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3362ee8845bce98f6dc602d660cba0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當然了。

還有最最重要的寶物,五階結丹至寶——丹霞魂心!

此寶的價值之高,幾乎無法用靈石來衡量。

一旦泄露出去,哪怕是結丹大能也會追殺他。

畢竟能夠提高五成結丹機率,基本上相當於穩定產出一名結丹妖王。

不過葉瑾他距離結丹還有很長一大段的距離。

丹霞魂心短時間內對葉瑾來說是不可能用的上。

被葉瑾收納在了囊袋最深處。

若不是閻浮空間裡不能存儲東西,他甚至想將丹霞魂心藏在閻浮空間裡最保險。

他不信這滄瀾海域有誰能夠查探到閻浮空間內的情況!

修煉功法《閻浮妖疏》第二次早已換得,所以葉瑾他並不缺。

說到這,閻浮妖疏第二層附帶的秘術【閻浮煉神決】,在葉瑾他突破通明後是終於能夠修煉了。

此法雖然不像閻浮暴血術那般是提升戰力的秘術,但從長遠來看,能夠增強神魂的秘術,絲毫不弱於任何天階秘法!

目前對於葉瑾來說,隻差血脈上的進化了!

是的……

葉瑾苦於自己山魈這一凡妖血脈久矣。

特彆是突破到通明期後,葉瑾他就愈發的明顯感受到凡妖血脈的低劣性。

畢竟凡妖的最終點也不過是通明期罷了。

已經突破通明的葉瑾,對於山魈來說,已經是走到了血脈的儘頭。

要想修為更上一層樓,隻有突破血脈的桎梏才行。

到目前為止,葉瑾他也隻在呂雉的身上看到過血脈進化的可能。

不過呂雉他血脈進化,是靠著逆天神通【噬靈】。

冇有神通天賦的他,想要突破血脈桎梏,冇得說,隻能將希望寄托於自家金手指【閻浮寶樹】。

所以到頭來,重中之重還是尋找那些能夠開啟閻浮寶樹的靈物是頭等大事!

解決的血脈之憂,後麵再煉製五行如意棍不遲。

當然了。

葉瑾他也會嘗試著打探一下訊息,看看滄瀾修行界裡,有冇有其他辦法能夠提升妖修血脈的。

這一切,先等到他抵達千葉島再說。

張嘴吐出一口濁氣,葉瑾睜開眼看向窗外,想了想,打算到甲板上透透風,散散心。

一旁的小參精見自家猴哥起身,麵色一喜的就想要一起。

在廂房裡憋了七天足不出戶,可把多動症的小參精給憋壞了。

若不是周圍都是人類修士,小參精早就在靈船上滿大街的瘋跑了。

不過小參精纔剛一起身,葉瑾就麵無表情的斜睨過去。

感受猴哥嚴厲的目光,小參精小臉一苦,委屈屈的有盤膝打坐起來。

早在離開碧寒島之前,葉瑾就給小參精下過死命令,冇突破啟靈圓滿以前,它彆想有玩耍的時間。

給小參精佈置下小五行聚靈陣專供它修行,同時旁邊放滿了得自祁連演武時收繳的大堆靈藥。

待到這些靈藥消化完,就是一頭豬也能修煉到啟靈圓滿了。

將小參精留在廂房裡“學習”,葉瑾時隔七日,終於是踏出了房門來到甲板上。

此時的加班上正三三兩兩的站著些船客,經過七日航行,這些船客也相互認識了一番,除了足不出戶的葉瑾。

感受到自己與其他人的陌生感,葉瑾也毫不在意,左右不過一些煉氣小修罷了,他抬手就能滅殺一大堆。

不著痕跡的抬眼看了下三層,那裡是陳家築基護頭住的地方。

築基期的猥瑣老道就住在陳家築基隔壁。

他們二人和葉瑾一樣,七天來出了相互串門,冇有和煉氣小輩有過任何接觸。

隻要平平安安抵達千葉島就行,葉瑾他並不想橫生節枝。

邁步來到穿透,撫在欄杆上眺望遠處海天一線的美景,感受到徐徐海風吹過,天邊水麵上,不時有海魚躍出水麵,美不勝收。

“在下盧景田,見過道友。”

忽然。

身後傳來一聲客氣的招呼聲。

葉瑾聞聲轉過頭,隻見一身著藍色長衫,長得細皮嫩肉,麵容俊朗就像是公子哥似的青年站在身後,朝著他客氣行禮。

表麵看去,這盧景田修為位於煉氣七層,但實際上在上傳前葉瑾就通過望氣術發現此人隱藏了修士。

這盧景田真正的修為接近煉氣十層,距離築基隻差一步之遙。

不用猜也能知道此人是修煉了一門同龜息斂氣訣一樣,能夠隱匿修為實力的法門。

不過盧景田修煉的這門隱匿法術明顯比龜息斂氣訣差遠了,也就隻能瞞過同階敵人,在高一階的築基通明眼裡,根本冇有任何隱匿效果。

麵對盧景田的客氣招呼,葉瑾淡淡的頷首:

“葉瑾。”

即便葉瑾表現出十分的冷淡,但公子哥打扮的盧景田就彷彿自來熟似的,十分熟絡的問道:

“葉兄此行是去往何地?”

“盧某家在千葉島,若是葉兄也是去千葉島,正好咱倆可以同行,相互間也有個照應。”

葉瑾瞥了盧景田一眼:

“不必了。”

“葉兄不必害羞,俗話說的好,出門靠朋友,大家闖蕩江湖,多交一個朋友,就多一條門路嘛……”

老子害羞你大爺!

葉瑾翻了個白眼,懶得搭理此人。

他算是看出來了,這盧景田大概率是大家族出身的公子哥,冇什麼閱曆。

熱臉貼冷屁股,盧景田也依舊不惱,又熱情邀請道:

“葉兄,到了千葉島後,在下誠邀你去快活林,‘品嚐’一下快活林的人間美味,不知可否賞臉?”

葉瑾麵上冇有任何表情,斜睨了他一眼,忽然開口道:

“在下曾經有一個話癆朋友。”

盧景田一聽愣了一下,驚喜道:“原來葉兄也是喜交好友之人麼?不知葉兄的這個朋友身在何地?在下也想和他交個朋友。”

葉瑾瞅了他一眼,又道:

“後來他死了。”

盧景田呆滯的捂住嘴,惋惜的道:“他是怎麼死的?”

“他話太多,某一劍就把他給刺了個通透!”

葉瑾語氣平淡,說話的內容卻讓人不寒而栗。

盧景田:……

盧景田尷尬的撓了撓頭,乾笑兩聲:

“葉兄你是開玩笑的吧……”

葉瑾似笑非笑的看向他到:

“你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