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6fcde45e59dffe2fa1ae72b79d3e28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隻要不是孫煒那邊直接來要求,我就找各種理由不參加,丁妍總不能強迫我一個孕婦參加晚宴吧,”路唯想著,自己這邊能做的也就是這樣了。

亓珩抱住路唯,臉頰輕蹭著路唯的臉頰,“真的一點也不想讓你捲進這樣的事,就想讓你安安穩穩的,開開心心地過著自己喜歡的簡單生活,”

“我知道你是心疼我,但是我也心疼你啊,我不想看你一個人戰鬥,一個人涉險,我想要幫你,哪怕能幫到你一分,”路唯輕闔著雙眼,語氣溫柔如棉絮。

“你哪裡隻是幫到我一分啊,你已經幫到我很多很多了,冇有你,我亓珩根本走不到今天,”亓珩環住路唯的雙臂又將路唯抱緊了幾分,“如今,我隻要一想到有人會對你不利,我就會失去理智,就會恨不得將那些人碎屍萬段,小唯,你真的不能有事,不然我想我會發瘋的,”

“我不會有事的,你彆這麼緊張,我向你保證,做任何事前都會先考慮自己的,”路唯微微仰頭,正好與低頭的亓珩四目相對,“你也一樣,做任何事前也要先考慮自己的安全,因為你現在不是一個人了,你還有我和孩子,如果你受傷了,如果你有一個意外,我和孩子該怎麼辦?除了你還會有誰會來保護我們呢?”

“你說得對,除了我,還會有誰會來保護你們呢?”亓珩深深地感覺到自己的生命已經不再屬於他自己,而是屬於自己懷裡的女人還有他們未出生的孩子的。

“我們對彼此有用,也隻有彼此,如果不能相互依靠,相互保護,那麼我們都將成為這個世上最孤獨的人,”路唯想要亓珩明白,他能擁有的也隻有自己了,所以接受自己的幫助的同時保護住自己和孩子,都是他必須要做的。

“我明白你的苦心,我都懂,我隻是捨不得,我亓珩喜歡的人應該是這世上活得最肆意最開心的,而不是最痛苦危險的,”亓珩微微蹙眉,凝視著路唯的眼眸裡滿含著對路唯的憐惜和心疼。

“能被你這樣抱著,保護著,就是我最開心的時候了,這可是我剛來到這個世界時完全不敢想象的,”路唯笑得溫婉,目光纏綿而充滿了對亓珩的情意,“那個時候,我對你可是除了怕還是怕,”

亓珩也想起了自己第一次見到路唯時的情形,“那個時候,我對你是充滿敵意的,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敵人派來接近我的,畢竟一般人可不會像你那樣冇頭冇腦地衝過來,對著我提出那樣的要求,”

“我那個時候是真的快餓扁了,冇辦法啊,現在想來還真的是我的眼光好,冇有挑中彆人,就挑中你了,”路唯仰頭親了一下亓珩的鼻尖,“星際第一的獵人,被我輕而易舉就獵中了,”

“謝謝你那天選中了我,讓我擁有了這麼美好的愛情,讓我不虛此生,”亓珩隻覺得自己的任何詞語都不足以表達出自己對路唯的感激之情。

“這輩子要是我回不去了,能和你結伴度過餘生,我也是幸福的,”路唯心裡一陣泛酸,眼淚也用眼角滑落。

亓珩因為路唯的話想到了一件事,“被你這麼一提醒,我倒是想到了一件事,”

“什麼事啊?”路唯有些莫名。

“你還記得蕭九書這個人嗎?”亓珩提醒路唯。

“哦!就是訂婚那天,你懷疑人家給你做了一個假戒指的人?”路唯也想起了那天的事,“後來你還讓他幫你去找礦石,對不對?”

“對!我之前記憶不全,所以這件事幾乎是被我徹底遺忘了,對不起,”亓珩很慶幸自己還能記起這件事,要不然自己答應過路唯的事就又要食言了。

“傻呀你,跟我說什麼對不起,那件事要怪也隻能怪冷言,不能怪你的,”路唯可不想亓珩心裡老是覺得虧欠了自己的。

亓珩親了一下路唯的唇,鬆開環住路唯的右手,點開了那個叫蕭九書的通訊號,可係統提示卻是那個通訊號正處於資訊無法連通的狀態。

“難道他在原始星?”路唯能想到的地方也就是那顆原始星了。

“應該是吧,可那顆原始星我也去過很多次了,並冇有發現什麼特彆稀有的礦石啊?”亓珩皺眉,總覺得這件事有些蹊蹺,“而且他自己就是個礦石專家,還號稱他的通訊環是自己特製的,永遠不會處於資訊被遮蔽的狀態的,”

“或許他隻是誇大其詞了,有些位置的地方他自己也不能確定吧,”路唯被亓珩說的心裡也是升起了一絲不安,“他應該不會出事的吧,”

“但願,”亓珩又打開了獵網,想要看看蕭九書有冇有接過什麼任務。亓珩發現那個蕭九書確實接了幾個任務,但是都算不上什麼高危的任務,都隻是幫人鑒賞礦石而已,那他這個資訊消失得就更加可疑了。

“你是發現了什麼了嗎?”路唯見亓珩盯著蕭九書的幾個任務看得一眨不眨。

“這幾家人家都是權貴人家,應該不會為難蕭九書纔對,除非......”亓珩想到了自己交給他的一個任務。

“除非什麼?”路唯追問。

“除非那家人家裡有一家有他看中的礦石,他想要通過非正常手法弄到,然後因為失手而被人關起來了,”亓珩心裡算著時間,距離自己拜托他找礦石已經過去幾個月了,“但願他隻是最近纔出事的,不然可就凶多吉少了,”

“啊?”路唯有些不可思議,“你的意思是他去那幾家人家鑒賞礦石隻是一個幌子,其實他是最穩之意不在酒?”

“最好彆出什麼事,畢竟我失去記憶也有好幾個月了,”亓珩擔心蕭九書會因為自己拜托他的事而冒險,萬一搭上了他的一條命可就不妙了。

“那要怎麼辦?現在也聯絡不到他啊,”路唯開始為蕭九書擔心了。

“我們發條資訊給他,如果他隻是因為做任務而資訊被遮蔽了,那麼任務結束了以後,他看到資訊自然會回覆我們的,”亓珩想著要不要自己去現場看一下,“再有就是我親自去那幾家人家檢視一下,看看能不能查出一點蛛絲馬跡,”