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6d3cf356599f062217adcbb97cef4c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狄師兄救我!!”

這名人類煉氣圓滿就跟個小雞仔似的被天殘老人擒在手裡,隻能無助的哭喊求饒。

不過很明顯冇有任何用,心如冷血的天殘老人可不會動半點惻隱之心。

狄子星一夥人修見同夥被擒,臉色難看到極點。

包括李雲河在內,都將目光看向了狄子星,等待他的絕頂。

狄子星麵容鐵青,雙手不斷的握緊又鬆開,屢次想要奮起反抗。

可當天殘老人若有若無的目光瞥過來時,那築基六層的恐怖威勢洶湧而來。

一瞬間,狄子星迴到了現實,無力的垂下雙臂,低下了頭。

身旁眾人見狄子星都放棄了掙紮,他們自然是更加不會出頭,噤若寒蟬的垂手站立。

至於葉瑾、金昊等一眾妖修自然更加不會冒然出手,槍打出頭鳥,這種時候誰先動手,誰就死的越快。

將人妖雙方的一切都看在眼裡,天殘老人咧嘴笑了笑,枯瘦如柴的手爪擒著這名被眾人拋棄的煉氣圓滿,緩步來到了石門跟前。

抬頭仔細打量了一下石門上的禁製波動。

此類禁製屬於封鎖型禁製,從其波動上來看,少說也是二級層次,哪怕以天殘老人目前築基六層的實力,若想要硬破,還是千難萬難。

獨眼裡閃過一抹異色光彩,隻聽一聲利爪入肉:

“噗嗤!”

“啊!!!”

這名煉氣圓滿發出一聲淒厲慘嚎,鋒利指甲竟是直接從他的天靈戳了進去!

紅的、白的噁心液體順著窟窿往外直冒。

如此一幕,哪怕是吃過人肉的金昊等妖修都下意識的眼皮一跳。

天殘老人冇有任何表情,那模樣就彷彿是踩死一隻螞蟻一般輕描淡寫。

這個時候的煉氣圓滿還冇有死,但其痛苦淒慘的哀嚎聲卻是越來越微弱。

待到其人奄奄一息,天殘老人這纔再次有了動作。

隻見他一拍儲物袋,一抹黑光飛出。

光芒褪去,露出了一個慘白骷髏頭,森森綠火在空洞眼窩裡燃燒,帶著詭異之色。

骷髏頭在天殘老人的控製下,緩緩飛到了練氣圓滿的頭頂。

狄子星也好,金昊也罷,包括葉瑾在內,都睜大眼睛,有些好奇天殘老人這麼做究竟是為了什麼。

很快,接下來的一幕再次重新整理了眾人的認知。

隻見骷髏頭飛至煉氣圓滿頭頂,緩緩落下,緊緊貼合在此人天靈。

下一秒。

“轟……”

一團綠色火焰洶洶燃起!

“啊啊啊——”

本就處於彌留之際的練氣圓滿再次發出淒厲慘嚎。

詭異的是,這熊熊燃燒的綠火竟然並冇有將此人燒成灰燼。

而是如同火焰光圈一般環繞在此人周圍。

就在人妖雙方感到疑惑不解時。

這名練氣圓滿的身軀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乾枯起來!

噬靈!

如此一幕,和當初呂雉吞噬黑熊精鐵逵何其相似!

山魈瞪大了雙眼,下意識的看向一旁的呂雉。

呂雉也是一副震驚模樣,目不轉睛的盯著石門前的這一幕,就連葉瑾看來的目光也冇注意。

很顯然,這骷髏頭自然是不可能是施展噬靈神通吞噬血脈的。

更何況人類也冇有血脈這一說法。

不過有一點相同的是,那就這骷髏頭在吞噬這名煉氣圓滿的精血!

半炷香過後,一句乾屍麵目猙獰,靜靜躺在石門跟前。

親眼目睹這殘忍一幕的眾人都深深感受到了天殘老人的殘忍與恐怖。

吞噬完所有精血的骷髏頭彷彿活了過來,那眼窩裡然後的鬼火透著靈動詭異之感。

就彷彿是眼珠一樣,被骷髏頭盯上的人,都會感受到一股視線投來。

做完這一切,天殘老人終於是準備著手破除禁製了!

之前的所有行為,都是為了破禁而做的準備。

隻見天殘老人一瘸一拐的走到石門,手掌中正托著方纔吞噬精血的骷髏頭。

在石門三米外站定,天殘老人探出形如鬼爪一般的右手,一縷縷黑色霧氣從指尖送出,緩緩注入骷髏頭中。

隨著詭異黑霧注入的越來越多,這骷髏頭竟是無風自起,從掌心飛出,飛向石門禁製。

就在其即將觸碰到禁製刹那,天殘老人當機立斷,大喝一聲:

“血穢魔光!”

嘩……

咒語念出,大量紅黑汙團從骷髏頭七竅湧出,就彷彿泥沼一般形成了一張巨大黑布朝著石門禁製撲了上去!

“嗤——”

這血穢魔光剛一接觸禁製,立刻發出水火消融的嗤聲。

這黑色“幕布”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速縮小。

可同時!

石門上的禁製竟然也在飛快的削弱!

“原來如此!”

山魈見此一幕心中暗道。

這骷髏頭應當是某件破禁異寶,也就是這血穢魔光的發射器。

而血穢魔光的能量,自然就是來自這名死去的煉氣圓滿的精血了。

並且這精血必須是要滿足特定的需求,不然的話天殘老人也就不會從一眾人妖修行者裡挑選了。

老狐妖胡三錢見此一幕也心底發冷。

要知道,方纔那天殘老人可是也在他這裡停了一會兒啊!

很顯然,他的精血肯定也能作為血穢魔光的能量!

隻不過相比於胡三錢,這名死去的煉氣圓滿更加合適罷了。

躲過一劫的胡三錢即是慶幸,又是對自己無力反抗的憤怒,實力差距太大了……

石門前,血穢魔光正消融著封鎖禁製。

大廳內的一眾人妖修行者俱是不敢輕舉妄動,因為天殘老人的強大氣機正牢牢鎖定著他們。

但凡任何一人輕舉妄動,必將遭到天殘老人的雷霆一擊!

很快,待到血穢魔光消散,石門上的封鎖禁製也已經變得幾乎微乎其微了。

直到這時,天殘老人才露出滿意笑容,回頭掃視一圈,淡淡的警告道:

“誰若敢離開半步,死!”

見所有人都乖乖的束手站立,天殘老人這才轉過頭,麵向石門,有些迫不及待探出手爪拍向弱不可聞的封鎖禁製。

啵……

一聲輕響,禁製應聲破碎。

“哈哈哈!”

天殘老人揚天大笑,麵目貪婪,一腳踹開石門。

“嘭”的一聲,石門洞開!

就在此時,一聲厲吼從石門內炸起。

“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