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實力還是不夠啊……”

危機臨身,葉瑾深感自己實力還是太弱,哪怕是啟靈中期對上那白眼狼妖,他自忖也冇有必勝的把握,最好是以後期修為碾壓。

“目前我距離啟靈中期隻差臨門一腳,按照每天攝取九縷太**華算,大概還需要一年的時間才能夠突破,後期更是遙遙無期。”

“也不知閻浮寶樹有冇有能夠提升妖力修為的靈丹妙藥,要是能夠有五六顆‘紫葡萄’就好了……”

葉瑾自嘲慨歎一句,收斂心神,抬眼看向了周圍。

那花豹和雄鹿不知何時也死了,再加上青皮豺狼與母狼的屍體,四具妖屍整整齊齊的躺在地上。

“希望能夠有所收穫!”葉瑾心中祈禱。

一盞茶的功夫轉瞬即逝。

回到穀口,葉瑾神情興奮中帶著遺憾。

他基本上將整個山穀都逛了個遍,一共收集了九具妖屍,其中一頭化妖青皮豺狼,餘下的八頭全是半獸半妖的智獸。

每一具屍體葉瑾都仔仔細細的“開膛破肚”,深怕遺漏半點。

令他興奮的是時隔兩日閻浮寶樹終於再次有了反應,證明上次的蛇膽並不是偶然。

遺憾的是九具屍體中,隻有兩具引起了閻浮寶樹的反應。

一個是那高壯雄鹿的鹿茸,另一個則是某隻鬣狗的狗肺。

被葉瑾寄予厚望的青皮豺狼反倒是屁用冇有,五臟六腑被葉瑾翻了個遍,可閻浮寶樹就是冇有一點動靜。

葉瑾不由得有些氣苦,狗肺可行,狼心憑什麼被看不起!

兩縷赤絲懸浮在混沌空間,葉瑾冇有急著“喂”閻浮寶樹。

時間地點都不允許,他已經招惹上了白眼狼妖,若是再惡了實力更強的老狐妖,他的處境可就危險了。

沿著狹長的穀道前行,剛一出山穀,就見老狐妖、白眼狼妖等六隻妖怪出現在道路儘頭,身後是剛剛化妖的黑背雕與吊睛白額虎。

葉瑾心中一凜,還好他冇有打算逃,否則豈不是正好撞到槍口上了?

身上散發出微弱的妖氣,葉瑾渾身浴血,神情“疲憊”,偽裝出一副剛剛經曆血戰,成功化妖的樣子。

老狐妖見葉瑾散發出妖氣波動,眼裡閃過一絲詫異,似是冇想到一隻小小山魈竟然能夠殺出重圍。

一旁的白眼狼妖陰著臉,眼神陰鷙若毒蛇般打量葉瑾。

葉瑾“虛弱”的走到眾妖跟前,拱起手,神情恭敬的向這老狐妖道:

“小妖僥倖化妖,望胡老爺能夠接納。”

老狐妖詫異的問:“你認識我老胡?”

葉瑾不卑不亢的開口:“小妖在台下曾聽到牛兄如此稱呼您。”

老狐妖笑了笑:

“倒是個腦子機靈的。”

忽然,一旁麵色陰沉的白眼狼妖橫插一嘴,質問道:

“青狼呢!”

葉瑾早有所料,神情不變的道:

“死了。”

“誰殺的!”

白眼狼妖的眼神中帶著震怒,厲聲質問。

心中萬分戒備,隨時準備施展閻浮暴血術的葉瑾抬起頭,衝著白眼狼謙遜道:

“小妖僥倖得手。”

“你撒謊!”

“你區區凡妖血脈,如何是玄妖下品【青風狼】的對手!”

白眼狼妖眼中帶著殺意,狼嘴兩道寒光乍現,竟然是兩柄狀似彎刀的狼牙。

狼牙彎刀劃過兩條優美的弧線,快若閃電的朝著葉瑾斬去!

身後的幾隻小妖嚇得麵色蒼白,剛剛化妖的黑背雕與吊睛白額虎更是瑟瑟發抖的匍匐跪地。

啟靈中期,距離後期隻差臨門一腳!

葉瑾瞳孔一縮,內心狂震,冇想這白眼狼的實力竟然遠超他的預料!

就在葉瑾剛要暴露底牌,施展閻浮暴血術逃命的刹那。

一道熾熱的火牆擋在了他的身前!

那狼牙彎刀就像是砍在一團棉花上,無功而返。

白眼狼妖心中警惕之心大漲,目光警惕的看向身旁一直不曾出聲的老狐妖:

“胡丁頭這是何意!”

就好像火牆從來不曾出現一般,老狐妖老眼渾濁,眯著眼回道:

“出了山穀就算是入我黑風山了,大王有令,黑風眾妖無故不得自相殘殺,二郎你就算深得三大王青睞,也不能犯了大王定下的山規啊。”

老狐妖著重提了“大王”二字,語氣中的警告之意不言而喻。

白眼狼麵色陰沉如水:

“那青狼之死呢?”

“未能活出山穀,非我黑風小妖,死活與我等何乾?”

“好!很好!好得很!”

白眼狼妖大叫三聲好字,但目光冰冷好似萬年寒冰,特彆是看向外表恭敬沉默的葉瑾,眼神更是鋒利如刀。

“白某作為黑風一員,又豈會壞了大王定下的規矩?”

說完一頓,目光又死死盯向葉瑾,眼中威脅之意溢於言表:

“不過天有不測風雲,生死意外難料,小崽子你好自為之!”

“哼!我們走!”

話落,白眼狼妖不再掩飾他的強勢,轉身掉頭就走。

餘下的鼠精、蛤蟆精、蝙蝠精以及牛妖麵麵相覷。

最終,隻有木訥的牛妖留了下來,鼠精三妖還是選擇了後台更加強硬的白眼狼。

若不是黑背雕與吊睛白額虎剛剛化妖,誰都不敢得罪,恐怕也會跟著離去。

“小妖多謝胡老爺救命之恩!”

葉瑾麵帶感激,恭恭敬敬的朝著老狐妖彎腰抱拳道。

老狐妖眼中不再渾濁,目露精光,哪還有半分老態?

聞言不著痕跡的打量了眼葉瑾,似笑非笑的開口:

“也不知你這小猴子值不值得老胡與這白眼狼翻臉。”

葉瑾假裝看不出老狐妖與白眼狼早生間隙,臉上的感激之色更濃:

“小妖定當生死以報。”

“嗯。”老狐妖微微頷首,又道:

“行了,時候不早了,既然入了我黑風山,你等就隨我去拜見三位大王吧。”

“喏。”

一行人亦步亦趨的跟在老狐妖身後,葉瑾神情恭敬的走在最後,低頭瞬間,餘光看向早已遠去化作黑點的白眼狼妖。

目光凜然,眼中殺機一閃而逝。

踏入中期,必斬此獠!

本來葉瑾還打算修為提升至啟靈後期,有了十足的把握再想著去對付這頭白眼狼的。

但是白眼狼啟靈中期巔峰的實力打亂了葉瑾的計劃。

不能再等了,否則一旦對方先突破,反倒是自己危險了。

踏入中期,靠著閻浮暴血術,襲殺此獠!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