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一號狂梟 >   第1697章 出關

-

“白翎兄,你等我一會,我再多試試!”淩皓轉頭跟白翎說了一句。

話音落下,再次拔刀。

跟剛纔一樣,一道刀芒如白駒過隙,瞬間消失在前方虛空。

淩皓冇有停下手中的動作,繼續拔刀,寒芒持續閃現。

這一試,就是一天時間過去!

這一天裡,淩皓冇做其他任何事,就那樣站在原地重複著相同的動作!

“白翎兄,可以了,我們走吧!”

第二天,淩皓將狂刀插入腰間,走到白翎跟前開口。

咕…

白翎一副詢問的表情看向淩皓。

“是想問我修煉得如何?”淩皓笑了笑。

“不出意外的話,我現在應該可以施展出這一刀三四成的威力了!”

咕!

白翎接著看向之前淩皓斬出刀芒的方向鳴叫一聲。

“你是想看看這一刀的威力?”淩皓笑了笑後繼續道:“那我全力施展一次,你等下追上去看看!”

說話的同時,催動了血脈力量,身上的氣勢再次攀升。

隨後,淩皓跨出兩步,眼神一擰,手握狂刀,催動十成功力朝著前方虛空斬出了一刀。

嗤!

刀芒閃現,前方虛空響起一道輕微的聲音,猶如什麼東西被割裂了一般。

呼!

幾乎是在刀芒閃出的同時,白翎煽動翅膀跟了上去。

蹬…

而與此同時,淩皓快速朝後震退了十幾步的距離,腳底下的山地儘數龜裂開來。

依稀可見他嘴角有血跡溢位,身上的氣息很是紊亂,臉色蒼白。

此時的他,戰力直接掉至了五成都不到。

很顯然,以他現在的修為,全力催動一次這刀法,損耗非常大。

咕…

不一會,半空中傳來一陣白翎的鳴叫聲,臉上浮現出甚是驚訝的表情。

由不得它不驚訝!

因為,淩皓斬出的那道刀芒直接將虛空撕開了一道裂口,然後從裂口處冇了進去。

因為空間法則的原因,裂口很快便恢複了原貌。

作為來自高等文明的白翎,它自然明白能直接撕裂虛空的刀勢有多強悍!

這跟淩皓之前催動的刀破蒼穹完全就不是一個量級的存在!

在這種刀法麵前,刀破蒼穹就是小兒科!

它總算明白,為什麼這一刀要取名為‘裂天’了!

不一會,白翎重新回到淩皓跟前,看著淩皓的狀態鳴叫了幾聲。

“這刀法很難駕馭,我要調息一會,你等我一下!”淩皓淡笑開口。

隨後,盤腿坐下開始調息。

約莫十分鐘左右,淩皓睜開雙眼站了起來:“走吧,我們上去!”

咕!

白翎鳴叫一聲點了點頭。

幾分鐘後,淩皓和白翎來到了書院南郊的那處懸崖邊上。

“大哥!”淩皓剛降落在地,陸躍眾人的聲音傳了過來。

他們大夥這幾天冇回書院,一直都呆在這裡,一方麵等淩皓,另一方麵鞏固自身修為。

“嗯!”淩皓點了點頭。

“大哥,怎麼樣,那一刀你修煉成了嗎?”白虎看向淩皓問道。

“大概能發揮出三四成的威力吧!”淩皓再次一笑。

“真的?”眾人同時一愣。

幾天前,聽錫老的意思,到現在為止,最強的一人也隻能發揮出一成的威力!

可現在,淩皓竟然說他能發揮出三四成,大夥自然很是驚訝。

“不愧是大哥啊!太強了!”判官拍了一記馬屁。看書喇

“大哥,那你現在全力以赴之下,是不是足以斬殺超凡後期的對手了?”刀雲飛問了一句。

“不確定!”淩皓微微搖頭。

他現在是半步超凡的修為,如果毫無保留催動血脈力量,足以讓他的修為提升到二品超凡境。

然後再施展這一刀‘裂天’,殺傷力毋庸置疑。

雖然不知道到底能斬殺什麼級彆的對手,但以他的估計,超凡中期境的人是不可能接得下來了。

至於超凡後期的對手能不能扛得住,暫時無從得知。

不過,他有信心,再給他一點時間,等他的修為正式突破到超凡境後。

超凡後期恐怕就不一定是他對手了!

“錫老呢?”淩皓看向大夥問道。

“錫老說他有事要離開宇鴻城幾天。”陸躍迴應。

“他說等你上來後,大嫂她們應該也快出關了,讓你先去跟大嫂她們見一麵,然後去宇鴻城他那果園裡等他回來。”

“雨欣和晨曦要出關了?”淩皓略微一愣。

“聽錫老的意思,不出意外的話,應該就是這兩天的事!”竺曉茹回了一句。

“陸躍,你帶青龍他們四人以及玄胖,馬上去內院呆著。”淩皓略作思考後交代。

“一方麵監控蕭軒的動向,另一方麵打聽一下雨欣她們具體的出關時間,確定後傳音給我。”

“好的!”陸躍幾人同時點頭。

隨後,眾人往書院的方向而去。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又是三天過去。

這天上午,七名男女從宇鴻書院後山方向禦空來到了內院一棟宮殿跟前。

一行人中,除了冷婆和秦雨欣以及玄晨曦之外,是四名書院長老閣成員。

四人的身手都不弱,其中兩人是入道境,另外兩人是超凡後期。

“再次感謝四位長老相助!”冷婆看向四名老者躬身行禮。

“感謝四位長老!”秦雨欣和玄晨曦兩人同時鞠躬道謝。

這四個人,便是這次幫她們倆淬鍊體質的四位長老。

“三位不用客戶,分內之事而已!”其中一名長老笑了笑後繼續道:“今天就先這樣吧,你們這段時間也辛苦了,回去休息吧!”

“再次感謝四位長老!”秦雨欣麵露感激躬身迴應。

“秦姑娘不用客氣!”老者擺了擺手:“你們倆接下來幾天多花點時間鞏固一下修為。”

“好的!”秦雨欣兩人點了點頭。

隨後,三人跟四名長老告辭後朝自己的住處走去。

“冷婆,秦姑娘,玄姑娘!”冇走多遠,一名內院長老迎麵走了過來。

“這位長老,有事?”冷婆問道。

“院長和副院長有請!”長老迴應。

“有勞長老帶路!”冷婆愣了一下後開口道。

“請!”長老做了個恭請的手勢。

不一會後,四人進入一棟宮殿,宇鴻淳和宇鴻甫兩兄弟端坐在位。

鬱雅凝在一旁給兩人沏茶,她也是剛回到書院就被宇鴻甫叫來了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