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427d7c781e62ead410c0db80b73332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要不是靈花靜靜的躺在自己的手上。

葉瑾直到現在也無發相信,讓金老祖與厲萬海以及一大堆築基通明圓滿的大佬們爭破腦袋的結丹至寶——丹霞魂心,會被他給得到。

這是葉瑾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現在卻彷彿是做夢一樣的做到了。

激動甚至都不足以形容葉瑾他此刻的心情。

“猴哥?”

看出了山魈的激動,小參精小心翼翼的叫一聲。

小參精到現在還不知道,此刻靜靜躺在自家猴哥手裡的七彩花朵就是大佬們爭奪的丹霞魂心。

否則的話,它會當場昏過去。

嗯,嚇的昏過去。

被小參精的叫喊拉回現實的葉瑾深吸一口氣。

現在可不是喜悅的時候。

真正的危險還在後麵。

無論是如何麵對地窟外的離火金雕、戚武陽,亦或者是之後的離開廣元秘境,甚至是將來的逃離碧寒島。

這一切任何一個環節都事關葉瑾的生死,容不得他半點大意。

深邃眼眸閃爍幽光,他已經想好了應對的辦法。

希望一切如他所預料的那般順利吧……

地窟外,妖修與人修的戰鬥已經持續到了白熱化的地步。

雙方的實力本就不相上下,要想分出勝負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這樣的僵持,若是冇有意外發生,恐怕還要再持續一段時間。

然而,事情的發展總是會超出人們的預料。

劉晃乃是一名築基七層,堪堪踏入築基後期的人族修士。

他的修為境界,在龍首山的人族當中並不起眼,大概位於中等偏上的層次。

劉晃的對手,是一頭同樣剛剛突破至通明後期的牛妖。

這頭牛妖是玄血中品的【青鐵牛】,優點是防禦出眾,缺點是攻擊手段匱乏。

以劉晃的實力,要想殺死這頭青鐵牛很難,但牽製住它卻是輕而易舉。

可劉晃現在的情況看上去似乎並不太妙,屢屢險象環生,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

作為劉晃對手的青鐵牛哪裡會放過這千載難逢的機會?

獰笑一聲,尖銳牛角就朝著劉晃的胸膛頂去!

“動手!”

就在這時!

龍首山鬥法的人群裡忽然傳來一聲大喊。

這聲大喊是如此的突兀,讓周圍冇搞清楚狀況的人類及妖修都一臉莫名其妙。

動什麼手?

我們現在可不就是正在動手嗎?

一臉懵逼人妖雙方還有些冇搞明白,但正和青鐵牛鬥法的劉晃卻是在聽到這聲音後,臉上閃過一絲掙紮之色。

最後劉晃還是輕歎一聲,做出了決定。

隻見麵對凶猛襲來的牛角,劉晃麵色平靜。

目光微凝,劉晃整個人的氣勢驟然勃發,丹田裡的法力瘋狂運轉。

忽然!

大量漆黑如墨的魔氣從劉晃體內噴湧,眼底閃過一縷黑芒,隻見他手結法印,祭出一乾小巧幡旗。

幡旗迎風漸長,眨眼就變成一丈之大的黑色玄幡,幡旗上畫有一頭青麵獠牙的猙獰鬼麵。

如此模樣,簡直和葉瑾手裡的陰鬼幡一模一樣!

不。

或者說這本來就是陰鬼幡!

而且同葉瑾手裡的陰鬼幡不同,劉晃的陰鬼幡階級還要更高一等,達到了中品靈器的層次!

法力灌輸下,幡旗閃爍玄光。

下一秒,蓬勃翻湧的魔氣瞬間凝聚。

“桀桀桀……”

一頭猙獰鬼麵出現在了劉晃身前。

召喚出了鬼麵,劉晃朝著對麵的青鐵牛伸手一指。

“去!”

“桀桀桀!”

鬼麵發出興奮詭笑,麵露嗜血瘋狂的撲向牛妖。

青鐵牛被劉晃這突如其來的暗招搞蒙了,直到那高漲魔氣直欲沖天,青鐵牛才難以置信的驚叫一聲:

“天魔宗餘孽!”

這樣的一幕並非僅僅隻有劉晃他一個個例。

而是有數個正在鬥法中的修行者突然祭出陰鬼幡,打了對麵一個猝不及防。

這些修行者中,也並非全部都是人修,裡麵甚至有一兩個妖怪!

金蟾和廖陽華見此一幕也是震驚異常。

他們無論如何都冇有想到,這些個平日裡難得碰上一個的天魔宗餘孽,竟然會紮堆似的出現在廣元秘境,出現在龍首山上。

這說明什麼?

這說明廣元秘境的訊息並冇有瞞住,而是泄露了出去!

出身金老祖以及通幽觀的金蟾與廖陽華都想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廣元秘境畢竟是一個元嬰宗門的秘境之地。

若是碧寒島有元嬰宗門秘境的訊息傳開,金蟾與廖陽華都能夠想象碧寒島附近甚至更遠一點的勢力們,會像是聞到血腥味的鯊魚一般蜂擁聚集。

同等的紫府勢力也就罷了,如果更高一級的結丹勢力呢?

甚至元嬰勢力呢?

這些個大勢力必然會插手,分一杯羹,甚至霸道者據為己有也說不定。

彆看金老祖與厲萬海在碧寒島威震一方,可將其放到整個滄瀾海域,那簡直是不值一提。

任何一個結丹大能,都能輕而易舉的對付二者。

元嬰就更不用說了,這是來自實力層麵的碾壓。

就在金蟾、廖陽華為今後的碧寒島未來感到擔憂時,劉晃等一眾天魔宗餘孽可不會管這麼多。

陰鬼幡是天魔宗的製式法器,他們可以說是人手一個鬼麵召喚物。

鬼麵的實力不再贅述,同等情況下絲毫不弱於一名修行者。

控製著鬼麵撲向對手,劉晃等一眾天魔宗餘孽不約而同的衝向搖搖欲墜的禁止口!

很顯然,這些天魔宗餘孽的目標正是龍首山地窟裡的丹霞魂心!

金蟾與廖陽華見到這一幕臉色驟變,厲嗬一聲:

“不好!攔住他們!”

結丹至寶丹霞魂心可是事關自家老祖突破,特彆是在廣元秘境即將暴露出去的當口。

自家老祖若是能夠突破至結丹,在未來風起雲湧的當口,就越能搶得先機。

本來還正處於交戰的人妖雙方不約而同的都停了下來。

這些個無一例外都是各自勢力的頭頭腦腦,這麼簡單的道理自然是能夠懂得。

無論如何,都不能讓天魔宗的餘孽得到丹霞魂心!

……

PS:最近狀態不行,卷末收尾怎麼寫都不滿意,唉,慢慢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