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892e6199278c20af134eb360d101f4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動手!”

金蟾一聲厲嗬。

最先反應過來的是早有準備的離火金雕!

“唳!!!”

隻見其銳利鷹眼寒芒爆射,鷹喙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鷹啼響徹全場。

如鐵刷一般的雙翼響起呼嘯,堅硬羽毛表麵湧現出道道火光,散發著至剛至陽之意。

一張火焰羽翼陡然展翅,勢如破竹的撲向對麵的人族陣營。

同時。

人族一方的修士也同樣趁著禁製破除的刹那偷襲對麵。

戚武陽伸手送出一枚紫色幡旗,幡旗上隱約間能夠見到一頭猙獰雷獸。

雷獸乃是上古異獸,血脈位於天階上品。

戚武陽這紫色幡旗裡當然不可能禁錮一頭雷獸,這風帆上隻不過是用雷獸血液刻畫的一頭雷獸虛影罷了。

可即便如此,這紫色幡旗的威力也不容小覷,由於這雷獸虛影的存在,紫色幡旗一舉成為了極品靈器,若是煉化一縷雷獸殘魂,甚至一舉突破成法寶也不無可能!

雷霆幡是戚武陽的成名靈器,一幡在手,就是紫府修士他也能鬥上一陣,死在他手上的二階修行者更是不知凡幾,人妖都有。

雷霆幡無風自起,雷霆轟鳴。

幡旗裡陡然湧出大量的黑霧雲氣,雲氣中雷霆閃閃,電光雷鳴。

戚武陽目光一凝,高舉雷霆幡。

隻見雷霆驟然暴動,凝聚成一個雷球砸向火焰羽翼!

“轟!”

一聲驚天巨響。

伴隨著耀眼刺目白光爆射。

狂暴的雷霆,凶猛的烈火,就好像是兩隻凶獸爭鬥,激烈異常。

所有人,妖修也好,人修也罷,都被這陡然爆發的白光刺目,丟失了視野。

待到雷霆烈火散去,眾人恢複視野,再看向四周。

隻見龍首山一片狼藉,能量之狂暴,竟然硬生生將龍首山的山尖削成平地。

不過,這隻不過是大戰的前菜罷了。

“殺!!!”

幾乎同一時間,人修妖修俱是大喝一聲,殺向對麵。

一麵圓耳大,鼻直口方,身著靛青道袍,手裡捏著一杆拂塵,年歲約莫四十出頭的中年道人殺向了妖族一方的金蟾。

此人名叫廖陽華,乃是通幽觀的築基長老,修為同樣是位於築基圓滿的層次。

廖陽華和死去的李雲河靈根相同,也是罕見的冰屬性異靈根修士。

隨著廖陽華法力湧動,絲絲寒氣從他體內散發,冰冷刺骨的寒氣比之李雲河還要寒冷,似乎連周圍的空氣都給凍結。

“冰雨梨花!”

隻見廖陽華雙手法印飛快,麵色一肅,大喝一聲。

冰係靈力猛然凝聚,一團湛藍冰球憑空浮現。

廖陽華眼中精光爆射,對準對麵的金蟾伸手一指:

“開!”

“轟!”

湛藍冰球倏然炸開,化作萬千寒冰尖刺,射向金蟾!

廖陽華的寒冰刺和李雲河簡直猶如雲泥之彆,無論是數量上還是威力上,都碾壓李雲河。

麵對萬千鋒銳冰刺,金蟾眼睛一眯,腮幫鼓起:

“呱——”

一聲沉悶蟾鳴,接著,金蟾血盆大口張開,一輪淡金圓月徐徐升起。

金蟾前腿跪地,做出跪拜姿勢,金月金芒大漲,快若閃電的飛向廖陽華。

這赫然正是【三足金蟾】一脈的天賦神通——金蟾拜月!

廖陽華出自通幽觀,又豈會對死對頭三足金蟾的天賦神通不熟悉。

幾乎是在金月虛影剛剛出現的刹那,他便一拍儲物袋,一抹黑色玄光從儲物袋裡飛出。

待到光芒褪去,露出了黑光之下的物體來。

竟然是一顆龍眼大小的黑色玄珠。

黑珠滴溜溜的旋轉,飛至廖陽華的頭頂。

廖陽華眼疾手快,送出一縷靈力注入進去。

下一秒。

一層薄如輕紗,絲滑柔順的“黑紗帳”將其籠罩。

等到金蟾施展出金蟾拜月神通後,這黑紗帳也已完全成型。

原本能起到定魂之效的金月虛影竟然冇能將廖陽華給定住!

這黑色玄珠竟然是一件罕見的神魂防禦靈器!

不過黑珠雖然抵擋了金蟾拜月的定魂之效,但金月虛影附帶的龐大威力依舊不容小覷。

這邊的金蟾間的戰鬥進行到白熱化,其他位置的鬥法也如火如荼的進行當中。

像離火金雕就和武陽城的城主戚武陽鬥了起來。

一個是至陽至烈的火焰,一個是至剛至陽的雷霆。

雷與火,可以說是天地間最暴躁的屬性之二。

離火金雕與戚武陽之間的碰撞可謂是聲勢浩大,威力驚人。

二者之間甚至都冇有其他人敢在附近,無一例外都離得遠遠的,深怕被這鬥法餘波給波及。

其他諸如三翼癸水蛇、桃槐精樹妖姥姥,也都和人類修士纏鬥不休。

此刻的龍首山山頂,不斷的風起雲湧,雷聲轟鳴,聲震百裡。

廣元秘境裡其他位置感受到龍首山爆發的大戰,全都瑟瑟發抖,不敢靠近。

可以說,廣元秘境之行,實力最強的那一撮修行者都聚集在了這裡。

哪怕是一點點鬥法餘波,都能夠將一名一階弱雞輕易碾死。

龍首山的戰鬥還在繼續,龍首山內部地窟裡,葉瑾的“戰鬥”也來到了關鍵階段。

丹霞魂心所在的水池自然也是同樣存在禁製的。

隻不過這禁製相比於龍首山的禁製而言,其作用更多的還是起到聚靈之效。

可即便如此,葉瑾也是耗費了一次陰煞魔火才成功將禁製給破壞。

雖然葉瑾要是慢慢磨,也能夠將這禁製磨破。

但畢竟現在對於葉瑾來說,最重要的就是時間。

麵帶激動神色,肩膀上的小參精更是緊張的大氣都不敢出一聲,生怕打擾到了自家猴哥。

葉瑾小心翼翼的在水池邊緣盤膝坐下,雙手湧出一股妖力,化為大手探入水池裡,抓住丹霞魂心的根鬚。

驚人的是,這結丹至寶丹霞魂心竟像是有神智一般,被葉瑾抓住之後就開始激烈掙紮,讓他險些握持不住。

葉瑾眉眼一瞪,深吸一口氣,妖力瘋狂湧向手掌,牢牢將其握住,用力向上一把!

“啵~”

一聲輕響。

丹霞魂心死死被葉瑾抓住,無論它怎麼掙紮都無法掙脫,在根鬚離水的刹那,突然再無動靜,花蕊上的煙氣幻象也一併消散,變為死物。

成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