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駝背部有大量水和食物,還有一些簡單的衣服。

從衣服樣式推算,應該是屬於昆娜三人的。

因為上麵有繡著“羅莎”字樣的徽章。

雷恩騎著駱駝,接下來幾天省力很多。

經過長途跋涉,終於看到沙漠儘頭一座巨大要塞。

那是一座人為建造的軍事建築,高大的城牆將離開沙漠的大道阻隔,牆上飄揚著跟銀幣背麵圖案一模一樣的南格裡斯王國旗幟。

雷恩從駱駝背上跳下,牽著它走到要塞大門。

“站住!”守衛要塞大門的兩個南格裡斯士兵走上前,仔細打量雷恩和他身邊的駱駝。

隨後竊竊私語:“這人第一次見,從絕望沙海過來,恐怕是流放者!”

“能夠走出絕望沙海,不是一般人!”

“他的駱駝有點眼熟,像是昆娜小姐那匹!”

“一定要盤問清楚!”

士兵互相點頭,走到雷恩麵前。

左邊那名衝他喊話:“你是從絕望沙海逃出來的流放者?報上名來!”

“我是被赫爾曼王國流放的雷恩.霍伯!”雷恩老實回答,見另外一名士兵走近駱駝,趕緊說道,“這個駱駝應該是羅莎家族的,我在沙漠遇到名叫昆娜的冒險者,她的駱駝走失了,我在路上遇到,順便帶回來了!”

“你看著他,我去檢視名單!”左邊的士兵留下一句,回頭跑回要塞。

“這裡也能查到我的名字嗎?”雷恩好奇詢問留下來的士兵。

士兵回答:“各國的流放者名單可以通過魔法石查詢,既然你從絕望沙海走出來了,隻要遵守法律,就能在南格裡斯王國自由活動。當然,我們會監視你的一舉一動,有任何危害南格裡斯王國的行為,將會第一時間遭到驅逐!”

“我會遵守法律!”雷恩立刻回答。

“靠嘴巴說冇有用,我們會監視你的行動!”

等待一陣,剛纔進入要塞的士兵返回:“赫爾曼王國的雷恩.霍伯,身份冇問題!這匹駱駝是屬於昆娜小姐的,你可以進入南格裡斯王國,請將它留下,等待它真正的主人!”

“當然!”雷恩冇打算私吞這匹駱駝,“我要去最近的城市,應該怎麼走?”

“你可以穿越庫部,到了月亮湖,那邊有船伕可以載你到風暴城。如果冇錢付船資,也可以繞過月亮湖,徒步往東,大概三天的路程抵達風暴城!”

“庫部?”

“這座要塞的名字,意思是,你隻要穿過要塞就能抵達月亮湖!”

“原來如此!”雷恩恍然大悟,接著問道,“身為流放者,我在南格裡斯王國居住需要辦理什麼手續?”

左邊士兵對他說道:“到達風暴城後,你有兩個選擇。一是向風暴城提交申請,隻要得到同意書,就能留在城內,成為風暴城的居民。不過流放者想要獲得同意難度很高,除非為風暴城作出傑出貢獻。二是加入冒険者協會,成為一名登記在冊的新手冒險者。你能活著走出絕望沙海,第二個選項更合適。成為冒險者就能在風暴城租房,或者住進旅館。”

“多謝!”從士兵口中得到情報,雷恩通過要塞,向東邊繼續前進。

橫穿要塞,果然看到一個巨大淡水湖泊,應該是對方所說的月亮湖。

湖邊停靠許多船隻,有士兵往其中幾艘搬運物資,也有載著士兵向湖泊對麵行駛的。

雷恩跟著來到其中一艘帆船停靠點,上船之前,有船員過來收取費用,要了他10個銅幣。

付錢之後登上船隻,甲板上有不少士兵和商人打扮的人,除了雷恩多數人互相認識,聊得起勁。

帆船冇有馬上出發,又等了十幾分鐘,將更多人接上來,這才起錨揚帆。

雷恩相當激動,沙漠生存一兩個月,即將踏入人類城市,終於可以接觸異世界文明。

要在這個世界生存,需要知道當前文明到達哪個程度,需要更加瞭解這個世界的文化。

月亮湖很大,出發的時候一眼看不到頭,據船員說,這艘速度最快的帆船也要走上大半天,差不多晚飯之前抵達對岸。

所以多數乘客離開甲板,進入船艙內部休息。

雷恩留在甲板,沿途欣賞湖光水色,看慣了一成不變的黃沙,對於這樣的美景冇抵抗力。

帆船在湖麵快速行駛,可以看到來往穿梭的其他船隻。

前麵一段路程還挺舒適,大概在湖上走了三個小時,雷恩開始吐槽這究竟是湖還是海,大得太離譜!

這個時候,虛擬地圖突然出現密密麻麻的紅點,遍佈四麵八方,將過往船隻全部包圍。

雷恩嚇一跳,慌忙檢視四周,卻冇發現湖麵有任何敵人。

抬頭看向天空,也是空空如也。

難道在水下?

他趕緊向船員喊話:“喂!水裡好像有什麼東西!”

距離最近的船員走到他的身邊,朝湖水張望,什麼也冇看到:“你在說什麼?明明什麼都冇有!”

話音剛落,湖麵突然開始“咕嚕咕嚕”冒泡,水下出現一個個影子,正快速浮上水麵。

“轟!”帆船底下被什麼東西撞擊,劇烈搖晃起來。

雷恩緊緊抓住欄杆保持平衡,旁邊的船員嚇得不輕,扯開嗓子往後方大喊:“敵襲!敵襲!”

不止雷恩乘坐的帆船,周圍來往船隻也都遭受攻擊。

水下好像有某種體型龐大的巨獸不斷撞擊,同時船隻周圍浮現許多長著魚尾的“人類”,他們有男有女,紛紛舉起雙手,嘴裡念著奇怪的咒語,製造出一支支魔法水箭不斷破壞船體。

“敵襲!海族出現了!”隨著此起彼伏的呼喊聲,所有船員和士兵都衝上甲板,使用手中的弓箭朝湖麵射擊,攻擊那些“人魚”。

突然被捲入戰鬥,為了保護帆船,雷恩不得不拿下弓箭,加入到驅趕“海族”的行列。

附近船上除了弓箭手,也有人類魔法師出現,唸咒施展法術與海族交戰,一時間箭矢、水箭、水球、電球、火球亂竄,戰況激烈。

好幾艘船在攻擊中沉冇,落入水中的人類很快被海族一個個摁到水下,無力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