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ea1842e5d6f7d10819b4abfcc9784e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你究竟是誰!”

趙老道冇有想到,不過是截殺一名“煉氣七層”的小輩,怎麼會竟然變成了一名修為不弱於他的通明妖修。

啊不。

還不是一個,是三個!

兩名一模一樣的山魈,外加一頭虎視眈眈的築基鬼麵。

對於趙友亮的驚駭,葉瑾表示冷笑。

其實早在一刻鐘以前,葉瑾他遠超趙友亮的靈識就查探到了他的存在。

因此早在猥瑣老道攔截之前,葉瑾他就將【救命毫毛】變作化身,替代了本體繼續前進。

至於本體則是迂迴繞後,伺機而動。

這也是為何猥瑣老道方纔祭煉下品靈器定身圓鏡以及紫黑毒霧時,“葉瑾”卻毫髮無損的原因。

因為此時的“葉瑾”早已被化身所替代。

化身乃是【救命毫毛】所變,又豈是區區築基手段就能奈何得了的?

“桀桀桀……”

鬼麵發出陰森怪笑,虎視眈眈的緩緩逼近。

葉瑾和化身也從另外的兩個方向,麵無表情的逼向趙老道。

深受重傷的趙友亮彆說三人,就是其中的鬼麵都不一定打得過,如何會是三名二階強敵的對手?

額頭豆大的冷汗嘩啦直冒,感受到死亡的威脅,猥瑣老道哪裡還有剛纔半分的神氣,嘴角顫抖,心驚膽戰的求饒道:

“等!等一下!”

葉瑾麵帶冷笑,絲毫不給趙友亮任何反擊的機會,配合本體、鬼麵同時衝了上去!

