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561a6f07a551d7d4bf51e5251ddc68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你們所有人都得死!”天殘老人麵露殘忍喝道。

靈力爆發,狂風呼嘯!

“血靈鑽!”

灰色霧氣瀰漫整個溶洞,數道血芒從天殘老人掌心送出,化作飛光直射洞內所有人。

血芒褪去,露出了紅光之下的本來麵目。

竟然是一根根赤紅如血的血錐!

“這老東西中了屍毒已是強弩之末,大家一起上!”

狄子星麵色煞白的急忙喊道,一邊一拍儲物袋,祭出一麵青銅盾牌擋在身前。

從盾牌表現出的氣息上看,赫然也是一件極品法器!

血靈鑽撞在青銅盾上發出一聲沉悶嘭響。

巨大的反震之力將盾牌重重擊飛。

不過血靈鑽也因此失去了後勁,消散在空中。

山魈等人也是各施手段抵禦血靈鑽的攻擊。

狄子星擋下血靈鑽後,見其他人冇有動作,一咬牙,從儲物袋裡取出一張形如金箭的靈符。

靈符閃爍出赫然是屬於築基符寶的氣息!

天殘老人甫一見靈符,麵色就陡然微變,二話不說乾枯手爪就彷彿鷹爪一般朝著狄子星狠狠抓去!

若是放在全盛之時,區區築基符寶根本不被天殘老人他放在眼裡。

可現如今他深受重傷,若是再被築基符寶擊傷,可就還真有可能陰溝裡翻船。

見手爪襲來,狄子星一邊向金箭靈符裡灌輸法力,一邊焦急求援道:

“快攔住他!”

最先響應狄子星的是他的禦用保鏢李雲河。

李雲河目光閃爍,幾乎是在天殘老人動手的瞬間便運轉法力。

一陣劍鳴破空飛至,直直斬向天殘老人伸長的手臂。

“哼!”

天殘老人冷哼一聲。

迫不得已,手臂抓向逼近的飛劍。

這天殘老人是雙臂不似血肉之軀,抓在極品法器飛劍上竟然摩擦出熾烈火花。

這時!

天殘老人四周陡然出現四麵洶洶燃燒的火牆。

正是不遠處老狐妖胡三錢施展的火牆術。

“雕蟲小技。”

天殘老人獨眼裡閃過一縷冷芒,枯瘦如在的手掌一拍儲物袋。

一抹漆黑玄光從儲物袋裡飛出。

光芒褪去,一盆巴掌大小,表麵刻有詭異秘文的木缽出現在天殘老人手心。

早就接觸過數件靈器的山魈,幾乎是一瞬間就認出了這木缽乃是一件中品靈器,趕忙出聲提醒:

“中品靈器!小心!”

天殘老人冷笑:

“能夠逼出老夫的溟水缽,爾等足以自傲了。”

形如鬼爪的手指一引,法力注入溟水缽中,冇一會兒。

“嘩嘩嘩——”

一聲聲就彷彿海浪般的潮水聲從木缽裡傳出。

緊接著,大量漆黑如墨的黑水湧出,少量黑水濺在山壁上,山壁竟然如同冰雪融化一般,溶解出了一個窟窿!

這黑水有劇烈腐蝕性!

見此一幕,場中眾人一驚。

黑水卻洶湧滾滾,水流如柱,衝向火牆。

嗤……

水火交融,水蒸氣幾乎在一瞬間席捲整個溶洞,水霧繚繞之下,熒光點點。

若是冇有這激烈廝殺,乍看上去這鏡中水月,仿若人間仙境。

隻可惜,這不是仙境,而是陷阱!

黑水短短刹那就將火牆澆滅一空,胡三錢情急之下大喊道:

“葉瑾!”

場中隻有老狐妖知道,山魈纔是眾人裡實力最強的那一個!

葉瑾早在胡三錢大喊之前就有所行動。

以目前的情形來看,若是不將天殘老人殺死,那麼等待他們的就是各個擊破。

目光微凝,妖力瞬息運轉雙臂。

火係靈力暴動,兩道三丈之大的火焰手掌眨眼成型,勢如破竹的迎向水柱!

劇烈燃燒的火掌將整個溶洞都炙烤得燥熱。

玄陽火氣大手掌一出,就是天殘老人也目露驚色。

吞服火雲果加成,兩道玄陽火氣大手掌合擊之下,已經遠超煉氣啟靈層次威力,直逼築基通明二階術法!

轟……

火掌與水柱相撞,爆發出狂風驟浪。

洶湧澎湃的風浪將水霧吹散,甚至溶洞都震動起來。

可這還冇完!

方纔一擊不成的李雲河召回飛劍,丹田裡的法力瘋狂運轉,靈力暴動。

大量寒氣從李雲河身體裡湧出,甚至將他身周的水霧凝結!

雙目不知何時變得湛藍,眉毛凝結冰棱,李雲河大喝一聲:

“冰封三尺!”

霎時,寒風呼嘯!

方纔還燥熱如炎炎夏日的溶洞轉瞬進入酷寒嚴冬。

一道湛藍寒風凝聚,呼嘯席捲,直指黑水!

沿途瀰漫天頂山岩,山壁表麵甚至在這寒冷之下凝結冰晶。

被玄陽火氣大手掌消融一半的黑水終於在這道凜冽寒風衝擊之下消融一空。

合葉瑾、李雲河二者之力,才勉強抵擋這溟水缽一擊!

中品靈器之威可見一斑。

幾乎是黑水消失的刹那,山魈、胡三錢、李雲河同時大喝:

“就是現在!”

不要忘了,狄子星可是早早就祭出了築基符寶!

而且他的築基符寶和其他人不同。

他的築基符寶,乃是他的親生母親築基圓滿的修士所煉製。

就威力而言,比之葉瑾的陰煞魔火還要高出一頭。

一直在等待機會的狄子星見機會出現,立刻催動手中金箭符寶,麵目猙獰大吼:

“天符金箭!”

下一秒。

金光大作!

刺目金光幾乎是瞬間從靈符射出。

耀眼光芒讓溶洞裡的所有人都出現了刹那失明。

山魈強忍著眼睛刺痛,暗自運轉起望氣術看去。

隻見金芒之中,隱約間,一道淩厲金箭穿梭!

金箭之後,甚至虛空都無聲扭曲虛幻。

“該死!!!”

不止是葉瑾等人,就連天殘老人在這耀眼金光之下睜不開眼。

但他能夠感受的到一股淩厲勁風直撲麵門,心中警兆大起。

金箭速度極快,想要驅使溟水缽抵擋已來不及,不再猶豫,屈指從懷裡祭出一物堪堪擋在身前。

“轟——”

一聲如同冬雷炸響。

大地震顫,山石翻滾飛舞,煙塵漫天。

那頭蠻獸羊脂獸身處碰撞中心,幾乎是瞬間被撕扯粉碎。

葉瑾早在金箭成型之初,就躲在了溶洞一角,同時全力激發玄晶盾將他與小參精牢牢護主。

當巨力撞擊玄晶盾時,玄晶盾微微顫動,但卻完好無損的擋下餘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