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太狠了!

這一下簡直比死還要痛苦!

暗地裡,葉瑾是看得心驚肉跳,雖然他也自忖殺伐果斷、心狠手辣,但是和呂雉這一比起來。

簡直是大巫見小巫,根本冇法比!

呂雉這已經不是狠辣了,簡直就是變態啊。

平時的呂雉最多也就一朵奇葩,現在的這隻野公雞,你說他是神經病葉瑾都信。

“殺……殺了我……”

黑熊妖鐵逵就像是泡在水裡一般,渾身濕透,汗水夾雜著血液漫延浸濕,麵色慘白如紙,兩眼麻木無神,嘴唇蒼白乾裂,虛弱的呢喃:

“殺了我……”

“殺了你?”

呂雉眯起丹鳳眼,臉上濃妝豔抹,嘴角掛起一絲陰柔笑意,眼底滿是暴戾:

“咱家可捨不得殺了你。”

“你可是咱家的‘心頭肉’,咱家疼你還來不及呢……”

說到這,呂雉伸指在鐵逵的傷口上輕輕揉了揉,動作輕柔,就彷彿是在撫摸一件稀世珍品。

猩紅血液沾染指腹,呂雉媚態一笑,指尖帶著鮮血放入鳥喙,神情迷醉輕閉雙眼,臉頰兩朵紅暈更顯嫣然:

“唔……很甜。”

老實說,葉瑾覺得這個逼有點噁心了。

殺人不過頭點地,這麼殘虐已經不隻是報仇這麼簡單,分明是個心理變態。

另一邊,一臉陶醉回味的呂雉雙眼驟然睜開,充斥著瘋狂與暴戾,嘴角裂開,帶著狂熱肆笑:

“和我融為一體吧!哈哈哈!”

話落,野雉精猖狂大笑,埋頭啄向黑熊脖頸!

汩汩……

大量血液湧入呂雉口中,黑熊妖魁梧壯碩的身軀肉眼可見的枯瘦起來,一聲黑毛黯淡無光,皮膚乾裂枯皺猶如乾屍。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野雉精散發的妖氣竟然瞬間大漲,妖力波動竟是從看看啟靈中期一路提升到了巔峰才停了下來!

更過分的是,呂雉頭頂的大紅雞冠慢慢變得紅中透紫,晶瑩剔透宛若皇冠,五彩尾羽顏色變得愈發豔麗。

血脈進化!

此情此景,葉瑾腦海裡浮現出了這四個字!

眼前一幕,和葉瑾從白猿口裡聽說的,隻存在傳聞中的血脈進化何其相似!

這個變態不僅實力大漲,血脈更是從凡血野雉更進一步,進化到了玄血地步,雖然是下品,可這也太恐怖了!

莫非黑熊妖鐵逵的精血有助於血脈進化?

葉瑾暗自猜測,旋即又飛快否定。

不,不可能。

若隨便一頭妖怪的精血就能促使血脈進化的話,那血脈進化豈不是早就爛大街了,何至於隻存在於傳說中?

所以,要麼是呂雉有特殊的天賦神通,要麼就是修煉了頂級妖孽功法。

葉瑾覺得大概率是前者。

至於後者,作為身負天階之上頂級妖經的葉瑾來說,他相信哪怕存在血脈進化這種神奇能力,也不是區區啟靈期就能施展的。

如此想來,呂雉八成是領悟了天賦神通。

好嘛……如此妖孽逆天的天賦神通竟然被呂雉這個變態領悟了,老天真是瞎了眼。

和呂雉比起來,葉瑾覺得人家纔是真正的主角。

忍辱負重,天賦異稟,氣運加身,妥妥的位麵之子。

老實說,葉瑾酸了。

這回是真酸了,羨慕的兩眼發紅,嫉妒使他麵目全非,貪婪使他質壁分離。

要知道,血脈進化一直都是葉瑾夢寐以求的神通,一直祈禱能夠從金手指【閻浮寶樹】那裡兌換到,冇想到眼前就碰上個開局自帶的。

特麼到底誰纔是真正的凡血?

赤狐胡三錢,野雉精呂雉……

這一個個的都是凡妖就領悟天賦神通的妖孽,後者更是如此逆天的神通,和他們比起來,葉瑾覺得自己山魈血脈簡直就是個下水道。

這些逼該不會都有隱藏血脈吧?

葉瑾深表懷疑的揣測,憑什麼大家血脈都一樣,你們一個個都這麼牛逼?

就在葉瑾腹誹懷疑的當口,青石上的野雉精呂雉,啊不,現在應該稱作下品玄妖【花鶴雉】呂雉已經完成了血脈進化。

尾羽鮮豔亮麗,頂冠晶瑩剔透猶如翡翠,如果忽視他濃妝豔抹的臉頰,倒是一好漂亮的大公雞。

至於黑熊妖鐵逵,早已死去多時,肉身更是被吸成了乾屍,死狀猙獰,麵目全非。

雖然早就打算暗殺此獠,可見其死在眼前,還死的如此淒慘,葉瑾也不由得有些暗自唏噓。

不怪黑熊妖粗心大意,實在是呂雉隱藏的太深,就是葉瑾也冇有看出其狡詐變態的心性。

誰能想到一座小小的黑風山竟會是臥虎藏龍,除了葉瑾這個BUG,還會存在呂雉這種氣運之子。

完成進化,呂雉臉上還掛著不健康的潮紅,兩眼卻是目光銳利的死死盯向葉瑾藏身之處,語氣淡淡的開口:

“看了這麼久,該出來了吧。”

被髮現了?!

葉瑾心下一驚,內心暗道。

不應該啊,龜息斂氣訣葉瑾一刻未停,始終保持著運轉狀態,就是半步凝神的熊山君也發現不了他的存在,呂雉區區啟靈中期的修為,如何發現的了?

似乎是知道葉瑾心中所獲,呂雉陰柔一笑,媚眼一挑的解釋道:

“雖然不知為何你的妖氣降到了化妖水平,但咱家可是老遠就聞到了你的氣味……葉瑾!”

葉瑾二字喊出,山魈知道自己藏不住了,麵無表情的從樹上跳了下來,心裡卻是在咒罵不停。

這尼瑪是野雞成精?

分明是野狗成精纔對吧?

位元麼狗鼻子還要靈!

“果然是你,葉瑾!”

見山魈從樹上跳下,呂雉眼前一亮,語氣驚喜的道。

葉瑾被這一聲飽含感情的呼喊嚇得心底發毛,表上卻是麵不改色,聳聳肩無所謂道:

“是我。”

說完,葉瑾又意有所指,語焉莫名的開口:

“冇想到你呂雉隱藏的這麼深,所有人都被你給騙了。”

“咯咯咯,咱家可從來冇有過騙人。”呂雉捂嘴尖笑,嗓音依舊尖細如公鴨:“咱家從始至終都愛死男妖了!”

葉瑾心裡嗬嗬,還真是愛“死”了。

對麵的呂雉自顧自憐,眼神幽怨的瞅了葉瑾一眼:

“一開始咱家看上的心上人可是你葉瑾啊……”

葉瑾:嗬嗬,給爺滾!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