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叫葉道友久等了,總計一萬三千塊下品靈石,這是價格詳細,葉道友還請過目。”

順手接過清單,葉瑾隨意掃了一眼。

不得不說,穀寒友確實挺會做人,開出的價格都普遍高出一成,並冇有壓價。

像中品法器,甚至每一件都開出了一千靈石的高價。

青鋒劍甚至給出了三千靈石。

這其中當然是有著刻意交好葉瑾的意思在裡麵。

本來還想著貨賣三家的葉瑾索性將餘下雜物全都掏了出來。

諸如八枚儲物袋,三顆黑甲毒蠍蠍卵,來自白眼狼等妖怪的妖兵、獸皮等。

見山魈又再次取出茫茫多的靈物,還多少出自妖族,穀寒友再好的涵養嘴角也有些抽搐起來。

看來這殺神不僅對人類修士心狠手辣,對妖怪也是毫不手軟啊!

深吸一口氣,穀寒友苦笑著再次盤算起這些雜物的價值。

這些材料雜物不像法器那般需要仔細鑒定,冇一會兒,穀寒友又再次走了過來:

“葉道友,算上方纔法器所得,總計是一萬八千塊下品靈石。”

這句話穀寒友寫在清單上的,並冇有說出口。

如此做自然是為了保護顧客**。

接過穀寒友遞過來的儲物袋,靈識一掃,入眼滿是一片花花綠綠、五顏六色的靈石,葉瑾隻覺得心中充滿了幸福。

這就是有錢人的感覺啊……

老實說,賣出的價格比葉瑾想象中還要高出不少。

他本以為也就能賣個一萬出頭就頂天了,冇想到竟然能夠賣出將近兩萬下品靈石的高價。

當然,這其中也有穀寒友刻意結交的含義在裡麵。

心情大好的葉瑾徹底遏製不住心中購物**,大手一揮,豪氣的道:

“穀道友,你且算一算這七樣一階靈物作價幾何?另外在下還想問一句,可有二階靈物兜售?”

穀寒友幾乎是在掃一眼的下一秒就瞭然於心,拱手回道:“共計三千靈石,鑒於葉道友是我珍寶閣貴客,兩千七百靈石足以。”

“二階靈物乃是築基高人也需求的寶貝,我珍寶閣也是不多,若葉道友需要,且隨穀某來二樓吧。”

“有勞穀道友了。”葉瑾客氣拱手。

二樓乃是珍寶閣重地,蘭香、繡娘這般是不能上去的,而且哪怕是顧客,非是葉瑾這般大款豪客,冇有築基修為也根本不可能讓你上去。

跟著穀寒友,在一眾修士敬畏且羨慕的目光下,葉瑾踏上了珍寶閣二樓。

剛踏上樓梯,眼前被景象被一團濃霧籠罩。

陣法!

葉瑾眼睛一眯,心中暗道。

走在前麵的穀寒友從懷裡取出一枚令牌,注入一絲法力送了進去。

很快,濃霧散開,露出了裡麵的真麵目。

相比於一樓大廳精緻奢華,珍寶閣二樓裝飾反倒顯得典雅古樸,處處都透露出一股沉澱感。

看向去更像是一間包房。

包房內此刻空無一人,並冇有築基期或是通明期的高手。

將葉瑾引入包房內的案桌,穀寒友拱手道:

“葉道友你且稍等片刻,穀某去將靈物取來。”

末了,同時吩咐出聲:“還請葉道友切莫隨意走動,否則會引起陣法啟動。”

“在下省得。”葉瑾笑著點頭。

略等了一會兒,穀寒友便帶著五個精緻錦盒走了過來,擺在了葉瑾麵前。

打開第一個錦盒,穀寒友熱情介紹道:

“葉道友請看,此乃二階下品赤蟒靈果,乃是煉製蟒靈丹的主藥,能解天下千百種劇毒!”

山魈裝模作樣的打量一番,看似是在鑒賞,實則是在感受閻浮寶樹的反應。

確認閻浮寶樹冇有動靜,葉瑾搖頭可惜道:“此物雖好,卻於在下無用。”

穀寒友也不意外,他也覺得葉瑾不會對赤蟒靈果感興趣,繼續打開第二個錦盒,露出裡麵一塊嬰兒拳頭大小,三角狀的漆黑金石,開口道:

“此乃玄晶金石,二階下品,百斤玄晶才能凝鍊出這麼二兩,若是煉器時新增一點,能夠大幅增加法器的硬度!”

聽到這,葉瑾忽然來了興趣。

倒不是說這玄晶金石引起了閻浮寶樹的反應,實際上並冇有。

但是玄晶二字卻是讓他意外敏銳。

畢竟他的玄晶盾,主體正是由玄晶打造啊!

若是修複時新增這二兩玄晶金石,豈不是不僅能夠修好,還能提升一個品階?

見葉瑾滿是興趣,穀寒友笑著將玄晶金石放在一邊,看葉瑾模樣,他知道此物多半是能夠成了。

麵帶笑容的打開第三個錦盒,裡麵是一株滿含煞氣的灰色珠子:

“陰煞珠,二階下品奇物,若是將此珠給一將死之人服下,埋入陰煞之地,三年內能夠孕育出一具肉身堪比煉氣圓滿的白僵。”

陰煞珠葉瑾至少看了一眼便冇了興趣。

一個是因為閻浮寶樹冇反應,再一個就是此物對他來說有些雞肋,拋開陰煞之地,三年之久這些前提條件。

就算他養出了一頭煉氣圓滿的白僵,可他冇有控屍之法也是白搭啊。

在他看來,這陰煞珠是更加適合養屍這類修士的寶物。

見山魈搖頭,穀寒友打開了第四個錦盒。

葉瑾定睛一看,眼睛驀然一亮。

隻見巴掌大的盒子內,正安安靜靜的躺著一根通體翡翠,散發強大波動的玉如意!

感受著熟悉的波動,葉瑾腦海裡浮現出兩個字:

靈器!

果然,穀寒友介紹道:“下品靈器琉璃玉如意,出自本城煉器大師李奇正之手,威力巨大,且能大小如意隨心,端是厲害不凡。”

葉瑾小心謹慎的接過錦盒,穀寒友絲毫不擔心山魈搶了就跑。

這還是葉瑾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接觸靈器。

哦不對,上次在青竹葉飛行法器上,耿厲海的黑盤飛輪也算是一次近距離接觸。

不過葉瑾也就看看,並不打算買。

畢竟他現在實力才啟靈中期,連後期都不是,怎麼可能驅使得了築基通明才能完全發揮的靈器呢?

哪怕僅僅隻是下品靈器。

穀寒友見葉瑾冇有表現出購買想法,臉上也冇有失望,而是胸有成竹的打開了最後一個錦盒。

葉瑾僅僅聽到穀寒友介紹了開口,就眼放精光,決定無論如何也要購買此物!

“最後這一件,乃是築基符寶.金甲天罡符!”

……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