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0ed343f8743a7e9a591dad8a8cecc1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本來按照呂雉的計劃。

他是打算等到啟靈圓滿時,他再趁著和樹妖歡好時偷襲姥姥,盜走木靈之心。

可千算萬算,冇想到他自己的底牌全部都暴露在了山魈眼裡。

這也就算了,更過分的是底牌儘出的情況下,他竟然還不是山魈的對手,被葉瑾給反殺了。

若不是靠著本命神通逃脫一命,他可就真死在了山魈手裡!

這也導致他逃脫之後不得不冒著風險,強回黑風山,提前發動了計劃偷取木靈之心。

雖然最終還是得手,但差點死在葉瑾手中就成為了呂雉他永遠的痛。

被他視為奇恥大辱,發誓一定要將這個仇給討回來!

如今正好在魘瘴沼澤地下宮殿裡遇見山魈,正好給了他這一千載難逢的機會!

“今日老天爺讓雜家再遇上你,就是為了讓雜家報當日之仇!”

“納命來!”

一語落下,呂雉妖氣大漲,七彩尾羽猶若孔雀開屏一般散開。

“去!”

五根尾羽沐浴火焰沖天而起,在空中彙聚成了一麵七彩羽扇,扇子表麵閃爍火焰流光飛射!

相比於上次,這一次呂雉的術法提升了一大截。

特彆是這燃羽,組合起來的羽扇,氣勢上竟是絲毫不弱於一件極品法器!

甚至相比極品法器,脫胎於自身的尾羽要更加靈活多變。

在呂雉的控製下化作一道赤紅流光,浴火飛至。

小參精為了不影響山魈戰鬥,早就悄悄飛得遠遠的,退開了戰場。

冇有了小參精阻礙,直麵飛射而來的七彩羽扇,山魈嘴角輕笑,手握烏金齊眉棍,妖力灌輸雙臂,朝著羽扇就是重重一擊!

瘋魔棍法.一棍驚鴻!

大成的瘋魔棍法爆發出驚人威勢,山魈手中的烏金齊眉棍在空中快到極致,幾乎劃出了道道殘影。

轟……

一聲巨響。

呂雉臉色驟然大變,他隻覺得一股駭然巨力從羽扇傳來,在這巨力之下,他甚至都控製不住,羽扇被一棍打飛,砸落在地!

“你不是啟靈後期!你隱藏了實力!”呂雉駭然驚叫。

這尼瑪要是啟靈後期能夠有這實力,他呂雉當場能找一塊豆腐撞死!

揮棍向前,山魈撓了撓猴毛,咧嘴笑了笑:

“答對了。”

話音剛落,整個人再次沖天而起!

同時,三柄淡金若鎏金飛刀憑空出現,快若閃電地一同斬了過去。

呂雉臉色一變再變,難看的幾乎能滴出水來。

一咬牙,隻見他張開鳥喙,一枚隱隱散發磅礴靈氣的符籙出現在手心。

大量妖力注入靈符,呂雉麵目猙獰,怒吼一聲:

“死!”

咻——

熾烈白光從靈符閃爍,磅礴氣勢掀起漫天風浪,靈力彙聚之下,一根白色骨杖在空中凝聚。

骨杖散發出強大氣息絲毫不弱於築基通明,這靈符赫然也是一張符寶!

在呂雉的驅動下,骨杖光芒大作,一陣爆響過後,竟然節節散開,從起散開的骨節來看。

原來是一條通明妖蟒脊骨煉製而成。

骨節散開又倏然彙聚,彷彿活過來了一般,化成一條白骨大蟒!

三角蟒首張開大口,一口將三柄琉璃金刀輕易咬碎,餘勢不減的咬向金刀之後的山魈。

葉瑾早在呂雉取出靈符之時就心中警兆大起。

幾乎在確認是通明符寶的瞬間,他就將一截翠綠荊棘從囊袋取出。

靈力灌輸之下,在白骨大蟒咬來刹那,碧綠猶如翡翠一般的亮光充斥整個迴廊。

無窮無儘的蒼翠荊棘幾乎是在一瞬間就將白骨大蟒包裹,化作成了一個巨大的荊棘刺球。

本來勝券在握的呂雉見此一幕,瞳孔一縮,駭然失色的失聲道:

“姥姥的本相荊棘!那頭白眼狼果然是死在了你手上!”

身為樹妖姥姥的麵首,呂雉又豈會不知白眼狼深得樹妖喜愛。

甚至他早就知道樹妖賞賜了一截通明荊棘給白二郎防身。

為此呂雉他知道後羨慕不已,甚至萌生了截殺白眼狼的想法。

不過一想到通明荊棘的威力,他就很快放棄了。

以他當時啟靈中期的實力,一旦白二郎祭出通明荊棘,他絕對是必死無疑。

所以當呂雉聽聞白眼狼死訊後,第一反應就是白二郎死在了某位通明妖將的手下。

畢竟除了同等級的通明妖將,尋常啟靈小妖遇上了通明手段隻有死路一條。

因而當山魈被查時,雖然呂雉他屢屢刁難想要換取樹妖好感,但他從未懷疑過白眼狼會是葉瑾殺得。

現如今通明荊棘出現在了山魈手中,那結果自不必說。

手握通明荊棘的白二郎,竟然早在五年前就死在了山魈手下!

要知道五年前,山魈纔是什麼修為!

現如今葉瑾又爆發出毫不遜色於啟靈圓滿的實力,想到他一聲精湛法術,以及這強大戰力。

細思極恐之下,呂雉駭然驚道:

“你究竟是誰!”

山魈不答,靜靜的看著手心裡通明荊棘化作飛灰消散在空中。

攔截住了白骨大蟒,這根陪伴他五年之久的通明符寶終於是完成了它的曆史使命。

不過葉瑾他並不如何心疼。

現如今他已是啟靈圓滿,距離通明隻有一步之遙。

隻要取得通明果,那諸如通明荊棘、陰煞魔火這類的築基通明符寶對他來說就不再是底牌了。

他不過是有些感慨罷了,畢竟好歹也是跟了它五年之久,雖然是一件死物。

輕歎一聲,山魈抬起頭,看向對麵驚駭莫名的呂雉,神情淡淡開口:

“我是誰?”

“我是你爹!”

爹字還未出口,山魈已經化作一道殘影飛至呂雉跟前!

根本不給呂雉再次激發通明符寶的機會,手中烏金齊眉棍重重砸下!

瘋魔棍法.當頭棒喝!

感受到頭頂勁風襲來,呂雉來不及多想,瞪大眼珠,胸腔鼓脹,張開鳥喙,就要施展當初曾經使出過的音爆神通。

然而山魈卻是早有所料,先他一步吸氣張嘴,靈力蜂擁咽喉:

“吼!!!”

叱念吼近距離爆發。

音浪在呂雉腦海炸開,一瞬間七竅流血,發出痛苦慘嚎。

葉瑾麵無表情,雙目寒芒乍現,手中棍尖直指呂雉後心!

“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