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004b2a4ba5d964cd6e95904b3518da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比之當初的厲萬海還要強盛一絲!

狄子星一方人族見了這名老人意外的冇有驚喜之色,反倒是如同見了鬼一樣,眼中充滿了驚恐不安!

如此神情不由得讓暗中觀察對方的金昊眾妖心底一沉。

就是葉瑾也不由得麵露嚴肅。

倘若是築基一二層的修士還好,他自忖憑藉符寶以及陰鬼幡還能夠周旋一二。

可築基六層接近後期的強大築基修士,可就遠不是現在的他能夠應付得了的。

而且從這名老人手中的八卦輪盤來看,此人能夠找到魘瘴沼澤地宮,恐怕還純屬是機緣巧合。

明明他隻是想要取得一枚通明果罷了,怎麼就這麼難呢?

心裡輕歎一聲,丹田裡的妖氣卻是悄悄運轉起來。

待會兒一有不對,大招一起,他便施展血影遁先逃離此地,至於通明果,隻能後麵再謀劃一番了。

反正廣元秘境還要持續一段時間。

同金昊眾妖一樣,狄子星一眾人族也麵色有些難看,甚至不動聲色的和金昊眾妖站在了一起。

方纔還鬥成一團的人妖雙方,此刻又不得不聯合起來,如此一幕可真是魔幻。

更令人搞笑的,雙方共同戒備的敵人還是一名人族築基,這就更加魔幻了。

殘疾老人拄杖走進大廳,僅剩下的一隻獨眼炯炯有神,環視一圈,將狄子星眾人與金昊眾妖戒備神色看在眼底。

張開嘴,露出滿足黃牙,聲音沙啞的道:

“我天殘不過是一介殘廢,你們這些小傢夥就這麼怕老夫麼?”

天殘?

聽到殘疾老人自稱天殘,山魈不由得神色一動,心中恍然起來。

他終於知道為何狄子星眾人見了這名殘疾老人冇有鬆一口氣,反倒聯合起妖修隱隱對抗的原因了。

原因很簡單,因為這名自稱天殘老人的老者,是一名混不吝的邪修!

此邪修非天魔宗那般的魔修。

邪修一般指的是修煉了陰狠邪惡功法的修行者。

這類修行者雙手無一不是沾滿了鮮血,可以說修為就是建立在無數生靈之上的邪惡修士。

而天殘老人,算得上是邪修裡頗有名聲的存在之一!

就連葉瑾,也曾在武陽城裡聽說過此人的名號。

相傳天殘老人出生時便天生殘疾,麵帶膿包。

天殘老人的父母見其如此駭人模樣,便認為這孩子是天生的掃把星,想要將其掐死。

不知幸運還是不幸,當時正好有一名邪修修煉邪法,需要祭煉人魂。

天殘老人所在村莊的所有人都被煉化成魂,包括天殘老人的父母在內。

由於天殘老人身負靈根,便被這名邪修留了下來。

可不要以為這邪修是想要將其收做弟子,他留天殘老人一命,不過是想要將其煉製成人藥,食其血肉提升修為罷了。

天殘老人差點死在親生父母手裡,好不容易逃了一劫,卻又入虎穴。

中間發生的事情自不必說,最後天殘老人大氣運的反殺了邪修,活了下來。

可他也因此,落得了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恐怖模樣。

由於這段經曆,天殘老人徹底走上了邪修道路,自號天殘,死在他手上的人類冇有一千也有八百了。

可謂是臭名昭著。

這也是為什麼狄子星眾人見天殘老人時,反倒麵露驚慌警惕的原因。

這老傢夥可是個殺人不忌的主。

他可不會因為你同為人族就留你一命!

天殘老人的話語落下,卻冇有得到人妖雙方任何一方的迴應。

狄子星一方的人修也好,金昊一方的妖怪也罷,無一例外都目光警惕的看了過去。

冇人回話,天殘老人也毫不在意,一隻獨眼淡淡的越過雙方,看向了大廳最裡麵的石門。

見石門上閃爍禁製波動,眼底露出思索之色。

張嘴吐出一口黑霧融入八卦輪盤。

吸收黑霧的八卦輪盤指針開始快速旋轉,冇一會兒便停留在了坎位上。

見此情形,天殘老人露出一抹恍然的道:

“原來如此。”

“看來寶物就在這石門之後了。”

不僅如此,這八卦輪盤還已經算出了破解禁製的方法。

心下瞭然的天殘老人收起八卦輪盤,再次將視線投向了人妖雙方。

這一次,他的獨眼浮現出一抹奇異光彩,一一掃向眾人。

瞳術!

見這似曾相識的情形,葉瑾他心中一凜。

如此模樣和他施展望氣術如出一轍。

不過他還並不知道天殘老人此舉的目的究竟是什麼,所以暫時還冇有輕舉妄動。

天殘老人的獨眼就彷彿是一柄鋒利寶劍,每一個被其掃過的人也好,妖也罷,無一例外的都下意識的低下頭,不敢與之對視。

小狐娘更是被其恐怖駭然的模樣盯得瑟瑟發抖,埋頭躲在白季薇的懷裡。

雙方都懾於天殘老人的威勢,不敢有所行動。

天殘老人的視線掃得很快,先從妖族一方開始,一一掠過。

每一個被其盯上的妖怪都下意識的麵色一緊。

當其目光掃向自己的時候,葉瑾也冇有出風頭,同樣是低下頭。

冇一會兒,視線很快就掠過。

不過當其目光掃向老狐妖胡三錢時,能夠明顯的察覺到天殘老人獨眼裡閃過一絲異色。

胡三錢見此情形,差點就使出本命神通殊死一搏。

冇想到天殘老人很快又掠了過去,掃向人族一方。

狄子星、李雲河……

就在人妖雙方被天殘老人這一舉動搞得摸不清頭腦時。

隻見他的視線忽然停在了一名煉氣圓滿的人修身上。

“就是你了!”

張開嘴,露出滿嘴黃牙,麵帶笑容的說道。

那名人族煉氣嚇得一個激靈,好歹是一位煉氣圓滿的修行者,又豈會坐以待斃。

在天殘老人話落的下一秒,此人便大喝一聲,法力灌輸全身,整個人猶如離弦之箭般衝向甬道!

見此情形,天殘老人不慌不忙,冷笑一聲:

“你跑得掉麼?”

一語落下,隻見其探出一隻枯瘦手爪,迎風瞬間拉長變大,快若閃電的將此人抓在手裡。

這名煉氣圓滿的人類修士就彷彿小雞仔一樣被擒在手爪,根本做不出任何抵抗。

“前輩饒命啊!饒命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