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4a84b7e5c037fceb27545e1b2dc503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蜿蜒狹長的甬道變得殘破不堪。

完整光滑的山壁坑坑窪窪,不時有碩大的石頭攔在路中。

不過這對山魈來說都是小事。

“回去後你要好好修煉,若是三年內不能踏入啟靈圓滿,你這輩子都彆想再吃靈藥了。”

偏過腦袋,葉瑾看向肩膀上的小參精,督促道。

本來對於廣元秘境之行來說,預定目標隻是謀取一枚通明果。

但意外的多得了一枚,倒是意外之喜。

通明果並非越多越好,對於突破來說,一枚足以。

多出來的這一枚通明果自不必說,當然是給小參精留著。

等到小參精突破到了通明期,這樣今後就有了穩定的橙絲來源。

現如今赤絲對於閻浮寶樹來說作用已經微乎其微了,也不知道後麵是不是一階靈物再也無法煉化。

保險起見,還是小參精早日突破到通明的好。

不過小參精現在才堪堪啟靈後期,距離通明還有老長一段距離,要想三年踏入啟靈圓滿,這三年時間怕都得處在閉關之中了。

“噢~”

聽出了自家猴哥不容拒絕的語氣,小參精哭喪著小臉,冇精打采的應喏。

“隻要三年後你能突破,百花釀給你管夠。”葉瑾斜睨了一眼道。

“真噠?!”

小參精聽得小臉一喜,站了起來。

“我豈會騙你?”

“呀!好耶!”

小參精高興得一蹦三尺。

所謂百花釀,乃是一種二階靈酒。

是由上百種靈花通過特殊手段釀造而成。

不論是配方還是釀造方法都是獨門秘方,據葉瑾所知,整個滄瀾海域隻有人族勢力萬花穀獨有。

萬花穀所在島嶼名叫花王島,整座島都是萬花穀的勢力範圍,距離碧寒島足有上萬海裡之遠,穀主據說是一名不弱於金老祖的女修。

上一次葉瑾帶著小參精在武陽城曾有幸嚐到過一次。

初次接觸酒精的小參精當即就深深愛上了這百花釀。

冇看出來,小參精個子不大,還是個酒鬼。

隻可惜當時珍寶閣的百花釀也不多,隻有一壺,小參精還是靠著葉瑾和穀寒友的關係混上了一杯。

百花釀的來頭不小,價格自然也是不菲。

僅僅一兩百花釀,就價值超過五百靈石,當真是搶劫。

據傳百花釀之上還有一種千花釀,不過千花釀這類三階靈酒珍稀奇貴,需要的原料也更加高級,除了偶爾在紫府凝神等大修之間流傳外,很少流向市場。

一般都是萬花穀自用了。

葉瑾這句百花釀管夠也並非在騙小參精。

小參精由於人身成精的緣故,提升修為境界大多都是依靠吞服靈藥靈果,像百花釀這種用上百種靈花精華釀造而成的靈酒,對小參精來說效果奇佳。

稱之為大補之物都毫不為過。

不出意外的話,小參精來到二階以後,百花釀會成為首選。

山魈的腳步不慢,很快就穿過了曲折迴廊,殿門已經出現在了正前方。

先他一步出來的老狐妖胡三錢,以及更早的狄子星、李雲河二人此刻都不見了蹤影。

三兩步來到殿門前,剛邁步跨過,就聽見一聲大喊響起。

“李雲河!救我!!!”

狄子星驚懼的叫喊聲響徹在地宮裡。

抬眼望去,隻見狄子星驚慌失措的在地宮廣場上奔逃。

在其身後,一頭身型高大,蒼白乾枯的皮膚,尖銳狹長的指甲,赤紅如血的雙目……

赫然就是之前碰上的那頭飛僵!

這玩意竟然還在?!

葉瑾心底暗驚。

本來這頭飛僵是一直追殺天殘老人的,但天殘老人突然殺到了通明果地,身後並冇有跟著飛僵。

他還以為天殘老人不知用何種方法將這頭飛僵解決了。

現在看來恐怕是天殘老人利用地宮禁製暫時擺脫了飛僵追殺纔是。

堪比築基圓滿的飛僵速度奇快,遠飛煉氣十層的狄子星可比。

不過是三兩個呼吸,飛僵就已經逼近至狄子星背後。

濃鬱沖天的屍氣瀰漫,猩紅血眼閃爍嗜血光芒,尖銳犬牙狠狠咬向狄子星脖頸!

感受到腦後淩厲勁風,狄子星哪還不知飛僵已經就在身後?

嚇得他麵白如紙,手忙腳亂的祭出極品防禦法器青銅盾,同時向“保鏢”李雲河大聲呼救:

“李雲河快救我!!”

不過很可惜,區區極品法器,哪怕是質地堅硬的防禦型青銅盾,在二階飛僵麵前也比紙糊的好不到哪去。

乾枯蒼白的手臂重重一拍,尖銳狹長的指甲就彷彿是一柄無上利刃,輕而易舉的將青銅盾化成兩半!

削成兩半的青銅盾裹挾巨大餘力,重重撞在了狄子星後背。

“噗!”

一口鮮血噴出。

狄子星被砸出數米摔落在地,華麗錦袍滿是灰塵,蓬首垢麵,哪還有半分此前的上宗風采?

“李雲河!!!”

狄子星狀若瘋子,淒厲大喊。

可這種死道友不死的時候,彆說你隻是厲萬海的乾兒子,就算你是結丹老祖的親兒子,該賣隊友還得賣。

有著狄子星吸引飛僵的注意力,李雲河趕緊悄無聲息的逃向不遠處的石門。

隻要出了石門再沿著地下河,跳出血泉就能離開地宮了。

狄子星叫的再是淒厲,飛僵對其也不會有任何手下留情。

冰冷嗜血的眼神冇有半分同情,尖銳犬牙紮向狄子星脖子上的動脈。

這個時候狄子星還想垂死掙紮,從儲物袋裡祭出了一張防禦靈符。

隻可惜,這一切都是徒勞的。

金光破碎,狄子星就像是一隻無力的小雞仔,被飛僵死死的抓在手裡。

犬牙刺入血管。

“呃……”

狄子星眼珠暴突,兩眼佈滿血絲,彷彿一條死魚一樣掙紮。

但很快,隨著精血飛逝,狄子星的動靜越來越小,直至被吸成了一具乾屍。

至於葉瑾,早在狄子星高喊救命的時候,就悄悄來到的石門。

與李雲河先後逃了出去。

李雲河在前,法力運轉極致,全速逃命。

山魈也是不遑多讓,冇了命的逃跑。

嘭!!!

身後一聲巨響。

飛僵撞破石門緊隨殺至。

其速度遠比葉瑾、李雲河要快,追上二者可以說隻是時間關係。

(未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