一炷香後……

葉瑾隨手將手中漆黑魂魄扔給了鬼麵。

這魂魄雖然看起來有些虛幻不清,目光呆滯,但從輪廓中依稀能夠認出正是猥瑣老道此人。

冇錯,這黑影正是趙老道的魂魄。

適才葉瑾他施展得自天殘老人《幽冥經》中的搜魂術,搜尋猥瑣老道的記憶碎片。

由於《幽冥經》中的搜魂術並不高級,所以在搜尋趙友亮記憶時大部分都是近一兩年的記憶,而且大多都殘缺不全。

不過即便如此,也讓葉瑾他對千葉島有一清晰認知。

先前猥瑣老道曾言他和千葉島散修組織千葉堂的高層有聯絡確實是並非虛言。

趙老道確實和千葉堂五大頭領之一的四頭領雷浩有些許關係。

雷浩人如其名,是一名強大的異靈根雷屬性修士。

眾所周知之,雷金火乃是天地間威力最大的三種相性,其中尤以雷屬性給最。

雷浩此人修為雖然隻有紫府七層,才突破紫府後期不久。

但其人憑藉一手強大雷法,幾乎能夠和一名紫府十層的圓滿大修硬捍。

在附近海域闖出了偌大名聲。

關鍵是此人還非常年輕,纔不過三百歲出頭。

因此雷浩他有將近兩百年的時間去衝擊結丹,再加上雷靈根這類異種靈根在天賦上的優越性,導致雷浩其人比同階有更大的機率突破,結成金丹。

甚至就連結丹宗門金陽門都為其拋出了橄欖枝,招攬雷浩。

不過被雷浩婉拒了。

正因如此,金陽門即便表麵上一副大宗大派,無所謂的樣子,但麵對將來一名結丹高人的威脅,恐怕金陽門高層對拒絕加入金陽門的雷浩暗下殺心也不一定。

當然,這些都隻是葉瑾的猜測。

反正他若是金陽門的高層,麵對一個有威脅的天才,如果不能招攬,那就必然選擇消滅。

雷浩好像也能夠感受到這一點,因此在拒絕金陽門的招攬以後,他甚少踏入金陽門的勢力範圍,甚至就連離開千葉島都很少。

一直都龜縮在千葉堂內閉關苦修,對此找不到理由解決的金陽門也冇有辦法。

猥瑣老道之所以會和雷浩此人牽扯上關係,自然是因為錢了。

雷浩一心想要突破結丹的緣故,因而他對靈石的需求可謂是巨大的。

畢竟再高的天賦,落在實處,也需要海量的資源投入,而這些投入遠不是一名散修能夠輕易獲取的。

所以雷浩對於那些願意花靈石換取保護的低階修士幾乎來者不拒,猥瑣老道趙友亮就是其一。

葉瑾滅殺趙老道此人倒是不錯。

從猥瑣老道的記憶碎片裡,此人憑藉著【元寶蠡】,買少乾殺人放火的勾當。

遇上那些有後台、有背景的修士,他就會求助到雷浩。

所以一直以來,猥瑣老道殺人奪寶好幾年,但基本上都是相安無事。

直到今天踢到了鐵板,碰上了殺星葉瑾,悲催的交代在此。

至於殺死了趙老道會不會引起雷浩的注意。

答案當然是不會。

猥瑣老道不過是雷浩眾多“客戶”之一,而且雷浩此人相當勢利,給錢才提供庇護,冇錢屁都不理。

對於一個已經死掉的老道,雷浩恐怕連記都不會記得,自然也就談不上報仇了。

在鬼麵的一陣咀嚼中,趙老道永遠的消失在這個世界。

再次得到一名築基魂魄的滋補,鬼麵的氣息明顯壯大了一絲。

不過現在的葉瑾也並不擔心會遭到反噬。

突破通明以後,控魂咒的威力也隨之加強。

現在葉瑾他反倒開始覺得鬼麵有些實力不夠看了,要是能夠再遇上魘瘴沼澤那般先天陰煞之地就好了。

不過這類寶地都是可遇不可求的,隻能今後走一步看一步了。

殺人過後,當然來到了最重要的摸屍環節。

輕而易舉的打開趙老道的儲物袋,定睛一看,果然冇叫葉瑾他失望。

靈識粗略一掃,便將儲物袋裡的一切儘收眼底。

首先是靈石上,滿滿堆了一堆,粗略一數,不下十萬之巨。

比之當初的天殘老人、耿厲海還要多。

不過葉瑾略微一想便想通了。

畢竟猥瑣老道此人冇少乾殺人奪寶之事,這十萬靈石,恐怕超過大半都來自被他殺死的那些修行者。

這也是為何十萬靈石裡全都是下品靈石,一塊中品靈石都冇有的原因。

除了這十萬靈石以外,趙老道還囤了一些丹藥。

不過從丹藥的外表及氣味上看,這些丹藥恐怕大多都是毒丹。

符籙也不多,多是一些二階中品的防禦靈符為主。

除此以外,在就是一冊功法《藥毒寶典》。

這也是趙友亮主修的功法,可惜等階也不高,隻有煉氣、築基層次,築基之後的紫府、結丹就冇有了。

如此想來,葉瑾覺得趙友亮他儲物袋裡的這十萬靈石恐怕就是打算貢獻給雷浩的。

隻不過途中想要再乾一筆,然後栽到了葉瑾手上。

裝備上就隻有先前使用過的下品靈器定身圓鏡。

這麵圓鏡葉瑾他打算留著,畢竟有著定身之效,出其不意之下,配合化身、鬼麵,恐怕能夠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檢查完了儲物袋,葉瑾將目光看向另一枚錦囊。

這枚錦囊名叫禦獸袋,物如其名,作用就是裝儲活物的,多是妖獸、異蟲為主。

彆看這枚禦獸袋空間不大,隻有十米見方,但其價值不比一件下品靈器低多少,甚至還高出一籌。

禦獸袋實際上是出自一結丹宗門——禦獸宗,乃是禦獸宗的專屬之物,類似天魔宗的陰鬼幡。

不過禦獸宗的底盤並不在附近海域,距離北方的赤水島還要更遠的海域纔是禦獸宗的底盤。

也不知道趙友亮是從何處得到這枚禦獸袋的。

也許膽大包天的暗殺了一名禦獸門弟子也不一定。

注入一絲妖力引導。

很快,兩抹熒光從禦獸袋的袋口閃出。

其中一抹熒光就是之前發現葉瑾身負十萬靈石財富的二階異蟲【元寶蠡】。

元寶蠡方一出現,立馬興奮不已的雀躍不停,一個彈跳,便扒拉到葉瑾的肩膀上,整個蟲軀翻滾不停,就彷彿徜徉在靈石的海洋裡。

趙老道能夠搞到這麼多靈石,這條元寶蠡可謂是居功至偉。

葉瑾肩膀上的小參精見一條毛毛蟲竟然霸占了它的位置!

氣得它鼻子都歪了,怒氣沖沖的一頭撞了過去。

奈何元寶蠡雖然冇有攻擊手段,但畢竟是一條堪比築基通明的二階異蟲,又豈是它這小小啟靈山精能夠撞得動的?

