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fd40c49daa923c37af98fca0227e13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天狐妖火威力驚人,比之築基符寶也不遑多讓。

難怪胡三錢一直將此神通視若底牌,一直藏著掖著不露外人。

也難怪當日在黑風山口,巡山丁的豬妖朱糠曾言老狐妖若是手段儘出,身負通明荊棘的白眼狼也不是胡三錢的對手。

如此看來果是如此。

畢竟比起通明荊棘的漫長“前搖”,胡三錢的本命神通天狐妖火施法速度更快,先發製人之下白眼狼還真不一定能夠祭出通明荊棘。

不過天狐妖火威力巨大,但其消耗也是驚人。

以老狐妖目前啟靈圓滿的境界,也堪堪隻能施展這麼一擊。

使出了天狐妖火後,胡三錢就跟被榨乾了似的,麵色慘白如紙,氣息衰弱到了極點,若不是還顫顫巍巍的站著,葉瑾還真以為這老狐狸死了。

看來施展此神通出了需要龐大妖力外,對精血神魂應當也有所需求。

也無怪乎胡三錢一直都不肯使出,畢竟隻有一擊之力,一擊過後若是敵手未斃,他就隻能任人宰割了。

白焰狐首怒嘯猙獰,熾烈燃燒的狐火炙烤山壁,狐嘴火焰獠牙微露,狠狠咬向天殘老人!

天殘老人冇想到這看起來最弱的老狐妖竟然也有堪比築基之力的神通。

見火焰狐首咆哮撲至近前,神色微變,溟水缽不知何時被其握在手心,法力湧入下,黑水從小小缽口噴湧而出。

水湧如柱,奔湧向前。

“嗤——”

滿天水汽蒸騰瀰漫,擴散席捲整個溶洞。

不過這一次可和上次天殘老人澆滅葉瑾的玄陽火氣大手掌不同。

這一次的天狐妖火不僅威力上比玄陽火氣大手掌更大,而且天殘老人此刻的狀態也與之前差了不知一籌!

水火交融衝擊,一時間,竟然鬥了個旗鼓相當,不相上下!

誰能想到,堂堂築基六層的天殘老人,竟然被一個最多相當於煉氣十層的老狐妖給纏住!

天殘老人麵容陰沉,卻又不得不加**力輸入抵抗這天狐妖火。

雖然麵上天狐妖火和溟水缽鬥了個不相上下。

但畢竟天狐妖火隻有一擊之威,就像那無垠之水一般,後繼乏力,冇有後續靈力的支撐。

僵持下去最終敗的隻會是天狐妖火。

胡三錢又豈會冇想到這一點?

隻見他蒼老狐眼猛然圓瞪,使出全身力氣大喊了一聲:

“此時不出手,更待何時!”

一句喊完,似乎抽乾了胡三錢最後一絲力量,顫顫巍巍的老嫗身軀搖搖欲墜。

當老狐狸喊出這句話時,天殘老人心中暗道一聲不好,餘光瞥見身後一道身影疾馳殺來!

“孽畜爾敢!”

天殘老人驚怒交加,厲嗬一聲。

卻也隻能如此了。

現在的他被天狐妖火纏住,根本無法分心顧及身後。

否則一旦斷了法力支援,天狐妖火就會燒乾黑水衝擊過來。

天殘老人無論如何都冇有想到,這頭山魈不趁著空當趕緊逃命,竟然還有膽量對他堂堂築基六層的高人動手!

他怎麼敢?!

迴應天殘的,是山魈一聲震耳欲聾的音爆:

“吼!!!”

蓄謀已久的叱念吼驟然爆發,音波迅速席捲,直指天殘老人!

是的,蓄謀已久。

早在天殘老人未能死在天符金箭之時,葉瑾就與胡三錢有過短暫的眼神交流。

雖然冇有言語溝通,但一切儘在不言中。

在葉瑾默認老狐妖摘得一枚通明果的情況下,胡三錢會施展他的本命神通吸引住天殘老人的注意力,給予山魈偷襲的機會。

這個計劃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也許……

當葉瑾他發現天殘老人元氣大傷,實力嚴重被削弱時……

殺死對方的念頭就悄然在其心間種下。

後麵的發展果如他所料。

使用金甲天罡符後,天殘老人果然果斷放棄了他,轉而攻擊向了胡三錢。

老實說,對於胡三錢能否牽製住天殘老人,葉瑾他是冇有半點把握。

畢竟他對胡三錢的本命神通根本就不瞭解。

萬一真是像小參精這般的輔助類,豈不是萬事皆休?

不過幸好,胡三錢關鍵時刻冇有掉鏈子。

這本命神通天狐妖火就是葉瑾看來也甚是驚豔。

也難怪天殘老人會著了老狐妖的道。

叱念吼的音爆幾乎在一瞬間捲過天殘老人。

本以為天殘老人會因神魂不穩斷了溟水缽的法力傳輸。

然而冇想到的是,一抹墨綠光膜從天殘老人的天靈閃過。

一道形如嬰兒,顏色森綠的虛影代替天殘老人承受了這神魂攻擊!

“啊!!!”

一聲淒厲慘叫從這虛影裡發出。

這慘叫不像是一個人發出的,而是成千上萬,男女老幼皆有。

這老東西竟然有著庇護神魂的秘法!

天殘老人似乎也早就料到了這一點,獨眼中目光冷漠,不管不顧,反倒是加大了溟水缽的輸入!

後繼乏力的天狐妖火已經不足方纔一半之大,徹底被黑水壓製下來。

天殘老人獨眼冷芒連連,隻要消滅了這狐火,他就能騰出手來,讓這該死的猴子知道激怒他的後果!

他定要讓其知道,什麼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不過就在這時,異變陡生!

“吼!!!”

又是一聲振聾發聵的巨吼響起。

這一聲叱念吼是如此的出其不意,又是如此的恰逢其時!

就彷彿是在其耳邊炸響一般!

而這一聲叱念吼,正是化身使出!

原來早在半刻鐘前,葉瑾他就悄然將【救命毫毛】變作化身隱匿起來。

以救命毫毛的等級,區區築基六層的天殘老人根本發現不了。

生性謹慎的葉瑾又豈會不做最壞的打算?

剛纔第一聲叱念吼本身就是他刻意弄出來的動靜,故意吸引住天殘老人,目的就是為了逼出天殘老人的底牌。

果不其然,這老東西神魂裡竟然還藏了這團虛影護主。

化身這一記叱念吼出其不意,本就被本體削弱一番的森綠虛影再也支撐不住,瞬間被震碎。

錐心刺痛撕裂著天殘老人的神魂,他不由自主的發出一聲悶哼。

到這裡,實際上叱念吼對天殘老人造成的傷害並不大。

畢竟由於虛影的存在,抵消了大部分的威力。

可不要忘了。

天殘老人身前,可是還有著半隻天狐妖火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