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甫一進樓,淡淡的檀木香充斥整個大廳。

放眼看去,廳內精緻雕花的裝飾逶迤不凡,數名體態婀娜,身姿妙曼的年輕女子來回穿梭,看起來類似前世的接待。

中年男子引得一妖一人邁進珍寶閣,向著山魈客氣笑道:

“在下穀寒友,添為珍寶閣管事,道友是第一次光臨寒店吧?”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山魈同樣客氣拱手:“在下黑風山葉瑾,第一次來武陽城,能找到貴店,還多虧繡娘引路。”

葉瑾順水推舟的賣了個人情,隻要不涉及自身利益情況下,他不介意幫助彆人。

穀寒友不愧是做生意的,是個人精,聽懂了葉瑾話意,也不因繡娘是個凡人就有所看低。

麵露和善笑容的向著繡娘謝道:

“穀某多謝繡姑娘介紹生意,我珍寶閣能夠發展至今,還多虧了姑娘這般中人介紹。”

說完,從袖袍裡飛出五塊下品靈石送至繡娘身前:

“小小禮物,不成敬意。”

從來視修仙者為仙人的繡娘何曾見過這種陣仗?

往日如穀寒友這般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哪裡會在意一介凡人的死活?

繡娘也不傻,知道穀寒友是看在葉瑾的麵上才如此客氣。

羞紅了臉,連忙搖手拒絕道:

“使不得,使不得,穀仙師折煞奴婢了!”

還是葉瑾笑著看了看穀寒友,後又朝著繡娘道:

“行了,收下吧,你若拒絕,豈不是辜負了穀道友一片好意?”

聽出了葉瑾話中不容拒絕的話意,繡娘羞紅臉接過靈石,盈盈欠身道:

“奴婢謝過穀仙師。”

說完,便趕緊站在葉瑾身後,雖然冇有向山魈道謝,但臉上的親近之意誰都懂得。

“葉道友登門寒店,不知所為何事?”穀寒友客氣拱手。

站在眾人不遠處,趙小白臉明麵上在聽侍女介紹,實際上卻是在豎起耳朵偷聽。

他可是時刻想要找回場子,他趙公子從來不報隔夜仇!

另一邊,葉瑾與穀寒友的對話還在繼續。

“在下有一些法器需要處理,還要勞煩穀管事了。”

“哪裡哪裡,都是穀某分內之事。”

葉瑾笑著點點頭,從儲物袋裡取出一件下品飛劍。

趙小白臉見葉瑾隻不過兜售一件下品法器,頓時恢複了自信,高聲喊道:

“穀管事!本公子也有一件法器需要出手!”

話音未落,都不待穀寒友作何答覆,便迫不及待的一拍儲物袋。

緊接著,一抹寒芒飛出,在空中劃過一道優美弧線,最後懸浮在半空,鋒刃若有若無的指向山魈。

定睛一瞧,是一柄三尺餘長,呈三角狀的鋒刺,周身散發陣陣寒氣。

葉瑾正要繼續取出餘下法器的動作被趙小白臉給打斷,抬眼瞧了瞧鋒刺,哪還不知小白臉是打的什麼注意。

麵無表情的看著此人裝逼。

趙小白臉見山魈“一臉鐵青”,心裡很是出了口惡氣,彆提多美。

腦袋一揚,洋洋得意道:“穀管事,這是我爹新打造的中品法器寒冰刺,由上好寒鐵鍛造,就是在一眾中品法器裡也是翹楚,遠不是某些垃圾能夠比的。”

說到垃圾二字,趙小白臉似有似無的看了眼葉瑾身前的下品飛劍,話中意思不言而喻。

站在趙小白臉身後的刻薄女見小白臉扳回一城,也是來了神氣,惡狠狠瞪了眼繡娘,眼中鄙視。

二人眼神的意思很明顯:

黑風山又怎樣?

你這猴妖還不是窮鬼一個!

繡娘倒是冇什麼感覺,窮也好,富也罷,妖怪出身的葉瑾在她眼裡比趙小白臉更讓人仰慕。

大廳內的修士,特彆是人修,目光也不無嘲諷的看向山魈。

這些人要麼是有親人死在了不久前封山行動裡,要麼是本身就對妖族有敵意,見山魈吃癟,當然是樂意落井下石。

穀寒友是個生意人,兩頭都不願得罪,朝著趙小白臉客氣道:

“趙公子稍等,穀某接待完葉道友,便給您掌掌眼。”

“無妨,穀管事先處理趙公子的吧。”

葉瑾臉上帶著似笑非笑的神色,這裝逼裝到鐵板上,他很期待小白臉後麵的表情。

有了葉瑾的話,穀寒友便從善如流,笑著拱了拱手,接過寒冰刺仔細打量。

不一會兒,麵露讚歎道:

“趙前輩的手藝又精進了不少,這寒冰刺的內力刻畫了一道鋒利禁製,讓其威力更加強了三分,趙公子若是想賣,我珍寶閣願意出八百靈石。”

趙小白臉越聽臉上越發得意,就像是鬥勝了的公雞,趾高氣揚道:

“這寒冰刺不過是我爹隨手之作,但即便如此,也不是某些垃圾可比的,把件下品法器當成寶貝,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件極品法器呢!”

“既然穀管事願意出八百靈石,便賣給你珍寶閣吧!”

周圍散修一聽竟然價值八百靈石,頓時目露驚歎之色,這可比他們有些人全部身家還要多啊。

吃瓜路人眼神越是驚歎羨慕,趙小白臉鼻孔就抬得越高,絲毫不掩飾臉上的嘲諷看向山魈。

穀寒友很快便派人取出八百靈石遞給小白臉,二者交易完,便來到了葉瑾身前。

周圍人修都幸災樂禍的準備看山魈笑話,和中品法器寒冰刺比起來,掛在山魈跟前的下品飛劍就顯得格外寒酸了。

不過葉瑾從頭到尾都是麵無表情,眼皮都冇有眨一下,心如止水。

倒是山魈身後的繡娘有些替他生氣,靈動眸子瞪著眼,怒視小白臉。

“葉道友,你這件飛劍做工也十分精良,可作價一百……”

“等等!”

山魈挑眉,打斷了穀寒友接下來的話。

不遠處趙小白臉還以為葉瑾狗急跳牆,臉上嘲諷之色更濃。

看你嘴硬到什麼時候!

穀寒友本來想給葉瑾一個台階下,忽然被打斷,多少有些不喜,皺眉看了過去:

“葉道友這是?”

葉瑾冇急著回話,而是一拍儲物袋,又一件下品法器飛了出來。

趙小白臉見山魈不過是掏出了第二件下品法器,甚至都笑出了聲,鄙夷之色溢於言表。

哪成想!

這僅僅是一個開始!

不過一息之間,數道寒光接連從儲物袋裡飛出!

……

PS:上一章被遮蔽了,群裡的書友都知道,俺正在加急想辦法處理……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