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6eddc46a7c9f436488801d2a7e4646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喔喔喔!!!”

人麵猴看見了山魈,興奮得嗷嗷大叫,眼中充滿了對血肉的渴望。

山魈麵露思索之色,有些奇怪為何這一次廣元秘境的開啟會出現蠻獸。

莫非是白猿忘記說了?

葉瑾不知,一邊沉思,一邊屈指妖力引動。

牙刃一晃閃出極速斬去,極快的速度破開空氣,發出尖銳風嘯。

人麵猴的叫聲戛然而止,脖子處出現一道血線。

冇一會,血管破裂,鮮血噴濺,直到死雙目中還帶著嗜血殺意。

經過五年時間煉化太陽精氣,牙刃的威力已經超出上品法器,直逼極品法器的程度。

斬殺個啟靈前期的人麵猴易如反掌。

本以為襲擊也就到此為止了。

哪成想,纔剛殺了這隻人麵猴,周圍山林間忽然猴聲大作。

“噢噢!!喔喔喔!!!”

四麵八方全是猴子刺耳大叫。

同為靈長類猴科,山魈不覺得它們會看在同是猴子的同類上放過他。

特彆是在他殺死了一隻人麵猴的前提下。

麵色微變,雖然人麵猴個體的實力並不強,但一旦數量多起來就會引髮質變了。

更何況此地是廣元秘境,到處都是未知的陷阱禁製,一不小心就容易陰溝裡翻船。

此地不宜久留,下了決定。

葉瑾妖力灌輸雙腿,整個人彈射飛出,朝著魘瘴沼澤奔馳跑去。

同時一拍儲物袋,一枚金剛符飛出應聲撕碎。

金色屏障纔剛一出現,一道道黑影從四麵八方飛來,撞在屏障上“砰砰作響”。

一大群麵目瘋狂,長著人臉的猴群上躥下跳,數量何止上百成千?

這特麼是捅了猴窩了啊……

山魈暗道一聲晦氣,腳步卻是絲毫不慢,反倒更加快了一截。

就這樣,上千隻猴子趕著一隻山魈窮追不捨。

如此魔幻的一幕也隻有廣元秘境就纔會發生了。

一連耗費了五張金剛符,不眠不休跑了一個多時辰,才終於將這群人麵猴給甩掉。

而且中間還發生了意外,奔跑途中莫名其妙觸發了某個禁製,一束堪比煉氣圓滿全力一擊的極光發射。

幸好關鍵時刻玄晶盾自動護主擋下了這一擊。

不然的話雖然這束極光並不會要了山魈的性命,但一旦拖慢了葉瑾的腳步,就會陷入人麵猴群的圍攻,這就麻煩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點背,開局就出師不利。

好不容易甩開了猴群,山魈有些臉黑。

剛要抬腳離開此地,葉瑾忽然皺眉看向某個地方道:

“什麼人!出來!”

很快,從正前方茂密灌木裡,一年歲約莫二十出頭的男子走了出來。

此人穿著打扮像是凡間的江湖俠客,頭上還帶著鬥笠,但他手裡的寶劍至少是一柄上品法器,通體蔚藍,彷彿幽幽水波,盪漾不休。

修為在煉氣後期的樣子,被山魈識破從灌木後走了出來。

臉上帶著善意笑容,還刻意和山魈保持足夠安全距離,抬起雙手道:

“這位道友,在下冇有惡意。”

山魈麵目表情的審視了他一眼,正逢他心情不好,眼皮都不抬一下的出聲道:

“滾。”

青年眉頭不由得輕皺一下,又很快舒展。

依舊高舉雙手示意無害,哪怕山魈出言不遜,他依舊麵露和煦微笑,客氣的道:

“在下鄭文亮,乃是一介散修,對妖修絕無半點惡意,在下不少朋友都是妖族出身,道友儘管放心。”

以為葉瑾處於人妖兩族敵對關係對他心有警惕,鄭文亮先是友善的解釋了一句,又馬上道:

“在下此番喊住道友是有一事相求。”

說完,抬頭看了過去。

見山魈依舊是一副麵無表情的模樣,但並冇有抬腿就走,鄭文亮心知有戲,趕忙又道:

“在下傳送之初,偶然間發現了一株火雲果樹,但周圍有禁製存在,需要三名修士才能破解。

現在已經有一位道友等候多時了,鄭某守在此地半晌,也隻遇見道友你一人,隻好懇求道友相助。”

“道友你且放心,此番收穫均分三份,一定不會虧待道友你的。”

一口氣說完,鄭文亮麵色誠懇的望了過去。

山魈聞言目露思索之色:

“火雲果?”

鄭文亮生怕葉瑾不知道火雲果來曆,趕忙解釋道:

“道友有所不知,這火雲果乃是二階靈果,雖然隻是下品,但其作用對於我等修士來說提升極大。”

“食之能夠永久增強吾等火係術法威力,特彆是對於吾等低階修行者而言,提升作用最是巨大。”

能夠增強火係法術威力?

還是永久性的?

本來山魈不怎麼想要理會,聽了此話後有些心動了。

目前自己所掌握的法術裡,要論威力最大的當屬叱念吼和玄陽火氣大手掌了。

二者都已經被葉瑾修煉到了大成的地步。

特彆是後者,隱隱比叱念吼還要高出一籌。

雖然妖修冇有五行靈根的說法,但和人類一樣,也講究相性親和的。

每個人對金木水火土五行相性的親和度是不同的,妖修也一樣。

不知是不是煆火小妖出身的緣故,葉瑾覺得他對火屬性法術的親和度最高。

無論是掌握程度上,還是施展速度上都要快上一線。

若是能夠吞服火雲果強化玄陽火氣大手掌的威力,將這門術法的威力再提升一個檔次也不無可。

更何況火雲果是提升所有火屬性術法威力的。

今後若是習得了其他火屬性法術,也能得到強化效果。

一念至此,山魈冇有任何表情變化的麵孔露出客氣笑容,拱手帶著歉意道:

“鄭道友見諒,妖修出身,對你人族天生帶有警惕。”

鄭文亮毫不在意的抱拳回道:

“哪裡哪裡。”

“不知這火雲果樹距離此地多遠?”葉瑾問道。

“道友不必擔心,就在距離此地不過七八裡,鄭某找來的另一名道友已經等候多時了。”

“既然如此,鄭道友且帶路吧。”

“請!”鄭文亮從善如流的回道。

為了表示安全,鄭文亮依舊保持著和山魈安全的距離,抱拳在前方引路。

山魈亦步亦趨的跟在後麵,臉上笑容收斂。

至於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這種事……

嗯。

誰纔是黃雀還不一定呢。

……

PS:均訂395,新增622,追訂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