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看來此次駮龍草又是非老祖子孫莫屬。”

尋寶鼠挺著肥碩獨自,臉上帶著諂媚的恭維道。

“不過小妖間的玩鬨罷了,結局如何都看他們的造化。”

金老祖笑了笑,淡淡回道。

說穿了也不過是啟靈期的演武,祁連妖族年輕一代的爭鬥,在這些個凝神圓滿、半步凝神的大妖裡就跟玩似的。

幾個山大王附和著笑了笑,站在最前的熊山君忽然說道:

“老祖,此番人族怕是有些動靜。”

此話一出,白狐族長和尋寶鼠俱是安靜了下來。

三翼癸水蛇、離火金雕也都俯首帖耳,畢恭畢敬。

金老祖聞言,微微頷首,冰冷豎瞳半眯,緩緩說道:

“那厲萬海時日已是不多,這一次廣元秘境的開啟是他最後的機會,有些小動作也是意料之中。”

“老祖,俺碧寒島已有百年未曾出現天魔宗餘孽,這次突然冒出幾隻蒼蠅,雖說修為不高,但俺怕事有蹊蹺。”

熊山君繼續的道。

“聽說這群天魔宗餘孽都死在了你的麾下,這事你怎麼看?”

三足金蟾望了過去,挑眉問道。

白狐族長和尋寶鼠也目光疑惑的看了過去。

早就聽聞三年前南祁山脈有天魔宗餘孽出現,甚至還截殺了黑風山的小妖,為此熊山君鎮壓武陽,鬨出的動靜不小。

不過這些都是道聽途說,他們也有些好奇事情的經過。

熊山君神情嚴肅,拱手回道:

“好叫老祖知曉,這群天魔宗餘孽雖然修為不高,但那為首之人,掌握了天魔解體**,至少也是天魔宗的核心弟子。”

“無緣無故針對我祁連妖族,恐怕有其不為人知的目的所在。”

“會不會可能是為了廣元秘境?”一旁的白狐族長忽然出聲。

金老祖眯起眼,不置可否:“不論其目的是何,此次廣元秘境之行爾等都需小心謹慎。”

“吾等明白。”

……

另一邊,山魈踏入洞口,隻覺一陣天旋地轉,眼前一片黑暗。

待其回過神時,周圍已是空無一人,就連肩膀上的小參精都失去了蹤影。

“隨機傳送?”

山魈默默唸叨。

抬頭看向天空,隻見一片白朦朦,冇有太陽,但也不是外界那種天光大亮的白天。

彷彿有一層薄霧存在,導致視線看向遠處時,看的不是那麼清楚,隻能看見一些遠山輪廓,洞府空間也比葉瑾想象中的要大上不少。

但有一點叫山魈他印象深刻。

那就是這濃鬱靈氣!

當真是濃鬱無比!

比之黑風山熊山君的洞府要濃鬱上一倍不止!

倘若在這禁製裡修煉,當真是事半功倍,奇快無比。

難怪仙門妖府都開辟在靈脈之上,就這靈氣濃度,好像呼吸也能修煉一般。

放眼四周,眼前景象是一片散發淡淡腐味的沼澤。

沼澤後麵,是一眼看不到頭的幽暗叢林。

叢林中,枝條橫生,裡麵遍佈濃霧,不知是水霧還是瘴氣,那些樹木黑影看起來就像是無數惡鬼,張牙舞爪。

眾妖落到哪裡估計全看運氣。

取出子母同心鎖,略微感知了一下小參精所在的位置。

山魈便一拍儲物袋,白光一閃,白玉扁舟靜靜懸浮半空。

起身坐了上去,嵌好靈石,控製著白玉扁舟飛起,朝著某個方向疾馳飛去。

一路上在林中穿梭,不時的能夠感受到周邊靈力湧動,妖氣瀰漫。

自不必說,肯定是有妖怪發現了寶物,產生了爭搶。

望氣術觀之,雖然都是入階寶物,但大多不過一階下品或者中品,葉瑾他也冇有什麼興趣。

有些個妖怪見白玉扁舟靈光寶氣,生起了貪心,隻可惜兩條腿怎麼追也追上不。

實際上這還是山魈他趕時間,不然的話全都殺了。

很快,穿過一片茂盛叢林,在一處大樹樹冠頂部,找到了躲藏起來的小參精。

自從發生了上次被人類捕殺之事後,小參精便學乖了。

冇有莽撞的瘋跑,一進禁製,便躲了起來。

“猴哥!”

遠遠望見白玉扁舟飛至,小參精喜出望外的喊道。

山魈控製著扁舟飛了過去,與小參精成功彙合。

“猴哥!這裡的寶貝好多啊!”

一見到山魈,小參精立馬滿眼放光的說道。

就像那老鼠掉進了米缸裡,開心的幾乎要飛起來。

實際上,這裡對小參精而言恰如“米缸”無疑了。

靈藥靈植正是小參精所需要的。

“收收心,彆又好了傷疤忘了疼。”

葉瑾翻了個白眼,伸手彈了彈小參精的腦門。

“嘿嘿!”小參精捂著額頭傻笑道:“猴哥你放心,這一次我覺得不到處跑。”

無奈搖頭,山魈正式開始了此次祁連之行的目標。

首要目標冇得說,那必然是駮龍草了。

奪得了駮龍草,那葉瑾他就有把握在短時間內踏入啟靈圓滿。

到了那時,隻需要尋到通明果,他就能突破通明瞭。

雖然三足金蟾並冇有說明靈草置於何處。

但傻子也知道,靈力越充裕的地方,自然就很有可能存在駮龍草!

至於山穀裡哪裡的靈氣最濃……

當然隻有靈泉所在之地了!

山魈運轉望氣術,一層朦朧白霧升騰,覆蓋他的眼珠表麵,看起來分外奇異。

而在葉瑾的視角裡,整片山穀變成了黑白兩色,遠處不時有淡黃色光團,這個入階靈藥所表現出的靈團。

抬頭看向天空,天地靈力五彩斑斕,猶如彩色輕紗,輕柔妙曼飄向遠方。

靈氣越充裕的地方,天地靈力的色彩就越發耀眼。

“就在那裡!”

山魈目光一凝,看向了東邊那幾乎渲染半邊天空的彩色幕布。

收起望氣術,小參精知曉自家猴哥發現了目標,非常懂事的扒在山魈肩上。

“坐穩了。”

葉瑾偏過頭提醒了一句,緊接著,全力催動白玉扁舟,朝著東方疾馳。

那些有後台有背景,諸如金蟾後代、殷豐之流,肯定早就得知了駮龍草所在。

若是慢上半分,他擔心駮龍草會被他們捷足先登。

至於已經啟靈圓滿的殷豐他們為何也對駮龍草誌在必得。

因為,駮龍草對他們而言,象征意義大過實際意義。

說白了,往屆駮龍草的得主都是曆屆祁連演武的魁首。

祁連演武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奪得駮龍草者便是祁連妖族年輕一輩當之無愧的第一。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