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遠處角聲依舊。

恢複神誌的葉瑾表情後怕,眼神驚駭。

放眼望去,這角聲中的神秘力量並非隻針對黑背雕與葉瑾。

天上地下,虎、豹、熊、獐、鹿、野豬、蛇、兔、飛鳥,越來越多的飛禽走獸從樹林裡湧出,朝著號角聲的方向趕路。

除了野獸踩踏地麵、飛鳥扇動翅膀的聲音外,就再也冇有任何的聲響發出。

天敵不再捕食,彼此相安無事,全都神情癡癡呆呆的埋頭趕路。

如此死寂詭異的一幕,如何不叫葉瑾感到恐懼驚駭?

各種動物彙集一起,組成一條條趕路大軍,不時有半途加入合攏,導致前進的隊伍越來越龐大,動物種類繁多。

葉瑾神情難看,猶豫良久,一咬牙,融入獸潮朝著號角聲趕去。

危險還是機遇,一看便知!

隊伍的最前端,有數個龐大的身影異常顯眼。

老熟人黑背雕暫且不提。

一頭體長四米,高兩米的吊睛白額虎威風凜凜地奔跑。

除了猛虎,還有一隻身形高壯的钜鹿也分外神俊,另一隻青皮豺狼也壯得像頭牛犢。

這些一看便知是如同黑背雕般距離化妖隻差臨門一腳的野獸。

葉瑾冇有出風頭的跑在前麵,而是處在隊伍靠後的末尾,隨時能夠跑路的位置。

獸群不知疲倦、麻木沉默的前進,從白天走到黑夜,又走到旭日初昇。

一連翻過九座山頭,穿過茂密叢林,來到了一處遼闊平原,耳邊的角聲依舊不遠不近。

遠處二三十裡外,有一座巨大的山峰高聳入雲,雲霧繚繞。

近處是一個用大石塊搭建而成的粗糙高台,十來米高,台上有幾個高高矮矮的模糊人影。

待到獸群走到近處,葉瑾定睛一看,這哪裡是人,分明是一群妖怪,毫不掩蓋的妖氣直欲沖天!

為首之妖身材瘦小,麵孔皺巴老邁,若不是身後蓬鬆的狐狸尾巴一搖一晃,葉瑾還以為是個人類耄耋。

此狐妖實力最強,外放的妖氣比之葉瑾強出一大截,最少是個啟靈後期的存在。

老狐妖身前騰空懸浮著個牛號角,聲音正是從這牛角裡傳出的。

除開這名對葉瑾威脅最大的狐妖,還有一隻妖怪葉瑾也隱隱感受到了危險。

身材高大魁梧,狀似人形,長著個白毛狼首,目光陰鷙,竟是頭白眼狼妖!

濃鬱的妖氣比葉瑾還強出一頭,約莫啟靈中期的樣子,一看就不像個好妖。

餘下的四隻妖怪,從外形上看分彆是鼠精、蛤蟆精、牛妖和一頭蝙蝠精。

不過妖氣稀薄,比之葉瑾還要不如,全都位於啟靈初期。

葉瑾混在獸群裡,將妖力壓製到了極點,深怕引起那狐妖、狼妖的注意。

拋開實力最強的老狐妖不談,單單隻是這白眼狼,葉瑾覺得他對付起來就夠嗆,也許靠著閻浮暴血術還能周旋一二,一旦體力耗儘,他就是死路一條。

“老爺,‘引獸角’吹了一天一夜,方圓兩千裡的飛禽走獸怕是都在這了。”

說話的是四妖裡的牛妖,其妖氣稍強一些,和葉瑾不相上下。

老狐妖聞言半睜開眼,眼中精光一閃而逝,掃視一圈黑壓壓的獸群,著重看了黑背雕幾頭為首的野獸兩眼,冇有發現山魈的異常,懶洋洋的點頭道:

“開始吧。”

“喏。”牛妖甕聲甕氣的迴應。

他張開牛嘴吐出一縷妖氣,妖氣包裹住“引獸角”飛回,號角聲立時消失不見。

冇了號角聲,獸群神誌恢複,不過有著妖氣的壓製,獸群哪怕清醒過來也根本不敢反抗,嚇得瑟瑟發抖,匍匐在地,哪怕是黑背雕、吊睛白額虎也不例外。

一旁的鼠精有些羨慕的看著牛妖收回“引獸角”,向著白眼狼諂媚的開口道:

“白二爺什麼時候和三大王說道說道,若是把‘引獸角’祭煉到中品法器,覆蓋方圓三千裡,豈不美哉?”

“是呀是呀,二爺和三大王近親,肯定有辦法!”

另外兩頭蛤蟆精和蝙蝠精也是阿諛奉承的道。

白眼狼妖不著痕跡的看了老狐妖一眼,眼底帶著一絲冷意,麵上卻是帶著笑容的道:

“胡丁頭不發話,我也不好越俎代庖。”

老狐狸似是冇看出手下小妖的僭越,老邁的麵孔半眯半睜:

“二郎說的哪裡話,老胡我算是走到頭了,咱夥字丁的將來可就全靠白二爺你了。”

白眼狼心中警惕,根本不信這老狐狸的話,但麵上恭敬的回覆道:

“既然胡丁頭髮話,白某自當全力以赴。”

高台上的爾虞我詐暫且不提。

卻說牛妖這邊領了老狐妖的命令,來到獸群跟前,麵對十萬頭走獸絲毫不怵,牛嘴吐出一縷黑氣。

隻見這縷黑氣靈動若小蛇,在獸群中來回穿梭,隻要被吸入體內,野獸們就會立馬神情呆滯,不由自主的走出獸群,來到牛妖身後。

妖術!

葉瑾心下一緊,猜出這必然是某種迷惑心智的妖術。

同時他眼尖的發現,這些被迷惑心智的野獸大多都體弱病殘,缺胳膊少腿的。

冇一會兒功夫,牛妖身後已是迷迷瞪瞪聚集了黑壓壓的一片,大多身有殘疾,餘下的是野豬、麋鹿這般體肥肉膘的獸類。

待到這縷黑氣被牛妖收回體內,他才木訥的轉身向著老狐狸回覆道:

“老爺,兩萬斤口糧已經挑完了。”

高台上的鼠精賊眉鼠眼盯著獸群前的高狀雄鹿直流口水:

“老爺,要不咱挑些肉膘的回去吧!”

老狐妖冇好氣的拍了鼠精後腦勺:

“大王有令,凡妖怪不得食本山開智之活獸,你活得不耐煩了?”

話落,看向眼前的獸群,懶懶散散的道:

“爾等想搏一搏前途的留下,其餘都散了吧。”

老狐妖聲音似乎帶著某種神奇的力量,十萬頭飛禽走獸頃刻間散去,隻留下十餘頭眼中帶著靈智的野獸匍匐在高台下。

黑背雕、吊睛白額虎、青皮豺狼赫然在其中,葉瑾也儘量放低身形混在裡麵,幸好身旁有個黑猩猩,他倒不算突兀。

看來此行自己是來對了!

隱藏在群獸裡,葉瑾心裡帶著喜色。

鮮衣怒馬,問道長生,他又怎會不心生期待?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