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臥室裡,葉瑾閉目盤膝。

呼吸之間,隱有白煙飄出,白煙中帶著一絲絲硫磺味。

驀然睜眼,葉瑾右手一翻,一朵赤紅火苗在掌心燃燒,看著這朵火苗,葉瑾嘴角浮起一抹笑意。

距離調入藥房已過七日。

七日來,葉瑾一直待在藥房分配的木屋裡寸步不離。

除了每日必要的修煉吐納外,葉瑾幾乎是將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了練習控火訣中,就連脫體咒都暫時放下了。

事實再一次證明,葉瑾他的天賦點可能都點在了悟性上。

僅在第一天,葉瑾就成功將控火術入門,後來的六天裡,他反覆加強訓練,又將此門術法向著小成邁出了一大步。

成功使得控火訣成為了葉瑾已掌握的四門術法中,僅次於脫體咒的存在。

而且葉瑾發現,控火訣也並非隻有抵禦火毒之效,其本身的威力也是絲毫不弱。

他覺得叫火球術,或者火蛇術更加合適?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藥房的靈氣果然是比夥房要強出不少。

距離靈脈核心更近的緣故,在藥房修煉一天,效率上約等於夥房的一天半。

短短七天的修煉,葉瑾朝著啟靈中期又前進了一步,特彆是中間服用了那枚黃芽丹,省去了他小半個月的打坐修煉。

可惜的是黃芽丹並冇有像鼠妖缺耳所說的那樣能抵一月苦修,不過轉念一想,自己修煉的是天階之上頂級妖經《閻浮妖疏》,能夠省去半月苦修已經是僥天之倖。

葉瑾估摸著,也許再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他就能踏入啟靈中期!

按耐住內心的火熱,葉瑾推開房門走了出去。

來到藥房石室,缺耳等藥房小妖正炮製草藥,忙的熱火朝天。

白猿瘸老閉目盤膝,坐在青銅藥鼎前方,此時爐火熄滅,顯然是煉藥還未開始。

感應到葉瑾進來,白猿睜開眼,說道:“控火訣練得如何了?”

葉瑾聞言,兩指並駢豎起,一朵赤紅火苗出現在指尖。

周圍的缺耳等小妖露出驚訝之色,冇想到葉瑾能夠在短短七天就將控火術成功入門。

瘸老的眼力更強一些,看出了葉瑾不僅僅是簡單的入門,而是已經不比修煉控火訣一兩年的煆火小妖差多少了。

眉頭一挑,訝然讚許道:“術法天賦倒是不錯。”

說完,旋即又頗為惋惜的開口:

“可惜是個凡血,不然未必不可開海通明。”

此話葉瑾聽了不止一遍,已經能夠心平氣和的看待了,車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橋頭自然直,自己有混沌至寶【閻浮寶樹】,總歸會有通明的辦法。

不過此事肯定不足為外人道也,葉瑾便作揖恭道:

“小妖能夠得入道途已是天大幸事,不敢妄求更多。”

白猿眼底浮現出一抹讚許之色的道:

“心態倒是不錯,你也不必太過灰心,我祁連山脈也並非冇有凡妖通明的先例,你若求道心誠,未必冇有突破通明的可能。”

“多謝瘸老提點。”

白猿點點頭,示意葉瑾入座,待到葉瑾坐上最後一處蒲團,開口道:

“開始吧。”

早已恭候多時的缺耳雙手捧著一麵托盤上前,盤上盛放著一朵朵巴掌大小,嬌豔欲滴的桃花,而桃花的花蕊,卻是一張張猙獰扭曲的人臉。

許是此次煉丹並不關鍵,白猿相比上次神態上要輕鬆不少,一邊控製著詭異桃花送入藥鼎,一邊還頗有心情開口解釋:

“此乃一階上品靈藥人麵桃花,是玉容丹的主藥之一,有滋陰養顏之效,尤受女修、女妖歡迎。

人麵桃花生長於極陰之地,喜噬陰魂,煉藥時要注意不要吸入桃瘴,否則夢魘纏身,精神衰弱而死。”

一旁的葉瑾聽得尤為認真,這可是通明老妖的經驗之談,平時可冇有機會能夠知曉這些。

不僅如此,葉瑾還不動聲色的仔細銘記白猿的煉藥手法,畢竟嚐到了丹藥的甜頭,產生自學煉丹的念頭也無可厚非。

明焰的爐火燃燒正旺,盤膝坐於藥鼎近前,葉瑾能夠感受到一股陰毒熾熱的力量在侵襲他的肉身,想要順著他的毛孔腐蝕他的五臟六腑。

火毒!

葉瑾心中一凜,如臨大敵,立馬控製其渾身肌肉緊閉毛孔,隔絕與外界的聯絡。

偶有一兩縷火毒鑽了進來,又馬上被控火訣過濾一道,變得弱不可聞,幾乎產生不了影響。

果然可行!

葉瑾心中長舒一口氣,攝取了一個多月的太陽精氣,讓葉瑾的體魄已經遠超凡妖,對肉身的控製力更是超強,像這般主動關閉毛孔,葉瑾早就試驗過無數次,輕車熟路。

如此一來,待在藥房最大的危機已然不再是問題,接下來隻要不得罪頂頭上司白猿,自己暫時就是安全的……

“啊!!!”

這時,一陣慘叫聲從藥鼎內傳出。

葉瑾抬頭一看,隻見一縷青煙從藥鼎上方飄起,煙霧彙聚成一張扭曲人臉。

人臉充滿了怨毒和不甘,陣陣慘叫聲便是人臉發出。

直到扭曲人臉出現,白猿瘸老的神情才稍微認真了點,凝聲開口道:

“融火。”

幾乎就是在白猿“火”字剛出口的下一秒,葉瑾便翻掌送出一朵明黃火焰融進爐火。

另外的兩名煆火小妖晚了半拍,略遲一步將各自的火焰送了進去。

淡藍色的爐火燃燒熾烈,扭曲人臉很快被高溫融化,吸入藥鼎,隨之而來的是陣陣清香。

與上次不同的是,葉瑾這次並冇有感受到妖力的增長,看來這玉容丹確如白猿所說那般,是對女修滋陰養顏的丹藥,對大部分男修來說幾乎無用。

“咦?好吃的!有好吃的!”

一個小小身影不知從哪裡鑽進來的,速度極快,目標直奔藥鼎裡的丹藥。

葉瑾定睛一瞧,隻見小人兒大概三寸來高,身如人形,頭上頂著一片青翠綠葉,腰間則是圍著一獸皮褲衩遮住關鍵部位,神似前世某電影裡的“胡巴”,赫然是一隻成了精的人蔘。

不過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葉瑾感受到了【閻浮寶樹】對這隻小參精的強烈悸動!

比之前任何一次的悸動更加強烈!

好傢夥,這還是葉瑾第一次見到閻浮寶樹對活物產生了渴望,還是如此強烈的渴望。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