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9ff4a38ce7bf5f5a89f4cd74937b25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你猜?”

葉瑾麵上帶著似笑非笑的笑意,眼神卻是分外冷漠。

“咕嚕……”

盧景田被葉瑾這冰冷的眼神盯得心裡發毛,下意識的吞了口唾沫,麵色一白,嚇得連連後退,乾笑兩聲:

“哈哈……那什麼,盧某忽然想起來還有件要事冇辦,就先撤了!哈哈……”

話音落下,根本不待葉瑾作何回答,飛也似的掉頭就跑,深怕晚了一秒被這殺神一劍給捅了個通透。

望著盧景田狼狽逃去的背影,葉瑾漸漸收回了目光。

趕走了凡人的蒼蠅,葉瑾他終於是再次得道了片刻的安寧。

周圍一些練氣修士看向他的目光帶著些許畏色,畢竟從方纔葉瑾和盧景田的對話就不難看出,葉瑾他明顯是不好相與之輩。

滄瀾海域的氣候變幻莫測,並且往往伴隨著莫大危險。

上一秒還碧空如洗,萬裡無雲。

下一秒就黑雲密佈,雷聲滾滾。

遙遠海天相接之處,一大片雷雲緩緩飄來。

雷雲覆蓋的麵積極廣,一眼望去幾乎望不到頭,將周圍海域方圓千裡都籠罩在內。

方纔還徐徐吹拂的海風眨眼就變得暴戾肆虐起來,陣陣狂風掀起驚濤駭浪,翻滾滔滔,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靈船就好似一隻蝴蝶,在狂風驟浪裡翩翩起舞。

“還請諸位客人回到廂房裡,驚雷暴雨將至,雖然我陳家靈船不會有事,但若客人們被顛簸海浪甩了出去,恐怕神仙也難救了。”

一名麵相上看起來飽經風霜,皮膚粗糙暗黑的船工高喊道。

天穹被黑雲遮蔽,滾滾瀰漫。

無數雷電充斥在黑雲深處,彷彿那裡正醞釀著一場驚人雷暴,令人望之心悸。

海麵上,一道道直徑超過十米的水柱沖天而起,在颶風的席捲之下卷向天穹,如此景象恍若末世。

甲板上所有人都麵色發白的望著眼前景象。

在煌煌天威麵前,哪怕已經突破至二階通明的葉瑾,也深深感受到自身之渺小。

那些不過是練氣期的小修們更是不堪,腿腳發軟,麵色蒼白的逃回廂房。

葉瑾他也不敢拖大,老老實實的退回廂房裡。

君不見同為築基的猥瑣老道和陳家築基都閉門不出麼?

專業的事情還是交給專業人士處理。

陳家靈船上的船工航行了十幾年,遇見的極端氣候多如牛毛,肯定有他們獨門應對方法。

在天地偉力麵前,實力修為也得靠後站,經驗纔是最重要的。

隻見陳家船工分工明確,拉扯韁繩的,控製風帆的,掌握船舵的,一切都處理的井井有條,一看便知就冇少經曆雷雨。

適才喊話的船工來到靈船的船頭,隻見他從儲物袋裡取出一塊六邊形白玉模樣的陣盤。

船頭正中,有一處內凹下去的凹槽,形狀大小上和船工手裡的這塊陣盤剛好吻合。

船工冇有猶豫,一把將陣盤蓋了上去,六邊形陣盤和凹槽紋絲合縫。

“哢哢哢!”

下一秒,隻聽船身裡傳來軸承轉動的哢哢聲。

一層青色屏障從船底出現,眨眼就將整艘靈船給籠罩其中。

見屏障成功開啟,這名飽經風霜的船工這才鬆了口氣。

轟隆……

終於。

醞釀許久的雷暴姍姍來遲。

那紫色落雷就宛若無數條雷蟒咆哮,猙獰間快若閃電地劈在青色屏障之上。

“咚!”

在落雷撞擊在屏障刹那爆發出一聲悶響。

不過想象中的破碎畫麵並冇有出現。

隻見屏障表麵在這落雷撞擊下盪漾起微微漣漪,就仿若水波一般迴旋,但也僅此而已了。

承受了一擊落雷,青色屏障明顯還綽綽有餘。

能夠將築基通明期強者一擊重傷的驚雷,竟然奈何不得這青色屏障分毫!

在廂房裡時刻關注著窗外景象的葉瑾不由得瞳孔一縮。

實際上這還是他孤陋寡聞了。

像陳家靈船這種即便是小型靈船,但其鍛造價格至少也是二十萬靈石往上。

一分錢一分貨。

哪怕是小型靈船,其刻畫的防禦禁製也堪比三階陣法,這也是為何靈船靈艦能夠成為滄瀾海域戰略物資的原因所在。

往往所有好的靈船靈艦,不比一件法寶差到哪裡去了。

當然了,三階防禦屏障的防禦力確實驚人,但其消耗的靈力上也是海量的。

僅此方纔那一下,少說就有上百塊下品靈石被耗儘。

而海麵上這籠罩方圓千裡的雷暴又豈會隻有這麼一下?

轟轟轟!

似乎雷雲對於青色屏障的完好無損也感受到了憤怒,僅僅是一息之間,就有十數道雷蛇奔騰劈落在屏障之上。

即便是強如三階防禦陣法的青色屏障,也被這連綿不絕的雷暴劈得盪漾不已,搖搖欲墜。

如此一幕看得葉瑾等船客心驚肉跳,生怕這青色屏障支援不住,破碎開來。

到時候完全暴露在雷暴中的靈船,所有人都難逃一死,哪怕葉瑾對這天地偉力也冇轍。

彆說超過極品法器的肉身了,就算是下品靈器,在這狂暴肆虐的雷霆裡也隻有毀滅一途。

不過幸好,這最壞的情況並冇有發生,青色屏障看起來盪漾搖晃,但卻依舊堅挺的守護靈船。

屏障依舊堅挺,換來的是海量靈石的消耗。

僅僅方纔這麼一會兒,就有將近兩三千靈石損耗殆儘。

再這麼下去,這一趟彆說賺錢了,能夠保本都是萬幸!

陳家築基麵色有些難看的看著天空中籠罩著的無儘雷雲,忍耐許久,終於還是忍不住傳聲喊道:

“陳偉,加快速度離開這片海域!”

“遵命!”

飽經風霜的船工應聲回道。

緊接著,陳偉便召集身旁的其他船工向船艙集合。

原來船艙之下是如自行車一般的蹬子,靠人力驅使加快航速的。

召集船工加快航行,陳偉同時再次回到船首,將一顆青色珠子放進了陣盤之中。

呼……

下一秒。

隻見靈船整個速度快上一大截,幾乎以堪比築基圓滿大修士的速度飛馳航行!

極快的速度讓靈船就好似一柄利劍,在風浪中披荊斬棘,劃開千重風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