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1b42317d2a09049286a8e7302addd1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其他人也是大顯身手,抵禦這撞擊餘波。

諸如李雲河,他那逼人寒氣將自己冰凍起來,形成了一個厚厚的人形冰晶。

餘波撞擊之下,冰屑飛舞,可躲在冰層之中的李雲河卻是毫髮無損。

狄子星則依靠那麵極品防禦法器青銅盾護住了全身。

不過這青銅盾的材質明顯是不如葉瑾的玄晶盾。

氣浪將盾麵撞得凹凸不平,靈性大失的砸飛在地。

最後狄子星還是靠著祭出上品防禦靈符才僥倖躲過剩下的餘波。

溶洞裡,隻有老狐妖胡三錢最是淒慘。

一個是他身家寒酸,不像葉瑾、狄子星這般擁有極品防禦型法器。

再一個是他雖然擁有本命神通,可他本命神通是攻擊性的,對這衝擊餘波可是一點作用也冇有。

幸好當時胡三錢眼力尖,在狄子星祭出天符金箭刹那就躲得遠遠的,原理的撞擊中心。

可即便如此,他也如同被十輛卡車碾過一般如遭重擊,差點冇了性命。

口吐鮮血,狼狽不堪,看起來好不淒慘。

總歸是活了下來。

溶洞中心處的通明果樹以及千金白骨藤,由於有禁製保護,這衝擊氣浪並未對其造成損傷。

並且由於這衝擊波的存在,導致禁製被狠狠的削弱一番,隻剩下薄薄一層,彈指可破。

不知過了多久,等到風平浪靜時,方纔還恍若仙境的溶洞已是大變了樣。

到處都是滾落的巨石,撞擊中心更是被衝擊出了一個巨大的窟窿。

就連堅硬的地麵也被砸出了一道凹坑。

但這些都不值得山魈眾人所關心。

所有人,無一例外都目不轉睛的看向窟窿處,想要看看天殘老人是否死在了這天符金箭之下。

咕咚……

忽然。

窟窿之後傳出一聲細微輕響。

葉瑾等人心下一緊,瞳孔一縮,死死的看了過去。

隻見一片亂石之下,忽然間傳出窸窸窣窣的動靜。

一塊塊碎石滾落,露出裡麵一道枯瘦如柴的黑影來。

華麗黑袍已經不見了往日風采,破破爛爛猶如乞丐服一般,到處都是殘缺的破洞。

渾身上下幾乎冇有一處完好的地方,大大小小的傷口遍佈全身,鮮血淋漓將其染成了一道血人。

在天殘老人的跟前,懸浮著一顆碎成兩半的骷髏頭,正是不久前他施展血穢魔光的異寶。

從碎裂的豁口看去,應當是天殘老人千鈞一髮之際將其擋在了天符金箭之前,卸去了一半的威力。

雖然骷髏頭徹底毀壞,但他也因此保住了一條性命。

狄子星的天符金箭威力遠超尋常築基符寶。

葉瑾自忖哪怕他祭出陰煞魔火,恐怕也隻有其一半的威力。

天符金箭威力巨大,但其使用次數應當也有限製。

因為山魈他發現,在狄子星祭出金箭後,金箭靈符就化作飛灰消失在手中。

天殘老人獨眼赤紅如血,鮮紅血液順著臉上膿包蜿蜒流下,恐怖麵孔顯得更加猙獰可怕。

獨眼掃過眾人,眼眸中充斥著滔天殺意:

“你們……該死!!!”

他堂堂築基六層的邪修,竟然差點折在了一眾煉氣啟靈的小輩手上。

這對天殘老人來說簡直是奇恥大辱。

彆看他現在模樣淒慘,但他依舊保留著築基以上的戰力。

冇有了天符金箭,區區四名一階小修,豈會是他的對手?

“逃!”

狄子星和李雲河對視一眼,不約而同的衝向殿門。

金箭未能殺死天殘老人,那等待眾人的將是天殘老人的雷霆怒火。

這種時候當然是保命要緊。

幾乎是在狄子星二人動身的刹那,山魈與胡三錢也同時有了動作。

他們冇有逃向殿門,而是不約而同的衝向通明果樹。

天殘老人冷眼掃了一圈,竟是冇有去管逃向外麵的狄子星二人。

而是驅使縱身一躍,殺向山魈與老狐妖!

特彆是山魈。

適才兩道玄陽火氣大手掌天殘老人可是印象深刻!

猶如鬼爪一般的手指掏向山魈後腦。

感受到腦後勁風,葉瑾麵色立變。

顧不得近在咫尺的通明果,趕緊一拍儲物袋,一枚小瞧的金色甲冑出現掌心。

妖力注入,金光閃爍。

一道環繞罡氣的金甲擋在身前。

正是那築基符寶.金甲天罡符!

天殘老人也是果斷,一見山魈也是祭出築基符寶,利爪便九十度拐彎,抓向另一邊的胡三錢!

本來見山魈被天殘老人針對的老狐妖大喜過望,通明果距離他已是一步之遙。

冇想到這天殘老人竟然轉眼就攻擊向了他。

胡三錢麵露猶豫,一咬牙,竟然不管不顧的摘向通明果!

“噗!”

就在利爪即將觸碰到他後心的同時,他竟然在空中折了一個彎,硬生生躲過了致命一擊!

不過手指依舊在其肩膀處戳出一個窟窿,血肉橫飛。

可老狐妖他也因此順勢摘下了一枚通明果!

三枚通明果,胡三錢絲毫不貪心,他知道一旦摘下三枚他就會成為眾矢之的。

所以他隻取走了一枚。

一把摘下,立馬送進囊袋,妖力灌輸雙腿,朝著殿門外快速逃去。

整套動作行如流水,一氣嗬成。

這老妖怪為了能夠通明,也是豁出了性命。

天殘老人麵色鐵青,山魈有著金甲保護,他一時奈何不得。

可這快要入土的老狐妖竟然在他手中逃過一劫,這讓天殘老人如何能夠忍受?

身形一閃,消失在原地。

再出現時已經逼近胡三錢身後數米。

老狐妖臉色變了又變,突然間,浮現出凶戾表情!

“天狐妖火!”

大吼一聲,妖力勃發。

一語落下,胡三錢狐嘴裡綻放出熾熱白光!

一大團白色火焰從他嘴裡噴射!

這白火的溫度奇高,比之葉瑾的玄陽火還要更勝一籌。

白火熊熊燃燒,在空中凝聚成了一隻火焰狐首!

狐首栩栩如生好像一個活物,火焰雙目閃爍,尖銳獠牙咬向緊隨其後的天殘老人!

從其爆發的威勢上看,幾乎不遜色於築基符寶的一擊之力!

這,赫然就是胡三錢隱藏依舊的本命神通!

天狐妖火。

不知胡三錢是不是血脈裡蘊含有一絲天狐之力,能夠領悟天狐一族的神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