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一道接一道寒芒魚龍貫出,恍若流光般穿梭飛舞,懸浮在整個大廳。

“嘶!!!”

“怎麼可能!!”

“這!!”

“我的天……”

珍寶閣大廳內,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目瞪口呆得瞪大了雙眼,就像是看見了什麼匪夷所思的畫麵般,眼神中充滿了難以置信!

畫麵彷彿靜止,人類也好,妖怪也罷,這一刻都鴉雀無聲,整個大廳安靜得落針可聞。

一連十六道寒芒飛出,九件下品法器,六件中品法器,其中更是有上品飛劍青鋒劍。

經過葉瑾深思熟慮,他還是覺得將青鋒劍給賣掉,畢竟飛劍加猴子總感覺相性不合,還是棍棒比較好。

每一件法器都散發出凜冽煞氣,這些個法器都是跟隨他們前主人殺過人的,非是寒冰刺這樣剛鍛造出來,還未見血,少了殺氣。

“穀管事,現在你可以算算價了。”山魈淡淡的開口。

穀寒友回過神,望著漫天寒芒凜冽的各式法器飛劍,苦笑拱手道:

“葉道友你可真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啊!”

“方纔是穀某唐突了,還請葉道友多多海涵。”

“穀管事客氣了。”

大廳裡的眾修士也都回過神來,可看向山魈的眼神徹底發生了轉變。

這已經不是震驚了,而是敬畏!

是啊!

在場眾人都不是傻子,這些件法器一看便知不是山魈之物,而現在卻出現在了山魈手裡。

那結果還用多說嗎?

老實說,大廳裡除了凡人出身的秀兒還不明白這十六件法器飛劍的含義外,其餘修士都能懂得這裡麵的慘狀。

這特麼是殺了多少人族修士啊……

活脫脫就一殺神啊!

那些個方纔還陰陽怪氣,幸災樂禍的人修趕緊夾緊尾巴溜了出去,深怕引起這尊殺神的注意。

這十六件法器比十六具人族修士的屍體還要來得更為震撼。

至於那趙小白臉,早就不聲不響灰溜溜的跑了。

除了葉瑾,場中眾人也早已忘了這個跳梁小醜。

餘光瞥見趙小白臉狼狽逃離的背影,葉瑾冇有出聲,嘴角掛起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

魚餌已經下了,就看有冇有貪心的胖頭魚上鉤了。

葉萬惡資本家·資深釣魚佬瑾來一趟武陽城,又豈會空手而回呢?

穀寒友冇有像尋常散修那樣敬畏,但對待葉瑾的態度卻是愈發熱情。

“葉道友,您且稍等片刻,您這些法器可能還需要些時間鑒定價值。”

穀寒友麵上帶著熱情笑容,就連說話的語氣都不知不覺帶上了敬語。

山魈無所謂的擺擺手:“穀管事你且去吧,在下正好隨處看看有什麼是我需要的。”

“您請便。”

穀寒友客氣作揖,同時伸手招來了一位體態婀娜,容貌秀美的侍女,吩咐道:

“蘭香,你好好招待葉道友,切莫不可怠慢!”

話落,給了侍女一個你懂的眼神。

“蘭香遵命。”

喚作蘭香的侍女恭聲領命,邁著盈盈步伐,身姿妙曼的走到山魈身前屈膝欠身,柔聲敬道:

“不知葉仙師想要看些什麼,但請吩咐蘭香便是。”

說著話一股猶如空穀幽蘭的芳香輕輕傳來,直叫人沁人心脾。

果真是人如其名。

葉瑾心裡暗道一句,麵上卻是輕描淡寫的開口:

“入階靈物在哪?帶我去看看。”

蘭香見山魈冇有露出任何異色,眼底閃過一抹失望,又很快恭敬迴應:

“您請跟我來。”

話落,恭恭敬敬的起身在前。

山魈微微頷首,亦步亦趨的跟在身後,一旁的是神情有些束手束腳的繡娘,想要離開,但又冇有葉瑾發話,不敢隨意離去。

兩人一妖走到哪,周圍的修士都下意識的避開。

很快,三者便來到了大廳東南角,在這裡靠牆擺放了一些雕花木架,上麵陳列著一些各式各樣的精緻錦盒。

“不知葉仙師是需要何種靈物?可有具體名字?”站在木架前,蘭香柔聲問道。

葉瑾哪裡知道具體需要什麼,此番過來就是為了收集能夠引起閻浮寶樹反應的靈物罷了。

“且都看看罷。”

山魈臉上淡淡頷首,不置可否的道。

蘭香雖然有些疑惑,但心中謹記穀寒友的吩咐,冇有開口詢問,而是身處纖手取出木架上的一方錦盒打開。

一朵狀若白骨,隱約間帶著淒厲鬼嚎的花落出現眼前。

“這是一階上品生骨花,乃是煉製煉製療傷大藥黑玉斷續膏的主藥。”

山魈麵無表情的接過錦盒,冇有感受到閻浮寶樹有何反應,又將其放了回去。

見葉瑾冇有興趣,蘭香又繼續介紹下一個:

“這是一階上品火榴果,服之能夠增加築基以下一成火係術法威力。”

繼續搖頭,繼續耐心介紹:

“這是一階上品百年鐵木芯……”

“這是一階上品……”

不得不說,珍寶閣不愧是經營了上百年的老字號,單隻提侍女這不驕不躁的耐心,就值得生客回頭變成熟客。

同時葉瑾也發現,珍寶閣裡的靈物至少都是一階上品,中品靈物都很少,下品更是一個冇有。

蘭香一連介紹了半個小時,從始至終都未曾流露出任何不耐的神情,而且每介紹一個靈物,都會詳細介紹該靈物的用處。

就連凡人繡娘都忘了不自在,站在一旁聽得津津有味,隻覺大開眼界。

總計介紹了七十九種靈物,超七十種都是一階上品,剩下的九種中品也是頂級,不必上品靈藥靈礦差的那種。

至於二階靈物,這種通明築基才用得上的寶物當然不可能擺放著一樓大廳。

葉瑾總共挑出了七樣,靈藥靈礦都有。

裡麵有六樣是引起閻浮寶樹反應,能夠煉化赤絲的靈物,最後一個是火榴果,雖然不能煉化赤絲,但能夠提升一成火係術法威力,葉瑾還是將其留了下來。

老實說,這概率比葉瑾想象中的還要低。

直到現在,他還冇有琢磨透閻浮寶樹到底為何對這些低階靈物會有興趣。

莫非裡麵有殘留法則?

或者是氣運?

這時,穀寒友終於是鑒定完了所有法器,手裡拿著枚錦囊快步走了過來。

“叫葉道友久等了,總計一萬三千塊下品靈石,這是價格詳細,葉道友還請過目。”

……

PS:晚點還有。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