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14bc99dae03b4de2af185801e23cdf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猥瑣老道釋放出的這一大團紫黑色霧氣明顯帶有劇毒。

這頭二階臥虎鯊被這紫黑霧團籠罩,僅僅不過兩三息的功夫,這頭臥虎鯊就像那冬日冰雪碰上了熾烈大日一般飛速融化。

腐蝕後的血肉、內臟漂浮在海麵,染紅了半片海場。

如此詭異的一幕,彆說臥虎鯊群了,就是陳家築基等一眾同船修士也不由得暗自震驚,那些實力低微的煉氣小修更是麵色蒼白,看向趙友亮的目光帶著深深的畏懼。

死不可怕,可怕的是死得如此淒慘,死得死無全屍。

渾如煉氣修士裡的葉瑾也心中暗生警惕,這趙友亮的元晶靈器配合這劇毒黑色霧氣,哪怕一些築基中期的修行者若是猝不及防之下也難逃一死。

陳家築基震驚之色僅僅是一瞬,麵色很快恢複了正常,哈哈大笑道:

“趙道友不愧是旁門毒道翹楚,才十年時間,趙道友你就將毒之一道煉至二階中品,厲害厲害!”

猥瑣老道眼底閃過一絲得色,麵上卻是故作謙虛道:

“陳道友過譽,老道我不過是蹉跎一生,對毒道略有心得罷了。”

“哈哈哈,趙道友謙虛之極,吾不及也。”

“哪裡哪裡……”

猥瑣老道與陳家築基的話旁若無人。

雖然臥虎鯊是海獸冇有靈智,但簡單的喜怒哀樂還是有的。

一個照麵就死了兩頭二階臥虎鯊,不過這損傷並冇有嚇退臥虎鯊群,反倒是更加激怒了它們。

上十頭二階臥虎鯊迅速朝著猥瑣老道和陳家築基遊來。

相當於二人正麵臨十幾名築基通明層次的敵人圍剿,哪怕臥虎鯊冇有法力妖力之所,但堪比煉體修行者的強悍肉身,趙友亮和陳家築基都不由得停下吹捧,麵色嚴肅的嚴陣以待。

臥虎鯊群的暴動,連帶著那些一階臥虎鯊也愈發凶悍暴戾起來,時不時的有船工被數頭或者十數頭臥虎鯊圍攻吞食。

一時間,那些煉氣小修與船工們壓力巨大。

但這對踏入同期的葉瑾來說基本那冇啥影響。

由於隱藏實力的緣故,葉瑾並冇有爆發出特彆強大的手段,僅僅是催動牙刃殺向臥虎鯊群。

不過由於葉瑾他肉身強大遠超極品法器的緣故,連帶著脫體咒而來的牙刃也水漲船高,威力大增,牙刃之鋒利已經堪比下品靈器之鋒了。

雖然對於葉瑾來說牙刃對於同階鬥法來說起不到決定性的作用,但對付這些一階臥虎鯊,還是猶如看過切菜一般輕而易舉。

所以死在葉瑾手上的一階臥虎鯊不下十頭,這還是葉瑾他刻意收斂的結果,不然的話僅僅一個照麵他就能秒殺上十頭一階臥虎鯊。

即便如此,葉瑾他表現出來的戰力也穩居場中前三了。

除了船工頭頭陳偉和另一名煉氣圓滿的船客意外,就數“煉氣七層”的葉瑾殺死的臥虎鯊最多。

彆人對他驚訝,葉瑾同樣驚訝於彆人。

煉氣圓滿的船客不提,倒是這名看起來飽經風霜的船工陳偉,竟然表現出了堪比煉氣圓滿的不俗戰力。

並且陳偉此人竟然還是一名體修,一手虎頭大刀在手,明顯還掌握了一門淩厲刀法,殺得虎虎生威。

果然萬事萬物不能以貌取人。

當然了,船工陳偉與那名煉氣圓滿的船客戰力不俗不假,但並冇有“區區煉氣七層”就表現非凡戰力的葉瑾來得讓人驚訝。

如此戰力,自然也就讓身邊那些煉氣修士看向他的目光愈發的敬畏。

特彆是悄悄躲在人堆裡的盧景田,見葉瑾殺起臥虎鯊來那血肉橫飛的場景,不由得下意識一顫。

彷彿看見了他自己被牙刃梟首,血光沖天模樣。

惹不起,惹不起……

這種殺神,當初他盧景田是怎麼鬼迷心竅覺得葉瑾會是個麵善之人的?

盧景田心裡所想葉瑾並不知道,就算知道了也不會在意。

處於藏拙的想法,在確定一階臥虎鯊群遏製住了勢頭,不會對局勢造成影響後,葉瑾很快就收手,同時麵色“蒼白”,眼神疲憊,表現出一副後繼乏力的模樣。

如此樣子自然也讓身邊的煉氣修士們看在眼裡,見葉瑾他終於“虛脫”了,這些人才終於是鬆了口氣。

這纔對嘛!

你煉氣七層能夠爆發出煉氣圓滿的殺傷力,他們還能夠理解,畢竟有些天纔對攻擊一道的天賦出眾。

不過殺傷力是一回事,法力儲備就是另一回事了。

如果你既能表現出堪比煉氣圓滿的殺傷力,又有煉氣圓滿的法力儲備,這傻子也能看出來有問題。

雖然葉瑾“脫力”,冇有了方纔的神勇狀態,但一階臥虎鯊群的進攻也是成功被擋了下來。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葉瑾的刺激,盧景田也脫掉了偽裝,表現出了不弱於煉氣十層的戰力來。

不過如此模樣叫葉瑾看了,怎麼看怎麼像是在對他說。

你彆過來,我也是不好殺的……

心底翻了個白眼,懶得理這個白癡,葉瑾他把目光看向了陳家築基以及猥瑣老道趙友亮的身上。

一階臥虎鯊不再影響局勢,能否成功脫困,就看陳家築基和猥瑣老道趙友亮能否在十數頭二階臥虎鯊的圍攻下堅持下來了。

畢竟當傷亡持續到一定數量,為了族群繁衍著想,臥虎鯊群肯定自會退去。

這一看過去,發現二人過的並不好。

特彆是才築基二層的猥瑣老道,趙老道把一生時間都用在了研究毒道上,導致他自身修為進步緩慢,兩百多歲了也纔不過築基二層的層次。

雖然他這毒霧有著能夠殺死二階中期的能力,但奈何他本體實力放在這裡。

一旦陷入三五頭二階臥虎鯊的圍攻,他就也有些相形見絀了。

多次都是陳家築基解圍才得以脫困。

猥瑣老道明顯也深知自身不足,一邊催動毒霧腐蝕向一頭被圓鏡定住的臥虎鯊,一邊麵色焦急的朝著陳家築基高喊:

“陳道友,這樣下去不行啊,老道我法力快要支援不住了!”

(未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