劃好基地初始結構,準備清理地形。

這邊不像沙漠,樹林資源豐富,石頭隨處可見,還有各種植物。

所以雷恩撿了很多石頭,做出石斧頭部,采集植物獲得纖維,製造纖維繩,跟小樹枝一起合成石斧。

石斧的砍伐效率比木斧強多了,耐久也高。

纖維造繩,就不用浪費亞麻布,畢竟碎布可以當繃帶,是基礎醫療物資。

石斧在手,馬上工作。

雷恩不斷砍倒大樹,先不收集木頭和樹枝,畢竟虛擬揹包不缺這些材料,隻是為了清理出建造基地的空地。

工作枯燥乏味,他卻乾得起勁,很快清理三分之一區域。

就在這時,一個男人拎著斧子出現,看到這幕大聲喊話:“住手!”

雷恩聽到聲音,停止砍伐轉頭看去,疑惑打量出現在麵前,帶著草帽農夫打扮,拿著鐵斧的陌生人:“有事嗎?”

“你在我的樹林砍我的樹,還敢問我?”男人急道,“誰讓你來偷我的樹?”

“呃~這片樹林是你的?”雷恩覺得尷尬,“我剛到風暴城,想找地方住下,不是來偷樹的。”

“休想騙我!一定是馬塞爾派你來的。”

“馬塞爾?”雷恩一臉茫然。

“你的馬車藏在哪裡?同夥呢?叫他們出來!”

“我真不是偷樹的!”雷恩無奈解釋,“事實上,我是一個流放者,被赫爾曼王國丟到絕望沙海,剛剛走出來。經過月亮湖的時候甚至遇到海族襲擊,你可以去那邊問盧克船長。”

男人檢查周圍道路,確實冇有發現運載樹木的馬車,以及所謂的同伴,再檢查被砍的樹木,數量對得上,而且是原木狀態。若是偷樹,不至於砍得這麼短。

見雷恩臉上除了尷尬,並冇有慌張和害怕的表情,終於相信:“既然不是馬塞爾派來的,留下這些原木,趕緊走吧!”

“我想請問一下,這邊哪片樹林可以定居?”雷恩問道。

“外來者,你想在風暴城定居,必須買一塊地。就算無主的荒地,也是城主的所有物。未經允許擅自在風暴城區域建造,是違法行為!”

“原來如此!還得先買地啊?”雷恩明白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