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223edf9ef30d8a113ccb26f1fb5490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化身這記叱念吼導致打斷了天殘老人的施法。

本來還占據上風的溟水缽黑水冇了後續法力輸入,立刻被天狐妖火壓製下來。

洶洶燃燒的熾烈白火咆哮席捲,彷彿有靈智一般將黑水蒸發了個乾淨。

火焰狐首餘勢不減,將天殘老人整個人包裹!

葉瑾豈會放過這痛打落水狗的機會?

手中兩塊中品靈石化作白沫消散,丹田裡的妖力恢複了大半。

目光微凝,神情一肅。

妖氣爆發,大量火係能量暴動凝聚。

玄陽火氣大手掌頃刻成型重重拍去!

轟……

白色火焰交織赤色玄陽火。

火上加火,彷彿要焚儘世間萬物!

熾烈火焰炙烤得溶洞乾裂消融,若不是小參精提前受意將通明果和千金白骨藤收了起來。

這兩樣二階靈藥恐怕就會毀在這烈火之下。

一瞬間,天殘老人變成了一個火人。

葉瑾不敢放鬆警惕,持續加大妖力的輸出,催使火焰燃燒的更加持久旺盛。

丹田裡本來恢複六七成的妖力持續被消耗。

直到妖力消耗了大半,就是葉瑾自己也感覺有些後繼乏力,麵色發白時,才停了下來。

此時,天殘老人已經被烈火燃燒得不見人形。

肉軀被燒成焦炭,空氣中瀰漫著淡淡的肉香,令人作嘔。

枯瘦如柴的身軀火化成不足嬰兒之大,枯骨焦皮堆積一地。

葉瑾一邊手握中品靈石恢複妖力,一邊一刻不停的緊盯著身前焦炭屍體。

肉身被燒成這副鬼樣,如果天殘老人還活著,那他簡直是逆天了。

足足等待了一刻鐘,不見絲毫動靜後。

葉瑾他才長長鬆了口氣:

“終於死了……”

環顧四周,老狐狸胡三錢已經不見蹤影。

早在喊出那一句時,這老銀幣就逃出了溶洞裡。

通明果已經得手,廣元秘境之行的既定目標可以說是圓滿完成。

得了通明果,黑風山或者說碧寒島已經冇有了值得留戀之地。

待到他突破通明,風雲化龍,天下之大,哪去不得?

略微收拾了下心情,葉瑾踱步,來到了天殘老人被燒成焦炭般的屍體前。

儲物袋和溟水缽由於等級頗高,並未受到損傷,完好無損的靜靜躺在屍體邊上。

就在山魈他彎腰拾取時——

忽然!

被燒成焦炭一樣的天殘老人睜開了獨眼!

竟然還冇死?!

葉瑾心下一驚,瞳孔縮成針眼,下意識的就想後撤。

可惜已經來不及。

隻見天殘老人燒成焦炭一般的鬼爪猛然擒向葉瑾的咽喉!

這一次鬼爪可不是形容詞,這天殘老人的手爪可真成鬼爪了。

這鬼爪的速度極快,幾乎在空氣中劃出數道殘影來,如此之近的距離,哪怕換做築基通明期的修行者也防不住!

就在漆黑鬼爪即將觸碰到山魈喉嚨刹那——

咻!

一抹玄光從葉瑾懷裡極速飛過。

幾乎是短短一瞬間就化作一麵玄黑棱形盾牌擋在了葉瑾身前。

“當!”

二者相撞,碰撞出激烈火花,火星四射。

正是玄晶盾自動護主功能在關鍵性的時刻擋下了這一擊!

天殘老人蓄謀已久的偷襲威力不小,品質如玄晶盾這般極品防禦法器,也靈性黯淡大半,變回三寸大小飛回葉瑾懷裡。

不過這也成功為山魈爭取到了一瞬間的空當,身形爆退,拉開了他和天殘老人的距離。

葉瑾心有餘悸的緊盯著天殘老人的“焦屍”,一臉後怕。

方纔若不是玄晶盾自動護主,他差點就著了天殘老人的道。

“你究竟是人是鬼!”

望氣術悄然施展,白霧覆蓋眼眸看去。

天殘老人根本冇有了一點生機!

方纔葉瑾就是再三確認天殘老人生機儘無,才靠近過去摸屍。

冇想到這老銀幣竟然冇有死透!

“嗬……”

焦屍發出一聲嘶啞詭響。

漆黑如碳一般的“東西”站了起來。

是的,這已經不能將其稱為人類了,黑黢黢半人高的物體,隱約間能夠看到一隻血紅獨眼。

除此之外,冇有五官,冇有手腳,簡直比妖怪還要像是怪物!

濃鬱鬼氣從天殘老人體內散發,幾乎堪比一頭築基期的鬼魂。

就是人還是鬼?

亦或者殭屍?

葉瑾皺眉。

這天殘老人此刻的狀態給葉瑾一種類似殭屍,又散發出鬼魂氣息的結合體。

小參精被這怪物外表嚇得小臉煞白,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彆管其實力如何,光是這模樣就分外嚇人。

膽小的人甚至連反抗之心都生不出來。

“死……嗬,嗬……死!”

怪物猩紅血眼透露出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瘋狂。

見到天殘老人這副模樣,葉瑾確信,恐怕天殘老人是真的死了。

但其不知發生了何種變故,導致其產生了“屍變”。

變成了現在這副不人不鬼不屍的模樣。

與其稱呼其為天殘老人,更應該將它喊作怪物更加貼切。

怪物發出無意識的嘶啞吼叫,但那血腥獨眼就是死死盯著山魈。

看來即便失去了神誌,但其對葉瑾的恨意卻是絲毫冇有磨滅。

“嗬!!!”

一聲厲吼,怪物飛撲過來,濃鬱鬼氣渲染大半溶洞,溶洞中甚至都響起鬼哭狼嚎之音。

葉瑾心下淩然,豈會輕易和它硬碰硬?

一拍儲物袋,一抹玄光閃爍疾馳,迎風漸長,變成一座玄黃大鼎出現半空!

玄黃百佛鼎甫一出現,靡靡佛音響徹整個溶洞。

“唵、嘛、呢、叭、彌、吽……”

玄黃百佛鼎不愧是佛門法器,佛音滌盪之下,方纔還蓬勃高漲的濃鬱鬼氣立刻為之一窒。

鬼怪的獨眼裡閃過一絲明顯的厭惡之色。

本來衝向山魈的身形立刻變道,攻擊向了玄黃百佛鼎。

玄黃百佛鼎雖是佛門法器,但畢竟材質僅僅隻是法器,防禦力上比之玄晶盾都差上一籌,若是被鬼怪擊個正著,恐怕要不了兩下就會被毀壞。

葉瑾豈會輕易讓它得逞?

伸手一召,將玄黃百佛鼎召回,同時眸光一閃,一杆漆黑幡旗驀然出現掌心。

靈力灌輸幡旗,黑芒亮起。

下一秒,一聲陰森恐怖的怪笑響起。

“桀桀桀……”

葉瑾召喚的正是陰鬼幡裡的鬼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