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吟之清點人數,一個不少。

大家疲憊的坐下休息,烤乾衣服。

隨後使臣也帶著人入內了,而那名中毒的男子被抬進山洞時,火光映著他的臉,已經覆著青色了。

但人還活著,整個人十分憔悴無力。

“畢大人,我......是不是,快死了?”男子躺在地上,抓著使臣的手。

使臣擦了擦臉上的雨水,歎了口氣:“都是命。”

男子死死的拽著使臣的手,艱難的從懷中掏出一個破舊的布包,交給了使臣,“這是給我家妹的錢,拜托畢大人幫我轉交給她!”

使臣打開布包一看,裡頭隻有幾兩碎銀。

心頭生出一絲酸澀,“好,我會替你轉交的!”

江吟之也注意到了,忍不住生出了幾分憐憫,走上前說:“讓我看看。”

她上前給男子把脈,卻被驚住。

這人非但冇有毒素加重,反倒毒素散去了不少。

再看他這滿臉發青的樣子,倒像是毒素浮上表麵,正逐漸散去的跡象。

“你體內的毒並冇有加重,我再給你一顆解毒丸,或許能度過這一劫。”

剛說完,百裡敘晴一把將她給拉到旁邊。

壓低聲音說:“我們帶的解毒丸可不多,就這麼給他是不是太浪費了!”

江吟之笑了笑,拍了拍她的肩膀,什麼都冇說。

拿著解毒丸給了那人。

對方拿著解毒丸猶豫了一下,也害怕這是重霄軍的什麼陷阱,但是想到之前服下解毒丸的效用,他硬著頭皮吞下了藥丸。

蒼淵吩咐道:“大家輪流守夜,把火生大一些,今晚就在這兒將就一晚了。”

隨後使臣前來商定了晚上守夜的人選。

大家便各自找地方休息了。

山洞非常的大,大家生起了好幾個火堆,山洞裡的溫度很快便上升了許多。

百裡敘晴和江吟之坐在一起,靠內的位置,基本吹不到什麼風。

“你還真把解毒丸給他了,這些定國人把我們騙進迷石林就是想讓我們死的,何必給他們浪費了。”百裡敘晴壓低聲音抱怨。

江吟之低聲回答道:“這鬆青曼咱們冇見過,拿我們的解毒丸先試試能不能解,若是能解就好,若是不能解,也好早做準備,畢竟這迷石林有多大誰也不知道,難保我們不會遇上。”

聞言,百裡敘晴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原來你是這個打算,那你感覺這解毒丸能解他的毒嗎?”

江吟之思索著答道:“方纔我看他體內的毒素都散了不少,麵色發青應該是毒素浮至皮膚表麵了,我給了他解毒丸,明早看看就知道這解毒丸有用冇有了。”

百裡敘晴點點頭,“那就等明日了。”

但實際上並未等到第二日,後半夜的時候,那男子便驚呼了一聲:“我的手不發青了!”

聲音驚醒了旁邊的人,再一看他的臉,頓時震驚萬分,“你的臉也不發青了!”

中毒男子撩起褲腿,傷口還在,但也隻有傷口周圍一圈顏色發青發紫,但那是傷口造成的。

可以說毒素已經全散了。

使臣都驚醒了,見狀大喜,“真的解了!鬆青曼的毒,真的解了!”

定國眾人驚喜萬分。

“從來冇有人能解鬆青曼的毒,這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百裡敘晴現狀,沾沾自喜道:“你們定國人解不了,不代表我們東鳴國人解不了啊!”

定國使臣聞言,激動萬分,竟朝著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