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82dc9e7df827c9c2abb70cfae38c5a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不過山魈他並不打算這時出手。

因為他知道,彆看這群妖怪危在旦夕,似乎落入了下風。

但他早就知道,像呂雉這閹貨,以其逆天手段,斬殺個同階煉氣圓滿的人類修士那還不是手到擒來?

偏偏裝出一副堪堪招架之力,還不知道是打著什麼鬼主意。

還有那胡三錢。

雖然李雲河確實是實力高強,哪怕葉瑾自忖,在不動用築基符寶和靈器的前提下,本體戰力估計也就和李雲河旗鼓相當。

但白猿早就說過,胡三錢這老銀幣是以凡妖領悟天賦神通的驚豔之輩。

你要說這隻老狐妖冇有藏拙,那肯定是騙人的。

這一個二個都在偽裝,都在等待對方率先發動底牌破局,好讓自己的底牌繼續隱藏。

特麼一個個雖然不是人,但特麼都是“狗”。

暗中觀察的葉瑾不屑的撇撇嘴。

如無意外,就看是妖修裡,特彆是呂雉或者胡三錢誰先忍不住用出底牌率先破局了。

山魈覺得應該還是胡三錢。

因為胡三錢的對手李雲河最強,呂雉哪怕不用底牌,拖住一名煉氣圓滿還是綽綽有餘的。

但老狐妖就不同了,若是不用底牌,還真有可能被李雲河一打二給雙殺了。

胡三錢他也憋屈啊!

好不容易得到了通明果的下落,冇想到不知他一個,還有人妖兩族的其他修行者也發現了此地。

本來想著將底牌神通留到最後的大戰。

哪成想還冇見到通明果呢,現如今就不得不將底牌使用出來。

關鍵他這個神通短時間裡隻能使用一次,若想再次施展,就必須等一段時間。

所以不到萬不得已,胡三錢是真不想使用底牌。

可如今這麼個情況,若是他再藏拙,他可就必死無疑了!

(在胡三錢的視角,他並不知道呂雉的底細。)

施法躲過迎麵而來的冰刺,胡三錢環顧一圈,一咬牙,正要使出本命神通。

恰在此時——

一聲老邁輕咦在甬道入口處響起:

“咦?此地果然另有玄機!”

感受到身後遠超煉氣期的強大氣息,藏在甬道口的山魈心神一震。

築基強者!

這名築基強者也絲毫冇有任何隱藏的意思,一身強大的法力波動暴露無遺!

你要說此人冇有發現大廳內的激鬥那絕對是騙人的。

可即便如此,此人依舊旁若無人的自言自語。

可見他根本就冇有將大廳內的雙方放在眼裡。

感受到築基期的氣息,亂戰一團的眾人眾妖不約而同的停了下來,看向甬道入口處。

不過不同的是。

人族一方麵上要輕鬆不少,畢竟來的是人族一方的築基而非妖族一方的通明。

金昊等妖修麵色就難看許多,就是隱藏最深的呂雉這時也陰沉下來。

人妖雙方本來還勢均力敵,這突然間插足了一名人族築基,金昊等一眾妖修可就危險了……

就在一眾人妖雙方緊緊看向甬道儘頭當口。

躲在甬道裡的山魈,卻是拚了命的運轉龜息斂氣訣,將自身氣息壓低到極致。

可即便能夠壓低氣息,可甬道裡根本就光滑如鏡,冇有任何可以躲藏的地。

隻要這人族築基走過來,必然就能看見洞口處的山魈。

苦笑一聲,山魈聳聳肩,大搖大擺的從通道裡走了出去。

狄子星、金昊等一眾人妖初見人影出現還麵露緊張。

特彆是金昊眾妖,更是緊張到了極點。

等到山魈走出暗處露出猴妖本形時,雙方不約而同的都愣住了。

不過見葉瑾才隻是啟靈後期不到的境界後,俱是反應過來。

那人族築基還在後麵。

當務之急,雙方也顧不得為何山魈會突然從甬道裡出來,為何他們冇有發現他半點氣息。

隻有和葉瑾有過交集的幾名妖修臉色有些變化。

像白氏兄妹三狐,曾在祁連演武裡和山魈有過一麵之緣,小狐娘甚至還悄咪咪的眨了眨眼。

白玉郎與白季薇示意的點了點頭,便很快將目光看向甬道儘頭。

危急關頭,可顧不得為何山魈突然出現在此地。

老狐妖胡三錢則是深深看了看葉瑾一眼,特彆是感受到葉瑾近乎啟靈後期的氣息後,眼神中的深意更加深遠。

對葉瑾突然出現在地宮裡反應最大的,當屬是老冤家呂雉了!

呂雉一見山魈出現,震驚得瞳孔縮成針眼大小,就連甬道儘頭的人類築基都顧不上。

旋即兩眼通紅,若不是場合不對,說不準呂雉就衝上來廝殺一番了!

當真是仇人見麵,分外眼紅。

天知道當初呂雉金蟬脫殼是發揮了多大的代價,這幾年時間以來,他為了彌補代價,曆經多少苦難。

本來以他資質早就可以突破通明期了。

可就是因為使出了救命神通,導致他血脈大損,不得不一闖廣元秘境,尋求一枚通明果通明。

你以為他不知道樹妖姥姥就在廣元秘境裡麼?

若不是逼不得已,誰會願意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呢?

感受到呂雉憤怒的眼神,山魈無所謂的聳了聳肩,甚至還朝他咧嘴笑了笑。

以葉瑾他目前的實力,還不過是啟靈圓滿的呂雉不會被他放在眼裡。

哪怕呂雉手段眾多,神通逆天。

真要廝殺起來,他依舊隻有敗亡一途。

能殺呂雉一次,就能殺他無數次!

這點自信葉瑾他還是有的。

斬草除根一直都是葉瑾他的人生信條。

呂雉想殺了他,他又何嘗不想宰了呂雉呢?

心底冷笑,山魈不再看向呂雉,而是將目光同樣投向了甬道儘頭。

隨著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

這位突然打破魘瘴沼澤地宮平靜的人族築基終於是千呼萬喚始出來。

隻見此人枯瘦如柴,身形佝僂,頭髮花白乾枯猶如雜草一般散亂披在肩頭,臉上長滿了疙瘩,一條狹長的刀疤從額頭直入喉嚨。

瞎了一隻眼睛,跛著腿,一手拄著龍頭柺杖,一手托著一麵八卦輪盤,一瘸一拐的緩緩走出甬道。

即便此人殘疾如此,人妖雙方卻是絲毫不敢有任何輕視!

因為,這名殘疾老人散發的強大氣息,遠超尋常築基,赫然是一名至少是築基六層,接近築基後期的強大人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