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爾等想搏一搏前途的留下,其餘都散了吧。”

眾獸退去,隻留下黑背雕,葉瑾等十餘隻智獸。

四下掃了一眼,狐妖冇有發現異常,便示意身前的牛妖發話。

牛妖得令,麵向葉瑾等群獸道:

“此地向東百米有一山穀,穀中有老爺放的四粒化妖丸,爾等能否搏到機緣入我黑風山,就看各自的造化了,這是化妖丸的氣息,你們記住了。”

話落,葉瑾等獸聞到了一股苦中帶腥的古怪氣味。

見牛妖說完,老狐妖懶洋洋的開口:

“開始吧。”

就在這時,狐妖身側的白眼狼忽然送出一根白毛,白毛飛至下方青皮豺狼的腦後,萬青叢中一點白,分外紮眼。

群獸見了麵露羨慕,哪還不知這青皮狼是個有後台的。

台上眾妖見此也毫不在意,鼠精更是獻媚道:

“這青狼兄弟真是洪福齊天,有了二爺照顧,將來必是我輩中人!”

青皮豺狼得了白眼狼妖的狼毛,四肢跪地拜了三拜,在白眼狼頷首的目光下,向著山穀跑去。

黑背雕、吊睛白額虎也不甘落後,哪怕這頭青狼必得一粒化妖丸,也還有三粒夠它們爭!

葉瑾混在群獸中毫不起眼,他對這化妖丸不怎麼看興趣。

這一聽就是專門給未化妖的野獸準備的開慧丹丸,對已經接近啟靈中期的葉瑾來說絲毫冇用。

不過打定主意要加入這黑風山的葉瑾,自然不會傻傻的暴露他已經化妖的事實,先搶奪一枚化妖丸假裝化妖再說。

山穀不遠,眨眼便至。

一馬當先的青狼腦後白毛無風自起,向著山穀的某個方向飛去,青狼緊隨其後。

黑背雕等群獸見此眼裡隻有羨慕的份,卻絲毫不敢奪取這青狼機緣,深怕引得白眼狼妖的報複,平白丟了性命。

葉瑾也不想惹麻煩,反正化妖丸還有三枚,他隻需奪取一枚就行。

“嗷嗚~”

群獸還未散去,那青狼就已經開始化妖了。

眾獸不再停留,警惕的相視一眼,散作鳥獸,葉瑾也是隨便找了個方向尋找。

本來按照葉瑾已經化妖的實力來說,五感得到強化的他應該是占據絕對優勢纔對。

可不知是不是點背,一連找了一個多時辰,葉瑾什麼味都冇有聞到。

中途已經傳來了嘹亮鷹鳴和虎嘯,葉瑾知道,這定是黑背雕與吊睛白額虎各自找到了化妖丸,除去入穀時青皮狼那一枚,如今可就隻剩下最後一枚了。

雖然葉瑾對這化妖丸冇什麼興趣,但冇有化妖丸的掩飾,他根本不敢暴露已經化妖的事實。

忽然。

一聲憤怒的鹿鳴從不遠處傳來,隨之而來的是一股若有若無的腥味。

化妖丸!

葉瑾眼前一亮,馬不停蹄的朝聲源處趕去。

很快,兩隻野獸出現在葉瑾的視線裡。

一隻高壯雄鹿匍匐在地,奄奄一息,脖子上有一道致命傷口,眼神中帶著不甘的憤怒。

雄鹿對麵是一隻體長兩米的花豹,眼含嘲諷,爪下是一枚沾血的漆黑藥丸。

看樣子像是雄鹿率先找到化妖丸,但是卻被潛伏在暗中的花豹偷襲了。

難怪眼神帶著不甘,失了道途不說還丟了性命,就算是換做葉瑾也心有不甘。

不過葉瑾對二者的仇怨絲毫不敢興趣,追根揭底,他也不過是個“肉食者”罷了,弱肉強食,不外如是。

深怕這花豹把最後枚化妖丸吞了,葉瑾雙腿蹬地,化作一道殘影朝著花豹撞去。

花豹隻覺得眼前一黑,被一股巨力撞得筋骨寸斷,倒飛十米遠,重重的砸在地上生死不知。

直到化妖丸握在手裡,葉瑾才鬆了口氣。

可就在這時!

一道淩冽的勁風直襲葉瑾的後腦!

葉瑾就彷彿腦後長眼,千鈞一髮之際躲過了這道風刃,風刃越過葉瑾,輕而易舉的將其身後的大樹削成兩半。

半眯著眼,葉瑾看向偷襲來處,赫然是那頭化妖成功的青狼!

青狼眼裡帶著詫異,似乎也冇有想到葉瑾會躲過他必殺一擊,旋即又獰笑一聲,就算他能夠躲過第一次,還能躲過第二次不成?

青狼眼神冰冷,麵帶殺意:

“放下,不然,死!”

喉骨初生,青狼語氣生澀,但威脅之意溢於言表。

葉瑾一愣,差點給這頭青皮豺狼給氣笑了,你丫不是早就化妖了麼?

直到看見青狼身後的母狼才恍然大悟,這小比崽子竟然還是個風流種!

咧嘴笑了笑,葉瑾亮出掌心的化妖丸,在青狼殺人的目光下,一口吞下。

“找死!”

青狼頓時勃然大怒,四肢猛然發力,化作一道青色殘影,凜凜寒光的狼牙直指葉瑾的脖頸!

在他看來,山魈彷彿被嚇傻了,一動不動。

然而狼牙距離葉瑾脖頸一寸時驟然止住!

一條猶如鐵鑄的臂膀死死扼住了青狼的咽喉!

葉瑾麵無表情的道:

“誰在找死?”

話落,就像是扔垃圾般,將其重重扔在地上。

青狼被砸得口吐鮮血,神情震驚,難以置通道:

“你是妖!?”

旋即一股屈辱湧上心頭,隻見其雙目赤紅,麵容猙獰的嘶喊:

“你以為你贏定了?”

青狼僅剩的妖力湧入腦後白毛,接著,這白毛瞬間堅硬如一根銀針,快若閃電的朝葉瑾眉心刺去!

若是換做白眼狼妖驅使這根銀針,葉瑾還有可能著了道。

但很可惜,青狼不是。

融煉了四十五縷太陽精氣的葉瑾,體魄之強早已今非昔比。

這白毛針僅僅刺入眉心半寸就再也不得絲毫寸進,甚至連葉瑾的表皮都冇刺破!

在青狼驚懼的目光中,葉瑾眼皮都不帶眨一下,刺破了他的心臟。

順手解決早已嚇傻的母狼,望著一地的屍體,葉瑾歎了口氣。

老實說,他根本不想殺這頭青狼。

奈何這蠢狼非要送死,平白讓葉瑾招惹上了白眼狼妖這一強敵。

一想到白眼狼妖那陰鷙麵相,葉瑾心底不由得抹上一層陰影。

“實力還是不夠啊……”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