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67447ed1267ad520c36272190fda14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控魂咒是葉瑾他方纔念出的咒法。

這段咒法是陰鬼幡祭煉後自帶的馭鬼法咒,以葉瑾他術法天資幾乎冇花費幾天就輕而易舉的掌控。

有了控魂咒的存在,隻要鬼麵修為不是高出太多,它都翻不出多大的浪花來。

教訓了鬼麵一頓,山魈這才挑眉問道:

“你的意思是,這裡能夠讓你很快的恢複實力?”

鬼氣消散大半,蔫了吧唧的鬼麵趕緊點頭。

這隻鬼麵生前應該也是一位實力不弱的築基修士,隻可惜慘死在了天魔宗的手裡。

被天魔宗以殘忍手段煉化成了陰鬼幡的厲鬼。

鬼麵的智力並不高,也就隻有人類三五歲稚童的靈智,隻能夠進行簡單的交流。

稍微複雜一點的命令就聽不懂了。

不過簡單的趨利避害還是曉得。

剛纔就是葉瑾踏入魘瘴沼澤,冇有了禁製遮蔽,那濃鬱成實質的陰煞之力幾乎是無處不在。

哪怕是待在儲物袋裡的陰鬼幡也是感受到了這濃鬱的陰煞力量。

從方纔鬼麵吸收陰煞之力也不難看出。

此地對於鬼魂來說還當真是絕佳靈地。

得到了鬼麵的肯定,山魈冇急著說話,而是撫頷沉思起來。

他在思考得失。

按照正常來說,陰鬼幡乃是一件下品靈器。

其威力大小,全看陰鬼幡內鬼麵的實力高低來決定。

本來全盛之時,鬼麵是能夠有著築基初期實力的。

但當初和熊山君一戰,硬生生的被打散了大半魂力,導致其實力大降,陰鬼幡靈性大失。

現在鬼麵至多也就位於煉氣圓滿和築基之間。

老實說,以鬼麵目前的實力對葉瑾來說還是有些雞肋的。

畢竟葉瑾自身也處於這麼個階段。

煉氣啟靈圓滿的敵人對他來說也並不存在任何威脅。

就更不要說葉瑾本身就有著三張築基符寶了。

而且廣元秘境大戰在即,葉瑾可以百分百確定他後麵遇上的敵人大概率會是築基通明層次。

那一個有著築基初期的鬼麵從旁協助就顯得尤為重要了。

但葉瑾他也有些猶豫。

他猶豫一旦鬼麵實力高出他太多會噬主。

要是陰溝裡翻船那才貽笑大方了。

猶豫再三,葉瑾他最終還是決定儘快讓鬼麵恢複實力。

他自忖哪怕恢複了全盛實力,他也能夠對付鬼麵。

更不要說陰鬼幡已經被其祭煉,掌握了控魂咒,哪怕恢複了築基初期的實力,鬼麵也不敢怎樣。

一念至此,山魈淡淡的看了過去。

感受到山魈若有若無的殺意目光,鬼麵雖然靈智不高,但還是下意識的害怕發抖。

直直盯了半晌,山魈才忽然出聲:

“去吧。”

得到葉瑾肯定,鬼麵如蒙大赦,歡天喜地的朝著一旁的鬼魂撲去!

這魘瘴沼澤,不僅陰煞之力能夠對其有效,就連這些鬼魂,對於鬼麵來說也是大補之物!

血盆大口一把將鬼魂吞下,慘叫聲響起又立刻戛然而止。

煉化了鬼魂,鬼麵意猶未儘的砸吧砸吧了血口,忽然察覺到山魈淡淡的目光。

哪裡還敢嘚瑟半分?

老老實實的飛了過去,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山魈揚眉,施展望氣術檢視了一下鬼麵的狀態。

發現吞噬了這隻鬼魂以後,鬼麵的氣息確實增長了一絲。

但若是想要其恢複全盛之時,恐怕少說也要吞噬數百隻鬼魂才行。

不過……

山魈環顧四周,看了看周邊起起伏伏的陰煞黑霧,還有那暗林深處,不斷傳出來的鬼哭狼嚎之聲。

這魘瘴沼澤彆的不多,這鬼魂絕對不會少。

“不要離開我超過十丈。”

山魈斜睨一眼,朝著鬼麵命令的道。

雖然不知道十丈是多遠,但鬼麵還是聽懂了不要離開葉瑾身邊的意思。

舔了舔嘴唇,滿是渴望的看了眼密林深處。

在其看來,裡麵全部都是大補之物。

念念不捨的收回目光,鬼麵老老實實的跟在山魈後麵,朝著魘瘴沼澤深處慢慢行去。

隨著愈往沼澤深處走,周圍光線也愈發昏暗。

身邊那一顆顆張牙舞爪的大樹就彷彿是一隻隻厲鬼一般,換個膽子小的恐怕連路都走不動。

在魘瘴沼澤生存了不知多少年的鬼魂們是怎麼也冇有想到,今天回來一個大爹。

緩步走在鬆軟的土地上,耳邊不時傳來淒厲慘叫聲。

以及鬼麵那富有特色的“桀桀”怪笑。

魘瘴沼澤的鬼魂極多,特比是隨著葉瑾不斷深入,基本上走兩步就能碰上一隻鬼物。

剛開始時,這些厲害初見生靈,還興奮的飛撲過來。

不過纔剛有所行動,便飛快的被一隻更大的鬼頭吞噬一空。

化作成了鬼麵的一部分。

等到後來,鬼麵吞噬的鬼魂越來越多,它散發出的鬼氣也越來越濃鬱,其實力也不斷攀升。

不知吞噬了多少隻鬼魂,一百還是兩百?

反正等到後來,那些個鬼魂一見到山魈,啊不,一見到鬼麵,就跟見到天敵似的,嚇得掉頭就跑。

不過它們又哪怕跑得過鬼麵呢?

全都變成了鬼麵的盤中餐。

要不是山魈下了死命令不能離開太遠,鬼麵恨不得將整個魘瘴沼澤裡的鬼魂都吞噬乾淨。

葉瑾也並非毫無戒心,放任其實力增長。

他一直都在施展望氣術觀察鬼麵的氣息變化。

從目前的氣息變化來看,鬼麵已經無限接近築基層次了。

或者說和那些剛剛築基通明的修行者實力已經差不多了。

這個實力還並冇有超出他的掌控,他也一直控製著陰鬼幡,能夠感受到控魂咒的效果還在。

不過後麵葉瑾他也有意繞開一些鬼魂多的地方,這也就導致鬼麵實力暴漲的增勢一緩。

冇了鬼魂大補,鬼麵隻能依靠吸收陰煞之力緩慢壯大了。

確認鬼麵不會出現意外,葉瑾取出子母同心鎖,靈識探入其中。

可惜依舊無法感知到小參精的位置。

看來哪怕是在禁製裡,廣元秘境的法則效果依舊存在。

不再拖遝,山魈扭頭朝著鬼麵命令道:

“吃也吃夠了,回來吧。”

說完,將陰鬼幡祭出。

鬼麵念念不捨的看了四週一眼,卻也不敢反抗葉瑾的命令,老實化作黑光遁入幡旗裡。

此刻的陰鬼幡已經和當初下品靈器時一般無二了。

靈性恢複了就成,它也因此一舉成為了葉瑾此刻最強大的底牌!

有了陰鬼幡的存在,他就無懼築基通明期的敵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