“當”的一聲,元寶蠡一點事冇有,還一雙米粒小眼睛迷惑的看向人身娃娃。

嗯,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個弱智……

反倒是把自己腦袋撞了個包的小參精哇哇大哭,布靈布靈的大眼睛噙著淚,委屈屈的看向山魈道:

“哇!猴哥,它欺負我!”

葉瑾一頭黑線,無奈的將小參精放到了另一個肩膀上,揉頭道:“安生點。”

這元寶蠡彆看小不點,但價值可不低,少說價值六七萬靈石甚至更高,說不定以後能帶來一些意料之外的收穫。

心下思索著,葉瑾將目光看向了從禦獸袋裡飛出的另一團熒光。

隻見熒光褪去,一條通體雪白的白狐出現。

不過這隻小白狐正瑟瑟發抖的蜷縮一團,還以為等待她的是慘無人道的悲慘命運。

出了禦獸袋後甚至連眼睛都不敢睜開,緊緊閉上雙眼,身體抖成了篩子。

葉瑾無語,這隻蠢狐狸膽子是有多小,麵無表情的開口道:

“睜開眼。”

“我不!”

小狐娘死死閉著眼睛,腦袋搖成撥浪鼓,彷彿眼前葉瑾是一頭多麼可怕的魔王,說什麼都不肯睜眼。

“睜開。”

“我就不!”

“你再不睜眼,我就將你紅燒了。”

小狐娘嚇的一激靈,猛地一下睜開一雙大眼睛,一雙明亮眼眸滿是驚恐的看向山魈:

“不要!我不好吃!”

等到視線恢複,小狐娘看清眼前之人,發現並不是猥瑣老道,而是一頭似曾相識的猴妖。

忽然。

小狐狸似乎是想起了什麼,大吃一驚的驚呼道:

“是你!那個黑心老闆!”

話剛出口,小狐娘嚇得立馬蜷縮一團。

葉瑾嗬嗬冷笑,攤開手心一召,一縷黃豆粗細的漆黑氣絲縈繞掌心。

屈指一送,漆黑氣絲就彷彿綢帶一般飄至小狐娘麵前。

做完這一切,葉瑾才麵無表情的道:

“吞下它。”

白九妹望著好似一條長蟲蠕動扭曲的黑氣,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似的。

這黑氣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麼好玩意。

葉瑾也不說話,一道寒芒從儲物袋裡飛出。

露出了一行如意棍的本貌,閃爍寒光的棍尖淩空遙指小狐娘,威脅之情不言自喻。

感受到一行如意棍破人的淩厲,小狐娘嚇得小臉煞白:

“等等等等一下,我吞,我吞,我吞!”

說完,兩眼一閉,就好像是吃毒藥一般,麵含死誌的將黑氣一口吞下,然後閉目等死。

一秒,兩秒……

半刻鐘過去了,什麼事也冇有發生。

小狐娘懵懵懂懂的睜開眼,一臉呆萌的自言自語:

“我冇死?”

哪成想!

下一秒,一股痛徹心靈的心絞從心臟傳來,這股劇痛差點讓她當場昏了過去!

不過這股痛苦來的快去的也快,僅僅隻是一瞬,但即便如此,也讓白九妹恐懼不已。

她又不是傻子,她當然明白方纔這股劇痛肯定和她吞下的黑氣有關。

對麵的葉瑾也冇有賣關子,眼神淡淡的開口道:

“附靈術,從今往後,你的生死就全在我的掌控之中,若是膽敢違背,就不是方纔的一瞬了。”

白九妹麵色煞白,眼中帶著後怕之色的膽怯道:

“我……我知道了。”

附靈術同搜魂術一樣,都是得自天殘老人邪典《幽冥經》的法術。

這也是葉瑾他從《幽冥經》裡能夠學到的唯二兩門術法。

不過這兩名術法的作用都非常實用。

無論是搜尋記憶的搜魂術,還是控製低等生靈的附靈術,用處都很大。

對於白九妹的處理,葉瑾也是略微想了一下。

放肯定不是不會放的,一個是因為千葉島距離碧寒島十五萬海裡之遙,哪怕將其放了,也不是一名啟靈中期的小狐狸能夠安全回去的。

至於讓葉瑾他送回去那就更不可能,再說了,某種意義上這白九妹也是他的戰利品之一。

要說殺了也不太行,畢竟白九妹有一個半步凝神的老爹。

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他也不至於將其殺死,葉瑾他又不是一個嗜殺之人。

所以乾脆就將其帶在身邊。

當然了,為了防止意外,葉瑾還是謹慎的選擇用附靈術將其控製起來,等到能夠完全信任再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