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收拾好戰利品,葉瑾拄肘思忖起接下來該怎麼辦。

回黑風山肯定是不敢回去的,沿途一萬多裡,路途遙遠不說,肯定會有不少修士截道搜查,煉氣期還好,若是被那耿林二築基修士發現,他可就在劫難逃了。

主要是不知道花妖昨晚是否逃了出去,被兩名築基追殺,如果冇有底牌,大概率是逃不脫。

至於逃離黑風山這個選擇葉瑾根本不會考慮。

撇開小參精暫且不提,藉助黑風山參與三年後的祁連演武奪得駮龍草是他計劃中的重中之重,更不要說還要從白猿口中套取通明果的訊息。

他總不能將所有希望都寄托在【閻浮寶樹】身上。

能夠在外界獲取靈果是最好的,畢竟赤絲珍貴,兌換一些殺手鐧、神通秘術才最是劃算。

既然逃也不能逃,回也回不去,那自然隻剩下最後一條途徑。

繼續前往桃花嶺!

畢竟此地距離桃花嶺已是不足千裡,全力奔馳下,一個晝夜便可抵達。

從昨晚林姓築基修士的話語中,葉瑾聽出了桃花嶺並未被其二人攻克的訊息,此二人謀劃的是圍點打援,目的就是為了消滅從黑風山支援而來的他們這一批援軍。

也許桃花嶺藉助護山大陣,這兩位築基修士也不好輕易攻下。

說到這,葉瑾總覺得這兩名人族築基突然發瘋攻打桃花嶺,截殺黑風山妖修頗為古怪。

明麵上是為了錢財的樣子,可總給葉瑾一種試探什麼的感覺。

不過葉瑾也就隨意猜測一二,至於人家真正的目的是什麼,與他無關,反正天塌了有個子高的頂著。

他左右不過一介啟靈小妖,還是凡血,實力低微,能夠在這殺人不眨眼的修仙界活下去已是不易。

不再多想,將思緒拋諸腦後,出了山洞,洞外天色已是大亮,辨明瞭方向,朝著南邊飛奔而去。

……

南祁山脈,山巒起伏,峰巒疊嶂,山海密林,延綿不絕。

這一日,山林間一道精瘦黝黑身影疾馳,步伐矯健,身形輕快。

黑影不是旁人,正是山魈葉瑾。

他已經不眠不休的奔跑了近兩個時辰,為了避免被人修發現,他運轉龜息斂氣訣,將他一身妖力斂息至堪堪化妖的階段。

若是旁人驟然看見,隻會將他當做一隻剛剛開智的智獸,而不會認出他是從包圍裡逃出來的黑風小妖。

矯健山魈腿腳靈活的在山林裡飛奔,跨過山間潺潺小溪,時而躍過翠綠聳立鬆柏。

忽然。

一聲若有若無的慘叫聲從右側傳來。

葉瑾跨躍中的身形倏然一頓,踩斷一截樹枝,枝葉飛舞,伸手拉住一根墨綠藤蔓穩住身形,屏息聆聽。

“叫吧!喊吧!你喊的越大聲我越興奮!”

耳畔傳來一聲分外熟悉的嗓音,葉瑾眼睛一眯,心中一動,帶著好奇心,悄悄摸摸的朝著聲音來處探去。

很快,一處山澗映入眼簾。

翠林聳立,溪水順著峭壁山岩間的縫隙潺潺流下,彙聚成一汪不大不小的水潭。

水潭邊,落葉堆積,灌木叢叢遮擋,唯有一處丈八青石平地裸露在外。

將身影藏匿在濃密樹葉之後,葉瑾屏住呼吸,凝目望去。

隻見兩道一高一矮的身影出現在青石上,高者身形魁梧壯碩,鬃毛濃密,一身粗肉頑皮,一條狹長刀疤貫穿脖頸,正是那和葉瑾有過仇隙的黑熊妖鐵逵!

此時,黑熊妖鐵逵躺在地上,麵色蒼白如紙,豆大汗珠落如雨下,麵容扭曲痛苦。

渾身上下遍佈密密麻麻的傷口,血液漫延滲出,將他浸成了一頭血熊,嘴裡不時發出痛苦慘嚎,哪還有半分當初的威風可言?

葉瑾見了心底直呼驚訝,到底是誰,竟然將啟靈後期巔峰的黑熊妖鐵逵殘虐成這副模樣?

定睛一看,這一看差點震驚得葉瑾眼珠子都要瞪了出來!

心底難以置信的驚呼道:

“竟然是他!”

但見那消瘦身影站在鐵逵旁邊,姿態妖嬈嫵媚,背有五彩華麗尾羽,頭頂大紅雞冠,不是那一直被黑風眾妖瞧不起的野雉精呂雉,還能是誰!

堪堪啟靈中期的呂雉,此刻竟然在殘忍虐待啟靈後期巔峰的黑熊妖鐵逵!

如此一幕,葉瑾差點以為他出現了幻覺。

再三確認眼前身影確實是大公雞呂雉,葉瑾震驚得說不出話來,情緒劇烈波動得差點掩蓋不住他的妖氣。

為什麼呂雉忽然變得這麼強?

這其中又到底發生了什麼?

葉瑾腦子裡現在是十萬個問號,他當初是真冇有看出呂雉竟然隱藏的這麼深!

這邊葉瑾還在震驚疑惑,青石上的虐待還在繼續。

呂雉輕柔的俯下身,兩眼嫵媚,臉頰帶著病態嫣紅,修長手指就好像撫摸珍惜寶物般,撫摸著鐵逵臉頰,陰柔道:

“有冇有人和你說過,你的口氣……很臭…啊?!”

啊字吐出,呂雉手中握著一枚一尺長的鋒利熊爪在鐵逵臉上劃出一條一指寬狹長豁口,鮮血漫出,浸濕了半張熊臉。

鐵逵痛哼一聲,銅鈴大的眼睛帶著洶洶怒火,以及一絲無法掩蓋的恐懼。

看出了黑熊妖的怒意,呂雉媚笑一聲,手握熊爪在傷口出來回劃動,刺痛鐵逵的神經,輕輕道:

“冇用的,中了咱家的定魂咒,不至通明,啟靈期根本就解不開。”

鐵逵聞言目露絕望之色,眼底恐懼再也掩蓋不住,麵色虛弱的苦苦哀求道:

“求……求求你,放過我……”

“放過你?”

“哈哈哈!放過你?!”

呂雉仰天大笑,笑得眼淚都要流了出來:

“你竟然叫咱家放過你?”

咻!

鋒利爪芒再次劃過,一條更長的傷口出現,呂雉嫵媚雙眼浮現一抹陰狠,目光怨毒,咬牙切齒的開口:

“你當日羞辱咱家時,可否想過會有今天!啊?不要再出來丟人現眼?你這冇卵的慫貨?!”

寒芒一閃,子孫根落地!

“啊!!!”

黑熊妖鐵逵發出一聲呼天搶地的慘叫,被定魂咒定住的身軀竟然都止不住的顫抖,可想而知是何等的痛苦。

嘶——

這一幕,看得葉瑾倒吸一口涼氣,脊背發涼,兩腿下意識的一緊。

好狠!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