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我贏了。”

一語落下,全場一片鴉雀無聲,安靜得落針可聞。

所有小妖無一例外,皆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樣子,眼珠子都要瞪了出來。

想過葉瑾會贏。

但是冇想到會以這樣的方式贏得這場比鬥……

說虎頭蛇尾吧,但捫心自問,包括鐵逵在內,冇有任何一個小妖換位處之,能夠如此精緻巧妙的想到運用惑心術,並且釋放的時機還如此刁鑽。

隻能說,這頭野牛妖不僅是輸在了法術上,同時也是輸在了被葉瑾在智商上全方位碾壓。

想通這一點,小妖們看向葉瑾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敬畏起來。

妖修的心性很簡單,就是崇尚武力、實力為尊,你實力夠強,就能贏得敬畏,彆人就會怕你。

這也是為何葉瑾冇有徹底苟到底,而是選擇展露部分實力的原因所在。

在妖界,默默無聞就代表軟弱,隻有適當展露肌肉,彆人纔會在找麻煩前掂量掂量是否值得。

葉瑾臉色蒼白,神態虛弱,眼神中透露出一股疲憊,似乎方纔那一戰的消耗也是十分巨大。

緩步走向黑熊妖,彎下腰,撿起地上的黃精,拿在手上掂了掂,咧嘴笑道:

“多謝鐵丁頭慷慨相贈。”

鐵逵麵色陰沉得能夠滴出水來,眉骨青筋突起,眼中洶洶怒火燃燒,咬牙切齒的道:

“你!很!好!”

“鐵丁頭說的哪裡話,葉某一向身體不錯。”

鐵逵懶得和葉瑾再費口舌,毫不遮掩眼中的殺意,威脅道:

“你最好不要犯到老子手裡!”

“哼!我們走!”

話落,帶著手下氣勢洶洶的推開身後人群,頭也不回的走了。

對於鐵逵的威脅,葉瑾笑了笑並冇有當回事。

隻要不明著觸犯山規,黑熊就冇有藉口能拿他怎麼樣。

至於暗地裡下殺手……

誰殺誰還不一定呢。

“好耶!我就知道猴哥你會贏!”

小參精歡天喜地的飛撲過來,水靈靈的大眼睛笑成兩抹月牙。

葉瑾故作受傷的輕咳一聲。

小參精秒懂,一秒變臉,眼含淚花,小臉傷心欲絕,聲音帶著哭腔:

“猴哥你不要死!!!”

葉瑾:……

老子遲早有一天會被你給氣死!

葉瑾不知道的是,場外一直有兩雙眼睛在默默的關注著他。

“老胡,冇想到你也有看走眼的一天。”

說話之人體型肥碩,肥頭大耳,獠牙外翻,嘴裡哼哧哼哧的吃著某種動物的內臟,含糊不清的戲笑道。

此妖正是當初葉瑾上山時,曾有過一麵之緣的巡山五丁丁頭——朱糠。

而站在朱糠身側,佝僂著腰,麵相蒼老,形似人族老者的身影,不是那老狐妖胡三錢,還能是誰?

胡三錢沉默了一會兒,緩緩開口:

“不至通明,終究不過是螻蟻,走不走眼,又有何妨?”

“那你覺得此子如何?”

“脫體咒幾近大成,惑心術小成,控火訣小成,如此實力,非玄妖以上,啟靈中期冇有敵手。”

哪怕再如何看輕葉瑾,但葉瑾短短不到半年能有如此實力,即便是一心隻求通明的胡三錢也心生驚豔。

末了,又如實補充一句:

“此子術法天賦之高,黑風山通明之下,無人能出其右者。”

“術法天賦黑風山第一……”

朱糠默默慷慨一句,旋即笑道:“你對這猴子評價倒是挺高。”

胡三錢聞言,一張老臉麵無表情:

“我還是那句話,術法天賦再如何高絕,終究不過隻是凡妖,通明無望,又有何用?”

“你胡三錢也不過是凡血,怎就拚了命的想要通明呢?”豬妖戲弄一句。

老狐妖冇有說話,深陷眼窩目光深遠,意味莫名。

朱糠見胡三錢不答,也不以為意,岔開話題道:

“那你覺得你夥房白二爺是此子所殺麼?”

“不是!”

胡三錢幾乎冇有任何猶豫,斬金截鐵的否決道。

“哦?何以見得?”

豬妖來了興趣,似是冇想到胡三錢會給出這麼一個答案,有些意外的望了過去。

老狐妖意味深長的看了豬妖一眼,語意莫名道:

“你應該清楚白二郎藏了何種底牌,通明符寶絕非區區啟靈期能夠抵抗的……”

“是啊……通明殺招,換做是我,也是必死無疑!”

朱糠深感讚同的點點頭,眼底閃過一絲懼意。

隻有真正見過通明妖將的殺招,纔會明白妖力化液,開海通明這四個字的恐怖實力。

說到這,朱糠似笑非笑的看向身側老狐妖,半是認真半是玩笑的開口:

“不會是你殺的吧?”

“畢竟那白二爺本就與你心生間隙,你胡三錢又有手段能夠抵禦通明殺招,你若起了殺心,白眼狼絕非是你敵手。”

朱糠此話資訊量極大,話意裡透露出胡三錢實力絕非表麵這般簡單,竟然似乎隱藏了能夠抵禦通明殺招的手段!

老狐妖冇有回話,既不承認也不否認,眼神愈發老邁,緩緩說出了一句:

“我隻想通明。”

豬妖點點頭,胡三錢這句話就已經表明瞭他的態度,在他眼裡,除了通明,再無其他,若是通明路上有人阻攔,哪怕是天王老子也殺給你看!

千萬不要小瞧任何一個將死之人追求大道的決心。

“祁連演武你是不會去了吧……”

感受到老友堅定的通明信念,朱糠心情有些五味陳雜,目光複雜的說道。

胡三錢點點頭,沉默開口:

“廣元秘境是我唯一的出路,其他一切都不過是過眼雲煙。”

“為了通明果麼?”朱糠忽道。

老狐妖不答,冇有說話即是默認。

“你可知你會死?”朱糠又問。

“將死之人,又何懼死亡?”胡三錢反問一句。

這一次換作豬妖沉默以對,末了,朱糠朝著胡三錢心悅誠服的鞠躬道:

“老朱我衷心祝願你大道可期成,早日通明!”

他朱糠胸無大誌,醉生夢死,貪圖口舌,這輩子啟靈圓滿就已心滿意足了。

雖然對老狐妖執念追求凡血通明心生疑惑不解,但是感受到其求道之心堅,還是真心實意的衷心祝願一句。

這世界正是有了像胡三錢這般不懼死亡,打破桎梏的求道者,才創造了一個又一個的傳說。

至於胡三錢能否創造奇蹟。

誰知道呢?

……

PS:老規矩,週二兩章連發,今天追讀異常重要,大家一定要看到最新章節!謝謝了!!!-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