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耿厲海手段之多再次重新整理了葉瑾認知。

天魔解體**、天魔化身、陰煞魔火……

如此多的底牌手段,簡直是他穿越以來遇上的最難纏的對手!

另一邊的耿厲海麵露猙獰怖笑,在他看來,“趙陽虎”是死定了。

然而。

就在這團陰綠魔火即將籠罩化身刹那——

一副三米多高,形如盔甲,散發金色寶光,周圍環繞凜冽天罡的金甲突兀罩在“趙陽虎”身前!

輕易將飛虹劍擊潰的陰煞魔火灼燒金甲,竟是分毫奈何不得!

化身掌心握著的,不是那築基符寶.金甲天罡符還能是啥?

心中輕歎一句。

本來山魈還以為對付區區一介凡人的耿厲海應該用不上築基符寶。

冇想到最終還是用上了。

內心輕歎,手上動作卻是絲毫不慢。

眸光微凝,妖力灌輸雙腿,整個人猶如離弦之箭般快若閃電的殺向耿厲海!

手中不知何時出現了一杆淡金禪杖,四片彎刃綻放出刺目金光,重重劈下!

耿厲海臉色大變,萬萬冇想到“趙陽虎”身上竟然也會有築基符寶。

見其殺至,就像再次催動陰煞魔火。

可葉瑾又豈會給他這機會?!

幾乎是瞬間妖力蜂擁咽喉,胸腔鼓脹一圈:

“吼!!!”

“啊!”

耿厲海本就因為靠魂力禦使陰煞魔火導致神魂重傷,現在又再次被叱念吼攻擊,終於是支撐不住,七竅流血,痛苦倒地。

黑色燈盞也握不住,跌落在地。

山魈哪裡會放過這千載難逢的機會。

妖力湧動雙臂,手中伏魔金環杖金光大盛,一刀斬下!

淩厲刀光劃過脖頸,鬥大人頭沖天而起,血湧如柱。

耿厲海那猙獰扭曲的人頭滾落一邊,雙目圓睜,佈滿血絲,死不瞑目。

“終於死了……”

看著地上的無頭屍體,山魈有些脫力拄杖,下意識的鬆了口氣。

不得不說耿厲海太難殺了。

明明奪舍成了一介凡人,卻還是如此難纏。

硬是逼得葉瑾他使用一次金甲天罡符。

微微感歎一句,山魈便馬不停蹄的開始摸屍。

方纔動靜不小,他擔心花妖二妖說不得又會回來。

可在耿厲海屍體上摸了個遍,就是冇有找到儲物袋的存在!

“這不可能啊……”

以耿厲海的尿性,既然選擇奪舍重修,必定會提前為自己準備修煉資源纔是。

“難道藏在了彆處?”葉瑾狐疑。

忽然。

一枚戴在耿厲海右手小指上的漆黑戒指引起了他的注意。

戒指乍看上去彷彿是用尋常黑木製成,看起來毫不起眼。

此物若是戴在其他人受傷他還不會疑惑,可是戴在耿厲海這機關算儘的老銀幣手上,就顯得非常突兀了。

他不行耿厲海會閒著冇事帶個冇啥卵用的戒指。

除非它有大用!

雖然感受不到戒指上任何靈力,但山魈還是將其取了下來。

仔仔細細翻遍了屍體全身,確認再無任何遺漏,化身送出一朵火苗將其毀屍滅跡。

親眼目睹屍體燒成了灰燼隨風飄散,葉瑾才真真正正的放下心來。

時間已是不多。

山魈化身來不及檢視戒指有何秘密,趕緊朝著本體所在的方向疾馳奔去。

……

黑夜籠罩大地,一輪玄月升空,皎潔月光灑下,給這片大地披上了一層雪白輕紗。

一處離地百米高的山洞,一隻黑毛山魈正捏著一枚黑木戒指仔細研究。

“這玩意兒到底怎麼打開?”

葉瑾有些疑惑。

但有一點他可以肯定,那就是這枚黑木戒指絕不是普通貨色。

因為他方纔拿牙刃劈了一下,竟然在上麵連一點印子都冇留下。

可究竟如何打開這枚戒指呢?

本來按照儲物袋,用靈識開啟便可。

但葉瑾他用靈識試探半天了,這枚黑木戒指一點動靜也冇有,顯然並不是像儲物袋那般用靈識開啟。

“那如果用神魂呢?”

山魈忽然突發奇想。

因為很明顯,奪舍重生成一介凡人的耿厲海是不可能有法力和靈識的,那要想開啟戒指,隻能用他的魂力!

發現華點的葉瑾想到便做。

閉目凝神,他小心翼翼的分割神魂,待到一點輕微刺痛後,一縷朦朧灰氣氤氳而出。

魂力化作一股灰線,試探性的伸向黑木戒指。

冇一會兒,魂力灰線觸碰到戒指,竟然像水流一般融了進去!

有效!

山魈心下一喜,立馬加大了魂力輸出。

隨著魂力不斷輸入,終於,手中黑木戒指突兀浮現一抹熒光。

緊接著,葉瑾“眼前”出現了一間幾乎籃球場那麼大的空間。

他還冇來得及高興。

就在此時——

“桀桀桀!!!”

耳畔突然傳來一聲陰森怪笑!

不好!

山魈臉色钜變,剛要有所反應。

隻見眼前一道漆黑魔影閃過,竟是快若閃電的撲麵而來!

“桀桀桀……”

“吼!!!”

葉瑾顧不得太多,張嘴吸氣便是施展出叱念吼!

然而令他冇有想到的是,這道魔影竟然一點事都冇有!

化作一縷黑芒直入他的天靈。

“該死!”

葉瑾驚怒異常,萬萬冇想到耿厲海的黑木戒指裡竟然還有陷阱。

正要使用金甲天罡符,冇想到這道魔影纔剛一闖進天靈,葉瑾腦子裡一股熟悉波動傳來。

“這是……”

葉瑾下意識的一愣。

下一秒,隻見那魔影還剛怪笑不斷,接著便被一股強大吸力給吸進到了一處混沌空間!

魔影也傻了,還冇搞清楚狀況,便莫名其妙的被吸進閻浮空間裡。

剛要打量四周,突然!

一股偉力從四麵八方洶湧襲來!

“啊!!!這是什麼!”

魔影隻來得及驚懼慘叫,便光速煉化成了一縷熒熒橙絲懸浮空中……

等到葉瑾來到閻浮空間時,望著空中這縷橙絲腦子也蒙了。

額,好像剛纔有什麼東西白給了?

坦白說,到現在葉瑾都冇有搞清楚方纔那道魔影究竟是什麼東西。

但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好像【閻浮寶樹】對它很有興趣?

這還是葉瑾第二次見閻浮寶樹主動吸納。

上一次還是在小參精的時候,不過當時葉瑾主動遏製住了閻浮寶樹的衝動。

這一次他心神驚怒,冇來得及反應,等到回過神時魔影已經被煉化了。

儘管如此,葉瑾他依舊有些後怕。

不得不說,這段時間順風順水的他飄了。

失去了以前的小心謹慎,若不是【閻浮寶樹】,他就著了耿厲海的道了!

……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