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小參精可是知道自家猴哥有多厲害。

那可是能以一敵三,斬殺啟靈後期的狠人。

區區啟靈中期的野牛妖,這不是廁所點燈——照屎(找死)麼?

甚至小參精覺得這啟靈後期巔峰的黑熊鐵逵,也未必是自家猴哥的對手。

它算是發現了,腹黑猴哥這是想詐人家的好處。

看來自己晉級的中品靈藥就落在這塊黃精上了。

好人呐,堪比鑽山洞黃大善人。

另一邊,鐵牛與葉瑾對峙。

掰了掰牛蹄,鐵牛一臉橫肉掛著獰笑,魁梧肌肉居高臨下的看向葉瑾:

“小矮子,我會好好‘招待’你的。”

高壯的牛軀,葉瑾與之比起來就像是個小雞仔,也難怪周圍小妖都不看好葉瑾,體型根本不成正比,某種程度上也反映了戰力。

對麵的葉瑾冇有說話,他在思考怎麼才能贏的驚險刺激、勢均力敵。

鐵牛見他愣在那,還以為葉瑾嚇的說不出話來,不屑的笑了笑,大腿肌肉驟然鼓起,尖銳牛角前頂,氣勢洶洶的撞了過去!

就在千鈞一髮之際,葉瑾一個驢打滾,狼狽躲開。

鐵牛一頭頂在了山壁上,撞出一個小坑來,碎石滾滾,塵土飛揚。

這一幕叫一旁圍觀的小妖見了兩腿打股,好傢夥,這一角頂到了,那不得戳出了個窟窿來?

“煩人的跳蚤!”

野牛轉過身,拍了拍毫髮無損的腦門,不耐煩的嗡聲道。

話語剛落,又似卡車般凶莽撞去。

葉瑾也瞧出了這野牛妖的路數,明顯是個無腦戰士,冇有修煉任何法術,仗著一身皮糙肉厚以力壓人。

略微思忖一番,葉瑾便想到瞭解決辦法。

眼見著牛角越來越近,葉瑾眯著眼,催動妖力,牙刃飛出,化作一抹寒芒斬向牛妖的雙眼!

感受到淩厲鋒芒,鐵牛不得不止住前衝架勢,想要躲避已是不及,隻好偏轉腦袋避開要害。

白芒劃過,在牛背上留下一條一指寬的傷口,血液透過堅韌牛皮滲出,漫延滴落。

好高的防禦!

葉瑾不由得高看這頭牛妖一眼,雖然他冇有發揮出牙刃全部威力,但五成還是有的。

冇想到竟然連其脂肪都未能破開,難怪熊妖鐵逵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這高防高攻的厚血戰士,確實不是缺少攻擊手段的尋常凡妖能夠對付的。

連防都破不了,這還打個屁啊。

不過很可惜,他遇到的是葉瑾。

場外的黑熊妖鐵逵眼神一凝,他不比其他看不出門道的小妖,鬥法經驗豐富的他一眼就瞧出了葉瑾在脫體咒上有著不俗的造詣,起碼也是小成以上。

這一發現,讓鐵逵心中升起了一絲不祥的預感。

很快,他的預感得到印證。

場中,葉瑾大量妖力催動,牙刃一擊飛出又極速殺回,就好像那翩翩起舞的蝴蝶,在鐵牛四周來回穿梭,淩厲的刀芒組成一張鋒利刀網,不時劃過岩壁,留下一道溝壑。

冇一會兒的功夫,就已經在牛妖身上砍了十數條不大不小的傷口,血肉外翻,鮮血淋淋。

如此壓製鐵牛一幕,叫場外方纔還一麵倒唱衰山魈的吃瓜小妖瞪大了雙眼,呆若木雞的張大嘴,鴉雀無聲。

“這是……小成脫體咒?”一名吃瓜小妖直勾勾的盯著牙刃,不確定的問道。

“非也,恐怕大成亦不遠矣!”

“嘶——”

吃瓜小妖倒吸一口涼氣,下意識的吞了口唾沫,腦海裡隻有一句話:

好強!

能夠僅在啟靈中期就將脫體咒修煉至如此地步,這在整個黑風山也不多見,凡血中幾乎冇有,就是玄妖也未必能夠做到。

術法天賦這玩意不似本命神通那般能夠憑藉強大血脈去傳承領悟,這玩意單純隻看個人天賦與神魂強大與否。

拋開天賦不談,光隻提神魂這一點,出生就已經決定了,非特殊秘法、天材地寶根本無法壯大。

可以說,隻憑這一手臨近大成的脫體咒,葉瑾已經足以名列黑風山啟靈小妖前列了,除了個彆中期巔峰,或是中品以上玄妖外,其他人和他鬥法,在他妖力耗儘之前隻有被動捱打的份。

當然了,葉瑾暴露的很有分寸,如此實力,對付尋常啟靈中期足以,但是對上像白眼狼那般妖孽且手段豐富的中期巔峰還遠遠不夠。

很明顯,鐵牛並不在上述名列之中,所以黑熊妖鐵逵此刻麵色黑得比黑炭還黑!

他知道自己上了葉瑾的當,被他方纔軟弱的表現給騙了!

這個該死狡猾的猴子!

牛妖也不傻,血液的流逝,他感受到了體力在飛速消耗,再這麼耗下去隻有認輸這一條路,他怒紅了眼,吼叫一聲:

“哞!!!”

四肢著地,化出了野牛本相,它死死埋低頭顱,將眼睛要害貼近地麵,妖力灌輸四肢,壯碩龐大的身軀朝著葉瑾重重撞去,無視那一直在細刀割肉的牙刃!

本來,葉瑾隻需爆發出牙刃全部威力,是能夠一刀梟首斬去鐵牛頭顱的,但他這麼做無疑會暴露了他的底牌,所以葉瑾當然是不會選擇這麼做。

大成的控火訣也不能施展,當日和白眼狼一戰,他是施展過大成控火訣的,這一點根本隱藏不住。

這也是為何葉瑾寧可施展的是臨近大成的脫體咒,而非臨近大成控火訣的緣故,他擔心樹妖姥姥會聯想到這一點。

不過即便不用牙刃與控火訣,葉瑾也早已想好了取勝的辦法。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尖銳牛角逼近葉瑾三尺之外時,一縷黑氣突兀地從葉瑾指尖冒出,迎麵撞來的野牛就像是主動送上門一樣,將黑氣吸入體內!

惑心術!

誰都冇有想到,葉瑾竟然會在此刻施展出惑心術這一隻有夥房小妖在收糧時纔會使用的雞肋術法!

本來,惑心術的黑氣移動速度太慢,鬥法之時若一方使出,另一方能夠輕易的躲避,根本就冇啥用。

但是現在情況又不同,由於葉瑾把握時機的巧妙,這牛妖如此近的距離根本就冇有任何躲避空間,頃刻中招。

很快,惑心術發揮出了立竿見影的效果,衝刺中的牛妖腦子一個當機,兩眼茫然、神情癡呆的摔倒在地。

牙刃趁此機會疾馳而至,兩息間,一連閃爍三次寒芒,三刀割斷了牛妖蹄筋!

葉瑾見此,麵上長舒一口氣,一副妖力耗儘的模樣,眼神疲憊,看向麵色鐵青的熊妖鐵逵道:

“我贏了。”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