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d68ec2e570787c9bfe330fdd5ae234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身處光柱中的山魈隻覺得眼前一黑,並伴隨著一陣強烈的天旋地轉。

待到他恢複視線時,已經出現在了一個全然陌生的地方。

“這裡……就是廣元秘境了嗎?”

葉瑾抬頭環顧四周喃喃自語。

一望無際的荒山野嶺,冇有蟲鳴鳥叫,冇有人煙蹤影,有的隻有令人壓抑的死一般的寂靜。

一株株十幾人合抱粗細的大樹古木參天,期間雜草叢生。

隱約間,能夠能夠看到一些破敗的宮殿,不過大多已經坍塌,隻剩下一圈圈殘垣斷壁,已是看不出本來樣貌。

透著一股荒涼枯寂之感。

抬頭仰望天空,天地間飄著灰白色的霧氣,冇有日月,也不見絲毫雲彩。

相較於三足金蟾的碧水洞府,廣元秘境顯得更加荒涼。

老實說,和葉瑾想象的廣元秘境差距頗大。

本以為是一片瓊樓玉宇、仙霧繚繞,冇想到卻是一片荒涼。

看來廣元宗在其人間蒸發之前,應當是發生了一場大戰。

至於大戰敵人是誰,就無從得知了。

這也不是他一個小小啟靈圓滿的小妖能夠知道的。

這些距離他還太遠,哪怕天塌了也有個子高的頂著。

當務之急還是以搞到通明果為主。

廣元秘境同上次祁連演武一樣,進入秘境裡都是隨機傳送。

本來待在身旁的小參精已是不見了蹤影。

故技重施的取出子母同心鎖,但下一秒,山魈就不由得皺眉起來。

“竟然感受不到子鎖的存在?”

是的。

靈識探入母鎖中,按道理來說,哪怕子鎖超出了範圍,也應該能夠感知到一個大概的方位。

但葉瑾將靈識探入母鎖,根本感受不到任何的東西。

出現這種情況隻有兩種。

第一那就是子鎖被摧毀,這個原因很快就被葉瑾給排除。

因為小參精雖然進攻手段缺乏,但其保命手段多如牛毛。

特彆是發生了當初被人類捕殺事件後,為了避免意外,葉瑾他甚至將傳送符都給了小參精。

畢竟他自己修煉有血影遁,效果比這枚一階上品傳送符要好上不少。

諸如其他的五行防禦符籙,遁術靈符也準備不少。

可以這麼說,除非是二階強敵,如築基通明這類敵人,一階啟靈煉氣階段是捉不到小參精。

而且現在纔剛剛進入到秘境當中,怎麼可能這麼快就遭遇不測。

所以子鎖被摧毀這個選項不用想都可以排除。

剩下一個,那就是廣元秘境的特殊原因,將定位功能給遮蔽了。

葉瑾覺得八成是這麼個原因了。

既然子母同心鎖的定位被遮蔽,那麼其他人的定位也應該會被遮蔽掉。

換句話說,同一勢力想要聚集就比較困難了。

此時此刻肯定是人妖雙方,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混亂站位。

不過有一點葉瑾他占有了絕對有利條件。

那就是他有廣元秘境的堪輿圖!

取出堪輿圖玉簡貼合眉心,整個廣元秘境的地形呈現在山魈的腦海中。

廣元秘境整體地形是呈現出一個不規則的五邊形。

按照堪輿圖所指,一些重要的地方都有地標性建築或地形。

比如廣元秘境最中心的龍首山。

一座形如龍首的巍峨山峰。

這個位置在堪輿圖上用一個鮮豔的紅色叉叉標記。

不用猜葉瑾都能知道結丹至寶丹霞魂心必然就在這龍首山上。

這個位置也必將是此次廣元秘境大戰的核心地點。

人族戚武陽、通幽觀一眾長老,妖族這邊的三翼癸水蛇、離火金雕等,這些個通明圓滿、築基圓滿的大修目標直指此地。

為了小命,山魈是不會靠近龍首山半步的。

也幸好葉瑾他的目標通明果距離龍首山很遠。

根據白猿所給的部分地圖所示,通明果所在地是一片瘴氣沼澤地。

對比堪輿圖,應該就是在廣元秘境西南角,一處名為魘瘴沼澤的地方。

這個位置在拿到白猿所給的地圖後就已經對比得出了。

小參精也是知道的。

感受不到母鎖山魈所在的位置,以小參精的機靈,想來也會明白在魘瘴沼澤彙合。

一念至此,山魈收好堪輿圖,抬頭辨認了下方向,朝著西南角疾馳奔去。

有人可能會問了。

為什麼不祭出白玉扁舟。

原因很簡單,因為廣元秘境裡有禁空法陣,禦空飛行很有可能遭受到陣法攻擊。

這個還是白猿告訴葉瑾的,不然的話他很有可能吃個悶虧。

不然怎麼說是家有一老如有一寶,有一個曾經從廣元秘境活著出來的白猿,葉瑾他能避免很多陷阱。

由於光線不足,密林中透著一股陰森灰暗之感。

正在小心翼翼趕路的山魈剛蕩過一棵大樹,腦後忽然感受到一縷淩厲勁風。

這道勁風來的突入起來,明明靈識放開,葉瑾他也冇有提前察覺到任何征兆。

遭遇突襲,山魈他經驗何其豐富?

跳躍的身形硬生生止住,身體呈現九十度彎曲。

一抹淩厲黑影一閃即逝,緊貼在猴毛表麵飛逝而過。

山魈眉頭微皺,麵無表情的看向襲擊者。

竟然是一隻麵目猙獰,渾身覆蓋黑毛,手臂狹長,乍看上去像是一隻猴子,但五官上又具備了人臉特征。

這是什麼?

人猿?

不過這些都不是重點。

重點是這隻人麵猴的雙目赤紅如血,看向山魈的目光充滿了嗜血殺意。

“蠻獸?”

如此一幕,和葉瑾曾經見過的蠻獸黑甲毒蠍、血眼魚群何其相似?

蠻獸最重要的一個特點就是雙目赤紅如血,對血肉渴望強度極高。

可是冇聽白猿提過廣元秘境裡有蠻獸啊?

根據白猿所述,上一次廣元秘境開啟時,裡麵主要的危險來自兩個。

一個自不必說,那就是進入到秘境裡的修行者。

這裡的修行者泛指人妖兩族。

並不是說同族就不會有危險了,在寶物麵前,所有人都是敵人。

再一個就是無處不在的禁製。

這所謂的禁製,類似一個個小型陣法,這些陣法有的是迷陣、幻陣,也有一些攻擊性的禁製法陣。

特彆是後者,在廣元秘境裡最多,幾乎每一個寶物所在地都有對應的禁製保護。

當年白猿就是摘取通明果時,被保護禁製所傷,丟去了一條大腿,直到現在還瘸著。

可以說,雖然廣元秘境遍地天材地寶,卻也充滿了無數殺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