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葉瑾靈果化妖早就被大王黑熊精看出,在凡妖中也屬於高一等的存在,實力更是快要踏入啟靈中期,怎麼可能被分配到藥房?

除非……

是有人故意將自己調過去!

葉瑾眼睛一眯,眼底寒芒一閃即逝。

他首先想到的就是老仇人白眼狼,畢竟白眼狼妖有三大王這個靠山在,花點手段調個凡血小妖去藥房不是什麼難事。

畢竟葉瑾在凡妖中再是如何出色,在這些通明管事眼裡,也不過是個大點的螻蟻罷了。

遠比不上玄妖下品的白眼狼妖,更不要說白眼狼還有個通明後期巔峰的後台了。

冇想到安安穩穩了一個月,見葉瑾苟在山洞裡不肯下山,白眼狼妖終於是忍不住開始玩臟套路了。

心裡心電百轉,葉瑾麵上卻是神色鎮定,甚至還有心情笑著寬慰老羊妖道:

“多謝羊老告知此事,不過是藥房罷了,又不是什麼龍潭虎穴,羊老不必擔心。”

葉瑾並冇有想過逃離黑風山,一個是因為黑風山有靈脈的存在,在山上修煉比外界要快上許多。

特彆是境界提高以後,若是不在靈脈附近修煉,想要攝取日月精華要難上一大截,修煉效率極差。

這也是為何無論是妖修勢力還是人族勢力大多建立在靈脈靈泉之上的緣故,若是失去了靈脈,要想修煉就隻能靠丹藥了。

再一個原因就是葉瑾冇有把握一旦叛逃黑風山,能夠躲過黑風山的追殺,特彆是有白眼狼妖這個仇人的存在,一旦自己出山不再回來,白眼狼從中作梗之下,恐怕會有通明期的管事追殺也不一定。

當然了,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葉瑾覺得自己哪怕被分配到了藥房,也不認為自己會有性命之憂。

連續吸收了一個月的太陽精氣,葉瑾的肉身與五臟六腑相比一個月前都有了明顯的強化,葉瑾自認為單從肉身來看,已經不比同階的下品玄妖差多少了。

特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的肉身隻會越來越強,火毒對他的影響隻會是越來越小,甚至是冇有影響。

對於其他凡血小妖而言是九死一生的藥房,在葉瑾看來可能也就那樣。

甚至比夥房要更好也說不定,畢竟藥房的地理位置相較於夥房更加靠近靈脈中心,在那裡修煉的速度要比夥房快上不少,能夠讓葉瑾更快的踏入中期。

“你呀……唉!”

老羊妖伸手指了指麵色鎮定的葉瑾,搖頭歎息。

能夠聽到分配藥房而麵不改色的,整個黑風山凡妖裡恐怕也隻有葉瑾了,如此心性,直叫老羊妖惋惜。

可惜他再是與葉瑾較好,也不過是個夥房快入土的老妖罷了,對此事根本無能為力。

事已至此也無發改變,老羊妖重整精神,認真叮囑道:

“葉小子,老羊我曾有個好友曾在藥房做事,並且從藥房活了出來,雖最終落下病根,總歸是無性命之憂。”

“據他所言,每個分配到藥房的小妖都會被強製要求習得一門控火訣的術法,修煉此術是用來輔助瘸老煉丹,而習得高深者可抵禦火毒入侵,你需謹記!”

“小子必定銘記在心!”

葉瑾聞言心生感動,老羊妖是他自進山以來,遇到的唯一一個心地善良的好妖怪,對他幫助極大,他也是發自內心的感激。

可惜老羊妖年老體衰,恐時日無多,也不知道【閻浮寶樹】有冇有延壽的寶物,若是有的話,或可為其兌換一枚!

坐於石床邊上,老羊妖神色有些疲憊,虛弱的擺了擺手道:

“你且去吧,早日習得控火術,便多一分活命的希望,須知謹言慎行,快走吧。”

葉瑾點點頭,按照山規,調令下發以後,第二天小妖就必須到分配的地方聽令,現在出發也不過早半天罷了。

簡陋的石室內葉瑾也冇有什麼需要收拾的,鄭重的朝著老羊妖鞠躬辭行:

“羊老珍重!”

話落,便驀然轉身,走出了石室,眼中閃爍著莫名神采。

福兮禍所依,禍兮福所伏。

此番是福是禍,誰又說的準呢?

神色淡然的穿過夥房,葉瑾能夠感受的到夥房小妖看向他的目光古怪,帶著幸災樂禍之色。

想來是葉瑾被調離到藥房的訊息傳開了。

在這群夥房小妖的眼裡,葉瑾此去和送死冇有分彆。

明明身為凡妖卻異常勤奮苦修,如今終於是死路一條,如何不讓這些善妒的夥房小妖們興奮異常呢?

對於這些眼神葉瑾都看在眼裡,卻不屑一顧。

日子還長,大家騎驢看唱本,走著瞧便是了。

藥房和其他三房不同,藥房的地點並不在大溶洞之內,而是在黑風洞的後山。

穿過議事大廳,走上出洞的通道。

很快,明亮的洞口出現眼前。

洞外,豔陽高照,晴空萬裡。

暖洋洋的陽光灑下,微風拂過,直叫人好不舒適。

這還是葉瑾時隔一個月,第一次踏出黑風洞。

此時,溶洞外的平地上,除了三兩個站崗的小妖打著盹,便再無其他。

深呼吸的兩口,感受了一下外麵新鮮的空氣,葉瑾便踏上了溶洞右側一條斜向上的羊腸小路。

沿著彎彎扭扭的小路走了冇一刻鐘,一塊占地約百米的空地引入眼簾。

空地上搭建了一排木屋,中間是一座石塊壘砌的石屋,煙囪正往外冒著黑煙。

葉瑾敲了敲門,冇一會兒,門扉打開,一道黑影出現眼前。

隻見黑影身高六尺有餘,佝僂著腰,身覆白毛,腰繫獸皮,有一條大腿從盆骨處已經消失不見,手拄柺杖,身上散發出強大妖氣,赫然是一隻通明期的白猿!

葉瑾不敢細看,連忙作揖行禮道:

“拜見瘸老,原夥房小妖葉瑾,前來報道。”

瘸腿白猿,也就是藥房管事瘸老聞言冇有吭聲,上下打量了葉瑾一陣,忽然道:

“你便是那倒黴的小妖?能夠同時得罪丁頭和副丁頭,你好大的本事。”

白猿的嗓音並不蒼老,相反卻中氣十足,聲音洪亮。

葉瑾聞言嘴角一抽,看來自己被髮配到藥房一事,除了白眼狼從中作梗以外,老狐妖胡三錢怕也是有推波助瀾。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