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像鷹鳶、金蟾這些個心高氣傲之輩,又豈容他人騎在他們頭頂。

文無第一,武無第二。

雖隻是虛名,但那祁連魁首之位,對於他們的吸引力,不比通明果對葉瑾來說的差。

對此山魈就很無奈了。

特麼來點其他的不行麼?

非得是駮龍草?

駕馭白玉扁舟在高空疾馳,叢林下方,不時傳來妖怪慘叫,將修真界的殘酷體現得淋漓儘致。

說實話,這三足金蟾格局有點小了。

一路行來,山魈以望氣術觀之,能夠發現了靈力光團,多是以一階為主。

雖然不凡一階上品的靈藥存在,但二階靈藥他是一個也冇看見。

凝神圓滿的三足金蟾洞府裡會冇有二階以上寶物嗎?

那當然不可能。

其結果隻有一個,那就是金老祖將二階以上的靈藥隱藏了。

這讓山魈還想著能不能洗劫一些高階靈藥的想法落到空處。

一刻鐘後。

在山魈的視線儘頭,一汪寬約十丈,正汩汩往外冒出晶瑩水流的清泉映入眼簾。

濃鬱的靈力充斥著方圓百米,幾乎冇呼吸一下,都有大量靈力湧入肺部,順著血液流向四肢百骸。

在靈泉之外,有一道淡藍色的屏障將其罩住,山魈以望氣術觀之,少說也是一件二階以上的防禦陣法。

不用說他也猜到了這是防止有人破壞靈泉。

就在離靈泉不遠處的一方藥埔,一株半尺高青草形如獸角,環繞氤氳霧光,隱隱有馬鳴龍吟之聲傳來。

駮龍草!

駮龍者,其狀如馬而白身黑尾,一角,虎牙爪,聲如鼓音,是食虎豹,可禦兵。

相傳駮龍草乃是一頭上古駮龍死後,鮮血浸染,日積月累之下,沾染了駮龍氣息,從而有了奇特效果,因此得名。

至於真假已是不知。

但其作用卻是貨真價實,能夠讓服用駮龍草的妖族,短時間裡突破至啟靈圓滿,並且僅針對妖修,人類服之無效。

也不知道是不是駮龍乃妖族原因。

此時藥埔也被一道屏障所保護,不過和保護靈泉的陣法不同的是,在山魈望氣術的觀察下,這道陣法的靈力正在勻速流逝。

換句話說,等到時機合適,這陣法自會消潰。

藥埔除了駮龍草外,還有幾株靈藥勃勃生機。

蛇涎果、沙木根、紫靈果、幻心草……

這些無一例外全部都是一階上品,甚至是上品中的極品靈藥!

甚至更有一株形如八角葉瑾也不認識的靈藥,其隱隱散發出的靈性光團,距離二階已是不遠!

但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山魈發現【閻浮寶樹】對藥埔內的好幾株靈藥都蠢蠢欲動!

好傢夥!

不愧是三足金蟾單獨篩選出來的靈藥,這任何一株拿出去,都能引得小妖們的爭搶。

而在藥埔周圍,已經是有了九道身影正在對峙。

其中幾個還都是山魈的熟人。

站在最外圍的,三道和人類一般無二,一男兩女的俊男美女組合,正是不久前見過一麵的白玉郎、白九妹三妖。

不過這一次不止有他們兩個在,就連那位二姐白季薇也一同出現。

相較於三年前,白季薇的修為也進步不小。

雖然還是後期層次,但觀其氣息,以是距離圓滿不遠了。

明明是隨機傳送,但三人還能夠彙合,看來和葉瑾一樣是有著類似“子母同心鎖”一般的定位手段。

除了白狐三妖外,還有一夥足有五位之多的妖修抱團。

不過這五位看起來不像是相互認識,應當是無意間傳送至附近,相互抱團。

實力修為也都不高,最高者也就後期,剩下四妖俱不過是啟靈中期。

至於最後一妖,竟然也不陌生。

鋒利金黃鷹爪,厚重鎏金鱗羽,孤高冷傲神情,不是那鷹鳶殷豐還能是誰?

此刻,三方正相互對峙,特彆是白玉郎三狐,看向殷豐的目光隱隱帶著仇恨。

幾妖先是警惕的看了眼遠遠飛來的白玉扁舟,見扁舟上是一隻修為不過中期的山魈後,便很快冇有放在眼裡。

隻有白玉郎和白九妹有些意外的多看了兩眼,冇想到會再次遇見葉瑾。

至於小參精……

額,它被無視了。

“殷老爺,俺們幾兄弟不敢爭這駮龍草,隻求能夠得到沙木根、紫靈果足以。”

率先打破沉寂的,乃是路人五妖中的豺狼妖,他也是五妖中修為最高的一個。

態度恭敬的看向殷豐,語氣也是低聲下氣,姿態放的很低。

提的要求也並不過分,紫靈果效用不再贅言,沙木根的作用是錘鍊筋骨,對啟靈期的效果十分明顯。

至於為何隻和鷹妖說,而不提白狐三妖。

自然是因為殷豐不僅實力最高啟靈圓滿,而且看起來也很不好惹。

殷豐表情從頭到尾冇有任何變化,冷傲的斜睨一眼,冷冷吐出了一個字:

“滾!”

“你!”

豺狼妖眼底閃過一抹怒意,泥人都有三分火氣,更何況是桀驁不馴的妖怪。

可當殷豐那寒冷刺骨的目光掃來,這團怒火就像是冬雪遇見了暖陽,融化的一乾二淨。

深吸了一口氣,強忍下心中怒氣,忍氣吞聲的低首道:

“既然殷老爺不許,俺們離開就是。”

“呱——”

恰在此時,一聲嘹亮蛙鳴響徹山林。

“嘿!果然在靈泉這裡,竟然還有法陣,老祖當真不留半點破綻啊……”

妖未至,聲先來。

眾妖齊齊望向聲音來處,隻見遙遠天邊,一隻身形超過十米的金色蟾蜍一蹦一跳的飛快躍來。

其速度極快,一個跳躍間超過十丈,隱隱有妖力彙聚後腿,一看便知是某種法術神通。

金蟾修為同樣也是啟靈圓滿,甚至隱隱比殷豐還要強出一線。

哪怕隻看外表,山魈不用猜都能知道這隻金蟾必然是金老祖的後裔。

一直倨傲俯視眾妖的殷豐,見金蟾跳來,臉色終於變得嚴肅起來。

“呱,俺竟然不是第一個到的?”

金蟾神色有些訝異的環視一圈,最後停留在了殷豐身上:

“你便是老祖口中所說的鷹鳶嗎?聽說你掌握了兩門神通,端是厲害無比,是俺爭奪魁首的最大對手。”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